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关于我转生变成狐狸这档事

首页
第一百三十章 悲(五)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等一等,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在我的身体里面?”

    问题没有得到解答,在一次睁开眼睛后,女孩已经再一次回到了现实世界中。

    此时的时间,已经从白天到了黑夜。小小的洞窟中充满了人影。不管是小巧可爱的灵族也好,身材高大的莽族也罢,他们均是围绕着中间这颗已经枯萎的阵营,站在了两边。

    尽管双方的眼神中仍有敌意,不过那一位神秘的共同“敌人”,却是让双方,短暂的汇聚在了一起。但是这剑拔弩张的气氛却让女孩下意识的裹起了不知道谁给她披上的新斗蓬,坐在了一边。

    “他们,为什么会知道我们在这里?如果不是我们灵兽的话,应该不可能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通过我们的灵域大阵才对!是谁,叛徒,在哪里?”

    叛徒?

    女孩并不知道具体情况,不过这个词,却是勾引起了她内心的残余的憎恨,就在她随着众人的视野在人种,大小均是完全部落周围打量着的同时,她却惊讶的发现,他们的眼神,均是集中在了猫耳村身上。

    “猫耳村的村长,澜若月,你对此,有什么解释吗?”

    女孩并不相信这个事实,朝着身旁的澜馨看了过去,女孩相信,在遭到莫须有的冤枉之时,以她的性子她绝对会第一时间咆哮着进行反驳的。

    可是她却并没有这样做,她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抿着嘴唇,一言不发。而平日里较为柔弱的澜若月,却是从人群中站了出来,把众矢之的猫耳族们护在了身后。

    “不可能是她的,你们一定是什么地方搞错了,她明明被我亲手。。”

    没有人替猫耳村进行所谓的辩护。

    六名出来指认的人中,甚至有着三位同是灵族的“同伴”的存在,而猫耳村的众人们也是默认了这一份罪责,悄悄伸出手,把她们的村长,拉进了原本属于她们的队列之中。

    是那个戴着猫型面具的女人吗?她果然是猫耳村的一员?但是她为什么,会帮助外人进攻自己的村子?为什么会帮助外人?毁灭自己的家乡?

    问题,得不到答案。因为这一位叛徒的存在,整个猫耳村甚至被剥夺了发言的资格,而她们仍旧站在这里,受尽白眼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他们在等待属于他们的审判罢了。

    总有人要对此负责。

    “那个男人,找到了吗?”

    “我们找遍了近乎灵域的全部地方,都没有见到那个该死的男人。”

    “那祥瑞呢?有没有给我们留下什么秘密的信息,或者提示呢?”

    “并没有。也不知道那个男人使了什么卑劣的勾当,居然敢把我们的祥瑞大人。。”

    “哦?是这样吗,那我明白了。”

    灵族众人,仅仅负责旁听而已罢了,在实力强大的莽族面前,他们也同少女一样,并没有什么插嘴的余地。

    莽族的黑衣青年略有深意的撇了少女一眼,随后继续说道:

    “我的魔素力,持续不了太久,先不要管那个男人了,如果在不能给我们的护族大阵提供能量的话,那么我们的灵域,就会暴露在人类的视线之中,那个时候,对于我们整个灵兽来讲,将会是一场。”

    黑衣青年加重了口气,强调道:

    “史无前例的灾难!”

    黑衣青年的手上,施展着女孩根本看不懂的黑暗魔法,这黑暗魔法,死死的把蔓延向外面森林的灰色能量禁锢在了洞窟之中,不过局势并没有得到明显的好转。就在这一位黑衣青年的魔法因魔素力不足而发生颤抖之时。

    仅仅一个指甲大小的灰色能量,逃出了洞窟。在刚刚触碰到外面那一片翠绿的树木的瞬间,那一片树木便像是被怪异的能量吞噬一般,迅速的枯竭了下去。

    “你们倒是别光站在原地看着啊?难道你们打算现在还藏着掖着那些所谓的宝贝?不论是谁都行!快点保护这最后的火种,我坚持不了太久。”

    尽管生命之石已被盗走,但是古树却仍旧保留着那一抹最后的光芒,一抹摇摇欲坠,随时可能消散的光芒。

    这是属于灵族的,最后的火种。

    而这位少女却没有任何办法,她只是无助的抱着双腿卷缩在一旁,瑟瑟的看着这一切罢了。在众人皆是毫无办法的时候,一句微弱的声音,从角落传了过来。

    “我们的封印术,应该可以阻挡一会,但是没有生命之石的话,仅仅只能起到拖延的作用而已,况且。。。”

    “既然有办法,那就快去做啊!假如这火种熄灭大家都得玩完,然后成为那群该死的人类的奴仆,明不明白!”

    黑衣男人身上的汗水越来越多,他维持魔法的手也因为负荷流下了献血,在众目睽睽之下,菟尘从人群里跑了出来,他直视在场所有人后,低下了头,沉着声音,说道:

    “单单是封印的话,无法完全阻止火种力量的流失。所以,所以。。”

    “所以什么,你倒是说啊!”

    “我需要有人进行辅助封印,在封印内部用自己的生命力来温养这份火种!”

    整个灵兽的未来?以及个体的自由?

    在菟尘说完这句话后,并没有义愤填膺的正义之士高举着团体的口号进行伟大的牺牲。众人的目光不停在周围的“同伴”中扫视着,近乎所有人,都期待着那一位,并不存在的“大义之士!”

    真的有人为此献身?心甘情愿的接受这近乎永恒的折磨么?

    这份封印?会持续多久?外面的同伴需要多久,才能找到生命之石的替代品?一天?两天?五天?如果是限定时间短时间的话,应该会有不少人欣然接受吧。

    但是一个月?甚至数年呢?

    谁又愿意在这暗无天日,在这一个没有时间观念的地方,度过这近乎“永恒”的时光?

    女孩,依旧怂拉着脑袋,抱着双腿,坐在原地。但是她的身旁却不知何时,多了个人影,那个人影轻轻的碰了碰女孩的肩膀后,叹了口气道:

    “楚羽小姐,你来猫耳村多久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