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关于我转生变成狐狸这档事

首页
第一百六十九章 第七组的学生们(二)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楚羽把想法向梦可询问了出来,不过得到的仅仅是“我也不知道”的回答。

    “先好好体验一下早已逝去的学校生活吧。”

    校服?同龄的学生们,古朴风格的教学楼?

    这所学校的不少东西都让楚羽为之兴奋,在她看着周围这些引人注目的环境时,她也时不时的和一边的秦珏搭着话。不过这个外表很英俊的男孩的这番举动也给两人心里打上了一个小小的?号。

    只是普普通通的学校而已,至于那么激动吗?

    “难道你们不觉得在湖边边念书边郊游是一件很惬意的事吗?还有我们的宿舍竟然在同一间诶,假如以后混熟了的话,天天晚上都可以玩一玩狼人杀啊,斗地主什么的,多好啊。”

    秦珏不懂,不过有些弱气的他也并不讨厌和人交流,在三人到达的森林的入口之时,楚羽更像是回到了家一样的兴奋,她三两下便踏到了树顶之上,对森林大声吼道:

    “耀呼!”

    梦可:“为什么我们第七组全都是问题学生啊。”

    秦珏:“。。。。”

    感叹完后,梦可便向树上的楚羽说道:“我知道你很兴奋没错,不过你先下来再说吧,交流课已经开始了很久很久的说,我现在就把规则告诉你。”

    “唔,课程已经开始了吗?我才刚想好帅气的自我介绍的说。”

    梦可心里对这位“帅气”的小伙印象在减几分,她忍住不耐烦的心情说道:

    “说是交流课,更可以说是班会来的实在,由于我们学校的课程非常自由,所以同班同学真正相处在一起的时间很少,而异世界打招呼的方式,不需要我再重复吧。”

    楚羽思索了一下,说道:

    “你的意思是指,战斗吗?”

    “bingo,当然,只是单纯上的切磋而已啦,如果有一起上课或者任务的意象的话,在交流课之后大可以直接向对方发出邀请的说,当然你要是像旁边的秦珏一样不喜欢战斗的话,倒是可以随便找个地方摸摸鱼之类的啦。”

    这个学校?比想象中的还要自由吗?如果这样的话,之后要逃脱应该很容易才是。

    楚羽想着这个同时,交代完大致课程的梦可并没有向她交代课程具体的意思,径直的转身离去了,见此,楚羽连忙说道:

    “不一起吗?”

    “不了,虽然你长的很俊没错,不过我对你的兴趣并不大哦。”

    唔?

    楚羽:“我怎么感觉她讨厌我?秦珏?班长对所有人都是这样吗?”

    秦珏:“这倒不是,她对所有人都挺热情的说,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对你却有些冷淡呢?反正女人的心思我们男人不要去猜就可以了,接下来你打算干嘛?”

    楚羽并不反感切磋,不过对于她这样新来的学生,直接跑去找人打架似乎也是有些不妥,在想了想后,楚羽反问道:

    “我打算去钓鱼,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此时那个冰块脸应该也在那边来着。”

    “方便带我一起吗?”

    “没问题。”

    这片森林之中,倒是时时刻刻传来技能或者爆炸的响声,但是秦珏却压根没有搭理的意思,他从他的秘密基地拿出了早已准备的鱼竿,递给了楚羽。

    “唔?这么大的声音啊,我们班级很多魔法师吗?不过为什么那么大的火球砸到地上,森林里却是一点星火都燃不起来。”

    秦珏白了楚羽一眼,解释道:“在魔法砸到地面的时候把魔素力散去就可以了,假如魔素力掌控程度不够的话,周围的老师也是会帮忙解决的啦。这不是这个世界显而易见的常识吗?”

    就算爆炸就发生在离身边不远的地方,不过秦珏却依旧没有过去的意思,在楚羽想了想之后,她便决定跟着秦珏,想先和认识认识一下他口中的那位冰块脸。

    “哟,冰块脸,你果然在这里。”

    湖边,是一位有着黑发的男子,而这位男子则和秦珏与梦可两位第七班成员的打扮不同,他完全没有修改过的校服之上,围了一条有些破旧的围巾。

    “快到夏天了,这样的不热吗?不过话说回来,我怎么感觉像在哪里见过他一样?”

    他没有打招呼,仅仅是坐在原地罢了。在二人到来的时候,他手中的鱼竿便有了动静,随后,一条有些肥大的鱼便被他掉了上来。

    “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第七班的新成员,名叫楚羽。”

    听到新成员三个字的时候,这位男孩终于有了微妙的动作,在他有些瘦弱的面庞出现在楚羽面前之时,楚羽心里的气便不打一处来。

    这不是两个月之前绑走的他的神秘人吗!

    “哦,是你啊?”

    见楚羽没有握手的迹象,张愈便把手收了回去,坐回原位像没事发生一样的继续掉起了鱼来,就在秦珏对楚羽说道:“你们认识?”的疑惑声之时,楚羽近乎是直接动手,把张愈推在了地上。

    “好小子!我找你找了好久了,你居然在这里!”

    “你是指两个月前的事吗?”

    楚羽不答,她愤怒的眼神已经表示了她的答案,张愈见此,默默回答道:

    “这仅仅是我的任务而已,我是为了钱,如果你想好补偿的话,我会把我当时所得报酬分你一半。”

    哪怕是被愤怒的楚羽抓住衣襟,张愈那淡漠的语气也始终保持着那一股独有的淡漠,在想到自己两个月来经历的种种一切后(主要是失去自由,以及章玉的“教育”后),楚羽便气不打一处来,紧紧握住拳,向着张愈的脸上挥了过去。

    没有躲避,没有还手,张愈的双眼依旧平静的望着楚羽。

    “你为什么不还手?”

    “。。。。”

    拳头,停在了空中,没有挥下去。

    张愈没有说话,用沉默做出了回答。而楚羽生气归生气,但是对一个毫不反抗的人单方面发泄自己的怒火,绝对不是她的风格。

    这样的事,和欺负弱小又有什么区别。

    “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