返回

关于我转生变成狐狸这档事

首页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一份普通的任务(六)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这一点也不像最后一次约会。

    看似委屈的委托人,占据了这次交谈的主导权,他身旁那位名叫貊萧的妹纸,则失落的低下了头,不敢看她身旁的男人一眼。

    “还记得当时我们一起度过的时光吗?为什么你走在有了一份得体的工作后一切都变了,你是不是不爱我了,想和我分手了对不对!”

    女子摇了摇头后,又点了点头。

    委托人和秦珏看不懂女子想要表达的意思,不过一旁的楚羽则隐约有些明白,在她注意到工作人员的视线朝着两人看过来之时,她便站了起身,笑着对二人说道:

    “已经到了中午了吧,我们都还没吃饭来着,要不这位姐姐,我们先把肚子的问题解决一下。”

    “可是我还不。。”

    楚羽不会让委托人继续说着这完全不合时宜的话,在他刚开口的瞬间,她便用脚“轻轻的”贴在了委托人的鞋面上,随后楚羽便拉着这位有过几面之缘的歌姬,走到了一边。

    “总感觉,我们似乎在哪里见过的样子。”

    楚羽转开话题道:

    “他始终是那么笨呢,这么简单的问题就看不明白,说来见笑,其实我那个不争气的朋友是真的很在乎很在乎这场约会呢,我放不下心,就陪着他出来一起看看。”

    这仅仅是发生在城市里众多事件中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而楚羽也完全把这件小小的差事当成任务去办,如果要说回来,她也仅仅只是想,“单纯”的找这位女性聊聊天罢了。

    “为什么,他还是不懂呢?”

    “我觉得,你还是对他实话实说比较好一点吧。”

    楚羽对他们的故事,并不敢兴趣,话虽是这样说,但是楚羽的心里面可没有半分偏袒委托人的打算,而貊萧在看了楚羽一眼后,道:

    “其实,我心里是感谢他,如果没有他的帮助的话,我或许现在也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平民而已,我很感谢他给与我歌姬的一切,我很感谢他帮助我完成我站在舞台上的梦想。这份恩情,我确实永远都还不了。”

    楚羽:“感情这上面的事,剪不断,理还乱啊。”

    “你打算怎么办?一直拖下去吗?这样对你对他来讲应该都算不上什么好事,姐姐,我想问你一件事,你爱他吗?”

    貊萧的脚,停在了原地,她考虑了很久后,对楚羽说出了她的回答:

    “现在的他,我不喜欢。”

    在感情方面的话题上,只要打开了话匣子,那么套出全部话题就绝对算不上什么难事。

    楚羽根本没有问这件事的意思,但貊萧却是自顾自的把前因后果道了出来,而她说的故事,也并非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仅仅是一段爱情,走向破灭的故事罢了。

    故事的开始,是一个平民女孩,与一位画家男孩。因为仰慕男孩作画的缘故,女孩暗恋上了这位男孩,在一次画展中,女孩在一份偶然之下,认识了这位脾气有些古怪的画家。

    至今她都不知道,这位画家在当时为什么看的上那时候一无是处的自己,仅仅两月不到的时间里,男孩便和女孩迅速的跌入到了爱河里面,而她值得庆幸的是,这个画家男孩,十分十分的爱她。

    他帮助她解决了他家境贫寒的问题,不仅如此,他甚至把她从贫民区里带了出来,走向了上流的社会,在那段时间里,男孩和女孩,基本上每一天,每一个小时都腻在一起。

    男孩的画作,在女孩的陪伴下改变了流派。在他的创作下,一份又一份的美丽画卷从他的手下诞生了出来。而那时候,他的人气也同时到达了前所未有的**。

    可是,这确是这位女孩噩梦的开始。

    “太过宠溺,没有自由的空间,绝对算不上是美好的爱情。”

    在他的名气之下,男孩帮助女孩完成了成为歌姬的梦想,就在她满心欢喜的想要开始自己的人生的时候,她的生活却是发生了变化,女孩仅仅只离开了这个小小的家庭一天,这位男孩便近乎疯狂的寻找起她了,就像生怕她消失一样。

    她虽然是冒险者,但是身为歌姬职业的她可绝对不会去执行那些危险的工作,而那一天,她也仅仅是因为太过投入排练,忘记了时间罢了。

    一开始,她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她依旧很开心,很开心自己有一个可以结婚的男朋友,很开心自己完成了梦想,既然她有幸站在了这个舞台上,那么她就一定会做到最好,她拼命的投入到了无尽的练习里面,忘记了时间。

    她相信,这么爱她的男孩,会理解的,但是事实却恰恰相反,在那一阵子,他们便开始了周而复始的争吵。在那一天开始,她才意识到,她仅仅是喜欢上了一名小孩子罢了。

    “为了我不在动画笔?为了我愿意去死?为了我?我是很感动没错,可是除此之外呢?爱情绝对不是束缚一个人的枷锁,也不是让一个人变成废柴的理由。”

    男孩一天比一天颓废,而女孩的生活则一天比一天更有色彩,在长久的努力下,她爬上了她梦寐以求的高峰,而之前陪伴着她的男孩,则坠落到前所未有的低谷。

    他,把一切的责任,都推到了她的身上。

    他,把这些当成了自己的堕落的借口。

    他,把自己塑造成了悲剧的王子。

    这样的矛盾,始终得不到解决,而这位女孩,也是人,她不可能每一次都在高强度的练习中保持住自己的耐心中,而在她困的不行的一天里,忍无可忍的她,终是对男孩说出了分手两个字。

    “接下来呢?”

    “这是我欠他的,不是吗?”

    因为感情方面存在亏欠的缘故,女孩终究是没有从男孩的内心世界里彻底的走出去,而这位男孩则是在经历这样的大事后,越大越显得颓废,他近乎把所有的家当都换成了酒,用着酒精麻痹起了自己,在忍受这样的环境三天后。

    这位女孩,终于忍无可忍从男孩“久经失修”的房屋里搬了出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