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关于我转生变成狐狸这档事

首页
第一百四十四章 圣夜祭(中)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你听说了吗,今年圣夜祭的好像是由戴斯特家族的长子组织的诶,虽然我不知道他们家族为什么要派长子组织圣夜祭,但是他们的口号倒是挺有意思的。”

    张愈对此并没有兴趣,不过拿着海报看的猫女却接着说道:

    “哈贝洛斯你从没见过的传奇歌姬?传奇?没见过?这两个词简直只有天才才会把他们组合在一起啊。不过似乎有那么点意思,张愈哥哥,等一会陪人家去看看,好不好嘛”

    张愈看了看旁边卸下面具,画着淡妆的猫女一眼。冷冷道:

    “你的年龄明明比我大。”

    和女性逛街的时候,永远不要反驳女性。否则则会迎来喋喋不休的抱怨以及反驳。等到猫女的长篇大论讲完后,张愈才把他一句话中的后半段说了出来。

    “叫我张愈就好了。在外面,我也会叫你的名字的,澜悠。”

    “你就不能加个注词嘛,亲爱的澜悠,又或者我的挚爱澜悠,又或者澜悠宝宝,怎么样?”

    澜悠放下了手中的饰品,转过身来亲昵的搂住了张愈的胳膊,把脸凑了过去,开心的笑着。而那足矣让整条街上的女子为之逊色的容颜的“杀伤力”也是让不少有女伴的男士为之痛呼着。

    他们羡慕的目光,盯着澜悠旁边毫不起眼的张愈,默默叹道:“好白菜真的都被猪拱了啊!”后,便被女伴拉着一步三回头的离了开去。

    在张愈想了想后,他对澜悠说道:

    “你的家那边,真的没关系吗?”

    “家?什么家?哪边的家?”

    张愈沉默了片刻,继续说道:

    “半年前,我因为自己的私事摧毁了你的家园,我想,我应该欠你一句,对不起。”

    这是张愈第一次主动开口对澜悠闲聊。不过话题却是让澜悠没有想象中那么开心,在略微思索片刻后,她说道:

    “那边早就不是我的家了。而我的家,现在在,现在在。。。”

    澜悠的话音吞吞吐吐,而她的手指有意无意的往张愈的胸口处揉搓着,似乎在暗示着些什么,在澜悠一个人的自言自语中,二人很快闲逛到了哈贝洛斯最为出名壮丽的学院,月芯学院处。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有任务。”

    任务两字,让澜悠脸上的笑容瞬间被警惕所替代。

    “需不需要帮忙。”

    “不用,等我几分钟,很快就好了。”

    几分钟的任务?奇怪?我们组织有那么简单的任务派下来吗?

    澜悠还在思索的时候,张愈却是选择就这样近乎不符合常理的没有做任何准备的就走了进去。在他出来之后,澜悠紧张的问道:

    “任务怎么样了?”

    “还没有开始,不过这个任务并不难,只是收集情报而已。”

    “你这一次的身份是什么?唔,让我想想,不用隐藏身份的话,应该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学生?诶诶诶?这么轻松,如同度假一样的差事,我也想去诶,等晚上我问问啊爸,看看能不能和你一起执行这个任务。”

    “请多多关照啦,张愈同学!”

    “。。。。。”

    每一次近乎都是十死无生的任务自然不可能让张愈留下什么好印象。所以,他难以理解她身旁猫女那为之雀跃的表情。

    在收好月芯学院的学生勋章与学生证后。张愈便继续着和澜悠平静的日常。在庙会中度过一段愉快的时光后,便迎接到了一年中最重要的一天。

    圣夜祭的到来。

    他们二人,如同情侣的站在了人来人往的风景区里,点燃了庆祝喜庆的烟花。不过他们却和其他情侣不同。

    并没有选择两人齐放的方式,张愈,只是选择在一旁默默的看着而已。

    “一起呗,张愈哥哥!”

    “。。。。”

    (没有回应,果然还是自己太贪心了吗?有一份新年礼物不就够了啊,澜悠啊澜悠,你得慢慢来,时间还长着,不要急。)

    她真挚的笑容,有些苦涩。但是这一份苦涩,很快就被百花齐放的壮丽感所取代。在烟花炸裂开来之后,近乎每一个人的愿望,都化作文字,漂浮在了天空。

    把整个黑夜,染上了名为梦想的颜色。

    和那些情情爱爱,你浓我浓的长篇誓言不同,澜悠的梦想,仅仅一句话而已!

    “我永远,永远,想和张愈哥哥在一起!”

    伴随着文字的绽放,这哈贝洛斯的第八柱,猫女,也是如其他普通女性一般,在黑夜中大声的,一次又一次的,虔诚的重复着自己的梦想!

    “我想每一天,每一分钟,每一秒种都和张愈哥哥在一起!”

    “。。。。。”

    烟花之下的转身,会有多美?

    张愈看向澜悠的眼神,停顿了数秒,他眼中的冰寒融化了一些。而一句近乎所有人都听不见的喃喃自语,被他慢慢在嘀喃了出来。

    “可惜,不是她。。”

    “你在说什么啊?张愈哥哥,嘿,张愈哥哥,要不要帮我实现下我的梦想,很简单的哟,只要你轻轻点头,就可以了哟。”

    在说完这句话后,张愈的瞳孔,再一次被冰霜所覆盖。不过今年,与以往,却是有那么一丁点,微不足道的不同。

    “走吧?”

    (平日的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在放你姐姐的烟花,才对吗?)

    澜悠心中虽有疑问,但是此时此景,她是怎么都不能,也不敢把这句话问出来的。

    “去哪里?”

    “陪你过完今夜的圣夜祭。”

    澜悠觉得,在他的心里,她的重量或许不会再是那一丁点微不足道的尘埃了吧。她放在地上的手,重复着以往重复数千次,甚至数万次的举动。

    一点点的向着张愈的手,伸了过去。

    她觉得,今天的这样的场合,被拒绝,也不会生气,也不会失落吧。不过这一次,她的手却没有在向以往一样触碰到冰冷的地面。反倒,触碰到了,她似乎永远无法触碰到的东西。

    “你,你,你。。。?”

    五味陈杂的话,激动的连话都说不清楚了,而她身旁的男人,仍旧“不识情趣”冷漠的回答道:

    “走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