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关于我转生变成狐狸这档事

首页
第一百三十一章 悲(六)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半年吧。”

    “这半年里,过的怎么样?”

    比起以前地球碌碌无为的生活,女孩毫无疑问的更喜欢这个能让自己一展拳脚的世界。不过她此时心中的巨大失落感却仅仅让她用点头回应罢了。

    “楚羽小姐,很少看见你流露出这么失落的表情呢,是发生了什么吗?”

    “我输掉了。”

    灵兽们,由沉默变为了争议,他们互相敌视着对方,似乎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而这样的场景却依旧没有影响到角落里坐在地上的两人。澜若月也像是在安慰失落的妹妹一般,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

    “没关系了,你已经很努力了。对于我们猫耳村来讲,你已经是最厉害的英雄了,所以,不要灰心好吗?”

    英雄?

    就凭她?

    家园被破坏?在敌人面前毫无半点还手能力的她?与英雄这个词有什么关系?

    女孩不解,但却依旧保持着沉默,澜若月在看见女孩情绪依旧低落,又接着说道:

    “在你来到村庄之后,一切都变好了很多,在你来到村庄之后,你制造的那些小玩意,帮助我们度过了一个最美好的冬天,在你来到村庄们,不仅孩子们,近乎全村上上下下所有村民们,都漏出了笑容。”

    没有安慰人的强笑,也没有自嘲的假笑,澜若月脸上扬起的这抹笑容,绝对是发自内心的敬佩,发自内心的赞赏。

    “大家都在期待着明天你会掏出什么小玩意抵御严冬,大家都在期待着你还能为这小小的村庄多带来些什么。在这绝望的冬天里,因你的到来,有了一丝希望,多了一丝温度。”

    “所以,你又何必为此感到失落,为此感到自责?”

    “你是在说我吗?连一个家园都守护不好的人?英雄?在现在这个场合什么都做不到的人?英雄?哈哈哈,这简直是我听过有史以来,最好笑的笑话!”

    女孩抱着头,表情很痛苦。任凭澜若月怎么的温柔的安抚,都无济于事。而另一边的场景,则越发越严峻,火种的光芒越来越暗淡。而灵族与莽族,藏在背后的手,均是默默握住了兵刃。

    “为什么会让我遇见这种事,明明我只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普通人啊?”

    女孩的心里防线,早已崩溃。她身旁的澜若月在看了看即将消逝的火种之后,她的眼神竟是像是做出了决定一般,坚定了不少,在她为数不多的最后的时光里,澜若月抱住女孩的头,轻轻放在了自己的怀里。

    “你喜欢,我们猫耳村吗?”

    “喜欢,我最喜欢这个村庄了,假如我的实力在高一点的话,假如我能在刚刚的战斗中杀了那对狗男女的话,这一切的一切,就不会这样子了!唔,澜若月,村长大人,我真的,很没用。”

    女孩抽泣着。

    “真的,很对不起。真的真的,很对不起。。”

    这是在绝望中,诞生的同画卷一般的场景,如果可能的话,澜若月想多陪这个女孩呆的更久,更久一点。但是她的时间,却并不多了。

    “楚羽小姐,你比我更适合当村长。假如我不在了,你可以照顾好这个小小的村庄?以及,我的妹妹吗?”

    女孩的哭声,停了,在她并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右手已经与女孩的手指勾在了一起,随后,澜若月单方面的同女孩,许下了最为“残酷”的约定。

    “你不回答就当做答应了啊。记得照顾好他们,等我回来哦,酒的味道,真的很不错呢。”

    “下次有机会的话,带我去喝一杯,可以吗?我有点怀念人类的酒了。”

    她?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告别?

    她,难道是想。。

    “不,我不同意!你永远是猫耳村的村长,永远是猫耳村不可缺少的村长,澜若月,你给我回来,我不允许你这样做,听到了没有。”

    女孩的手,紧紧的攥住了澜若月的长裙。不过在重伤的女孩又有什么力量,在澜若月含笑推开女孩之后,留在女孩的手上的,只是那一块裙摆的碎片罢了。

    火种,快要消失了。

    矛盾,彻底爆发了!

    双方拔出了兵器,准备战在一起时。澜若月却默默走到了人群中间,对着菟尘缓缓的点了点头。在众人的注视之下,黑色的魔法慢慢缠绕着这位少女的身躯,一点一点的把她托到半空中的火种之处。

    “不要,不要。”

    女孩的嘴边,发出了无力的呢喃。她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澜若月同这残余的火种,陷入了几近永恒的封印中。

    所有人,都对这小小的村落,投去了怜悯的目光。而猫耳村的众人们呢?自然也理所应当的把目光投向了卷缩在一旁,瑟瑟发抖的新村长之上。

    “不要,不要,为什么是我?我什么都不会!我不行的。澜若月你给我回来啊,你要喝酒你自己去啊,你为什么要我带你去,我跟你很熟吗?”

    女孩,颤抖着从地上爬了起来。眼睁睁的看着天空中封印所形成的黑球,彻底封闭了澜若月的身影。

    “为什么你会选择我啊!澜若月,你倒是说啊,不要扔下我,自己一个人逃掉。澜馨呢?她不是你妹妹吗?你不应该选择她才更为合适吗?”

    洞窟并不大,一眼望去,为数不多的化形者中,并未寻找到澜馨的身影。但是女孩却并不相信这个事实,她蛮横的推开了帮她上药的其他村长们,在这洞窟里,跌跌撞撞的不停寻找着澜馨的身影。

    村长,并不是她这个“罪人”,所能胜任的。

    但是,另一位化形者,却失去了踪影。

    找了数十遍后,女孩终究是颓废的坐在了原地,而这个新村长对她的子民们的态度,仅仅是略微撇了一眼,便没有其他动静。

    时间,过去。人群,散去。

    而这女孩却始终待在原地,从未移动过半分。到了最后,她的子民们更是直接“放弃”了他们的新村长,加入到了赤菟村的队伍之中。

    女孩没有合眼,在无尽的懊悔和不甘中,度过了她人生中,最为黑暗的一天。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