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关于我转生变成狐狸这档事

首页
第一百四十六章 失败的演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即使有着魅惑的加成,台下还是无可避免的响起了不少嘘声。在近乎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情况下,舞台处c位的少女,开始了属于她的第一场表演。

    她经历过战争,她,讨厌战争!

    她讨厌那些没有理由的入侵。

    她讨厌,战争带来的伤痛与牺牲。

    仿佛回到大半年前的那天一样,她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了战争中的茫然感。伴奏的前奏停止了,悲呛的旋律,响了出来。

    柔和的灯光与雪,在舞台上落了下来,打在了这跪在地上的少女之上。

    “愿,这个世界不在有战争。”

    看的出来,她是一个做事很认真的女孩。在她没有特意压制自身的魅惑下。她的瞳孔,变成了完完全全的紫宝石之瞳。

    澜悠:“哼,没想到真到开始的时候还有模有样的嘛!”

    嘘声,停止了。

    也不知道是因为魅惑的效果,还是因为少女那悲呛的动作,近乎所有人,都陷入到了对往事的回忆当中。而在这时候,少女也是从腰间,把一条淡红色的丝带抽了出来。

    歌曲,绘画?很多很多艺术都可以体现演出者的心境,当然,舞蹈也不例外。

    旋转,跳跃?又或者是那些高难度特技?

    她的舞蹈中,并没有那些东西,而她的开场动作。仅仅是,走而已。

    那是一种经历战争,摇晃着的,悲伤着的,扭扭捏捏的充满美感的走。走到了一旁扮演“尸体”的演员旁边。

    她的瞳孔中的那一抹泪?是真是假?观众们并不明白?而专心研究报纸的张愈也是抬起头,默默的看着曾经差点取他性命的这位少女。

    他,也经历过类似的事情。在这场莫名其妙的战争中,他,也失去了一生之中,最重要的人,而这些被他封印在心里最深处的往事,居然被这少女的舞蹈,引导了出来。

    这,绝对不可能!

    “是因为魅惑?”

    “你说什么?”

    “。。。。”

    这个世界,生死离别已是常态,而在战争之前,从少女平静的瞳孔中能看的出来,她早就和她的姐妹,做好生离死别的觉悟了。

    不论是平民也好,冒险者也罢,在战争中都是卑微的,扮演一个普普通通的歌姬的身份她,对于死者的惦记方式很简单。

    “姐姐,我们还能一起去酒馆,跳那一曲你最喜欢的小夜曲吗?”

    这是,含有伤心与怀念的歌声。在这个时候,观众席上,终是有了一些感性的女子,在席位上为女孩这唯一的一句台词,抽泣了起来。

    她,把她腰间的染着血的红丝带取了下来。缠绕在了手上。随后她一个人跳起了原本只有两个人才能跳起的双人舞。在模模糊糊之中,那位倒在地上的“尸体”在虚幻的光芒中站了起来。

    走到了,本该属于她的位置。

    “你愿意,代替我继续跳下去吗?你愿意,帮我完成这个小小的心愿吗?”

    少女,把自己的丝带,递给了这一位少女。开始了属于她们“最后”的演出,在虚幻之中,周围的伴舞者,越来越多了起来。

    由雪地,到山峰。

    由山峰,到酒馆。

    由酒馆,到歌剧院。

    是女神的恩赐?让这位少女在最后一幕得以完成属于她的心愿?即使在大型舞台中,这位少女略显土气的民谣,也没有落入到半点下风,引起了全场的掌声。

    但是到了最后的最后。

    她唯一的伙伴,却消失了,在也回不来了。

    对着消散的星粒,她点了点头。随后,双人舞再一次回到了单人舞的姿态,这一位少女也是不分日夜,不分场合的在她所到过的地方,不停跳着。

    “你很喜欢跳舞吗?”

    “不喜欢。”

    “那你是为什么要一直跳下去呢?”

    “因为在跳舞的时候,我能感觉到,姐姐一直在陪着我。”

    歌剧,在女孩最后的一句歌声中,戛然而止。意犹未尽的众人们在杂烩乐队们手拉着手行完闭幕礼后,爆发出了空前绝后的掌声。而女孩的魅惑技能,也是在这悲呛的曲目结束之后,彻底爆发了出来。

    有魔素力的冒险者还好,对此有着一定的抗性。但是没有魔素力的普通人们,他们还没有体会到这一首歌所带来的真正的意义便被这位女孩华丽的舞步和演技为之沉浮,他们不顾保安的阻止,奋力的朝舞台上冲了上去。

    保安,肯定是有实力的,在不伤害普通人的情况下制止他们并不难,但是整个大剧院的普通人一拥而上呢?

    这些数量不超过十五人的保安只是杯水车薪罢了。

    “哼,看来明天的哈贝洛斯新闻上面的标题又有震惊了。。。。明明有着一手挺厉害的魅惑还要到最后才用出来,真是好手段啊。”

    张愈可没有阻止这场骚动的意思,他就这样坐在原地,呆呆的看着舞台上的少女,一动也不动。

    “喂喂喂!和你约会的可是老娘诶,这样看着舞台上的那个萝莉可不太好吧,难道你有着那种爱好?你可以跟我说啊?御姐萝莉?皮鞭小蜡烛?我可是样样都不会拒绝的哦。”

    “她,有点像一个人。”

    这是张愈第一次在平日里,对一个人做出评价。他的这个行为让她身边的澜悠警惕了起来,她赶忙问道:

    “像谁?”

    只可惜,张愈的那句话只是自言自语罢了,在说完这句话后,她看了看舞台上正在痛打“粉丝”的少女后,摇了摇头,道:

    “应该只是我的错觉吧。”

    。。。。。

    事后。

    哈贝洛斯日报。

    震惊,一神秘歌姬首次登场竟引发全场粉丝轰动?

    最大恶**件!一知名歌姬居然在舞台之上公然殴打粉丝!

    真实二十四小时:首次在演唱的神秘歌姬在制造大骚动后竟凭空消失?称号级冒险者也未能寻起踪影?据知情人事透露?曾亲眼看到这到这个少女变成狐狸?

    “狐狸?明明是猫?张愈,今天就是你上学的日子了吧,记得想我哦。”

    “。。。。任务期间,注意安全。”

    “是是是,影者大人,我知道啦!”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