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关于我转生变成狐狸这档事

首页
第一百八十章 一份普通的任务(三)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很明显,对于这样的家庭来讲,500苏拉显然是一比沉重的巨款。

    看了看脚下废弃的酒瓶,楚羽失落的摇了摇头,随后很不情愿的跟着充满活力的秦珏进行起了打扫的工作。

    “文艺系就是做这样的差事?”

    这和楚羽印象中的艺术追求完全不同,而她此时的心里面也有了些后悔和秦珏组队的想法,不过她身旁的秦珏却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笑着回应道:

    “当然不是咯,不过话说回来,你刚刚真的有好好看任务书吗?明明是一件不错的差事来着。别抱怨啦,我琢磨着在我们打扫完不久后,我们的第一份任务应该就可以圆满完成才对。”

    不管在什么世界,说自己不太会识字绝对是一件十分丢人的行为。

    “我要看的懂字,我也就不会说这么多了好吧。”

    这是一座由垃圾推起来的房屋。

    在进入房屋内部深处之后,楚羽才深刻的意识到了颓废的可怕。厨房里那些刺鼻的过激食物味道刺激的她有些喘不过气来。而她对那名邋遢男子的印象,同时亦添加了名为颓废的标签。

    “楚羽哥,这里有口罩,戴上应该会好受一点,我的老天爷啊,我算是知道她女朋友要和她分手的原因了,想一想也是,应该不可能有妹纸愿意接受一个男人这样颓废的性格吧。”

    这些垃圾背后,甚至还有着类似“蟑螂”的生物的存在。而在两人顶着恶心,把房间从里到外打扫的干干净净之时,她们的委托人的眼神中非但没有感激,反倒依旧带有着不少的嫌弃。

    “我不是像工会指明让女性承接我的任务吗?不是女性也就算了,来的居然是你们这两个小鬼?我可是在e级任务上支付了500的苏拉诶,搞没搞错。”

    如果他不是委托人,如果这不是楚羽的第一次任务的话,楚羽保证,她绝对会给这个不识好歹的年轻人一个教训。就在楚羽强忍着内心的怒火之时,秦珏向着邋遢年轻人弱弱的没有自信的说道:

    “果然不行吗?”

    “你说什么不行?我们可是在执行任务诶。”

    秦珏只是一名十六岁的少年而已,与其说他是一名见习冒险者,不如说他是“温室里的花朵”来的更自在,他在面对委托人嫌弃的眼神时,他的余光明显的憋向了放在大腿的双手上,满满一副扭捏姿态。

    “楚羽哥,要不,这份任务,我们还是从长计议吧。”

    楚羽:“哈?从长记忆,感情我强忍着恶心打扫这么久就全做了白工是吗?然后在学生证上登记一个任务失败?虽然我是不在乎没错,但是绝对还没有到没开始就结束的程度好不好。”

    楚羽并不是保姆,在这个世界她也不是老师的身份,所以她并没有义务向同辈的秦珏解释什么,她用身体挪开了秦珏,坐在委托人的对面,正色道:

    “你的委托就是我们接的,你对此有什么意见吗?我跟你讲,要是因为你的缘故让本小,呸呸呸,本大爷的冒险者履历上抹黑的话,我可绝对饶不了你!”

    楚羽挽起了袖子,做出了一副不服就打到你服的姿态。不过想象中的不愉快并没有发生,她对面的男子反倒对楚羽的作为有几分赞赏之意,道:

    “这还有那么几分冒险者的味道。”

    “废话少说,你的请求是什么。”

    男子颓废的目光在听到请求二字时,流露了一股悲伤的神色,在他进行一番名为苦酒入喉心作痛的感觉后,他向着楚羽大声质问道:

    “哼,你们两个小鬼,三个男人,我们三个抱在一起聊天?根本什么都搞不懂,男人怎么可能懂那些白痴女人的意思?最后一次机会,这明明就是她想和我分手的借口?哈哈哈?”

    男子笑的有些疯癫,继续说道:

    “我明白了,我早就明白了,她就是要和我分手,她就是忘了我当年对她的恩惠,过河拆桥?无情无义?所有贬义的词汇都无法让我形容那个女人?还说给我最后一次机会?呵?恶心的女人。”

    楚羽:(他别是有病吧。)

    秦珏:(我也不知道,先听他说下去吧)

    说完这话后,男人面无表情的搬出了一箱酒,痛苦的独饮了起来,就在他抽出酒之时,一副尘封已久的画却被他一个不小心顺手抽了出来,在秦珏接过这画之时,一句“可惜”,从他嘴里道了出来。

    画上的图案,并没有画完。而画上的情侣模样的男女的表情绝对算的上是美丽的艺术,不过他们正在欣赏的风景,却不知为何,没有画完。

    “可惜。”

    楚羽虽不会画画,但是她却隐隐能看懂这幅画所蕴含着的无限情谊,就在她打算仔细端祥这幅艺术之时,画框却是被邋遢的委托人蛮横的抢了过去。

    随后,被他狠狠的用膝盖劈成了两半。

    “你,他明明,明明。”

    “明明什么?明明就是一件垃圾?哈,不管你们在怎么看好他,他始终都是一份垃圾,一份垃圾而已啊,没有她我画不出来,没有她我是绝对不可能画不出来的,貊萧,你为什么要蛮横的把我的未来夺走啊,为什么啊。”

    楚羽:(到底什么情况)

    秦珏:(那叫艺术品就那么被毁了,不过?那副画的作者,好像是他?)

    房间里的角落,散落着各式各样的画板,画中所描绘之物,和最开始被毁坏的画板并没有什么区别,不过却是没有一副有画完的样子,而那些明显崭新的画板上,那一对正在热恋的男女的脸,却是变得有些模糊了起来,而那一对男女上身旁摆放着的,也不再是庆祝喜庆的水果。

    反倒变成一瓶接着一瓶,永无止禁的苦酒。

    男子醉了。

    他看着这些画,笑了起来,从他断断续续的话语中楚羽艰难的得出了她们的任务目标。

    仅仅是陪他和一位女子,进行一场,最后的约会罢了。

    “时间,是明天啊?真的就这么简单?没别的事吗?”

    “我们先把这个男的搬回他的房间里吧,其实我一直有一句话想说。”

    秦珏看了看一副完成度最好的画作,道:

    “如果他能画完一副画,那该多好啊,他为什么不接着画下去了呢?是因为,失恋了吗?但是失恋的话,又为什么会约会呢?”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