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关于我转生变成狐狸这档事

首页
第一百一十七章 插曲,哈贝洛斯的黑暗(四)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男人把面具摘了下来,漏出了他的真面目,不过张愈明显对他的“容貌”没有半点兴趣,始终在他身后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紧不慢的跟着。

    二人在这地底迷宫转了一阵子后,一道不属于他们的“光芒”,从门缝之中传了过来,在男人拿出晚间随身携带的钥匙把这道暗门打开后。

    一群白色衣服打扮的“科研人员”,出现在了二人的视野之中,而从这里的场景装修以及布置来看。

    这里,似乎仅仅是一家普通的医院?

    “是影者大人?”

    “哈贝洛斯传说中的这位大人?居然真的存在?不过他旁边这个男人是什么来头,没见过啊?”

    “真的是影者大人吗?我的儿子很仰慕你,可不可以给我一份你的签名?”

    二人没有理会,径直朝着这栋建筑的最高层走了过去。在眼见这个男人到来之后,那些阴暗处潜伏起来的“高手”,竟是主动从阴影处窜了出来,毕恭毕敬的对着男人说道:

    “参见大人!”

    “我不希望有人打扰我们。”

    “是,大人。”

    门后,便是这个医院里最高的存在,院长。

    男人的到来,直接让他手中的咖啡,掉了下来。随后这位平日里在哈贝洛斯德高望重,几乎有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待遇的院长,竟是如外面的那些护卫一般,态度更为端庄,姿势更为标准的跪了下来。

    “0号大人,请问你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哼。懦夫!”

    男人直接一脚把这虔诚的人踹了开去,自顾自的按下了“院长”藏在钢笔之中的开关,与此同时,原本那一张普普通通的山水屏风竟是突然无端向上升了起来。拉起了一个可以载人的小小铁块。

    “这是什么?”

    “这是福洛米新型研发的导力电梯,大人,你仅仅需要站在上面就好,他会带你去你想去的地方的。”

    “院长”的表情没有任何不满,甚至满是谄媚。在他目送二人远去之后,一颗痘大的汗珠,从他的脸上,落下。

    地底深处,除了普通的吊灯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装饰。不过一些如血脉一样的输液管,却是整整齐齐的铺进了周围普普通通的墙壁里面,沿伸到了地底深处,一个约莫二十来米高的巨大仪器之中。

    仪器里面,装着一罐快要见底的绿色液体。而仪器之中原本那一刻生机盎然的绿色之石,却早已同普通的石头一般,失去了光泽,无力的沉在了旁边的边角之处。

    “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什么?”

    男孩看了看已经没有任何魔素力存在的石头,一言不发,在过了一会后,男人问道:

    “你打算怎么做?”

    “在找一份,新的能源,所以,请把情报交给我。”

    男孩的语气,无比谦卑。连这冰冷的男人的内心,都为之动容,不过在联想到上一次发生的惨状之时,男人便把到嘴边的“信息”,咽了回去。

    “没有情报,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这个女孩只有一周的命了。现在,我给你们时间。”

    巨大容器的下方,是一张粉红色的床铺,而床上则躺着一个身影有些模糊的女孩,她的眉头微微皱起,似乎像是正在做着什么噩梦一般。

    男人已经离去,而这位男孩却半点不敢怠慢,在他取出外面价值千金的魔法药水洗去手上与身上的血渍后。虔诚的走到了女孩的旁边。

    “姐姐,我来了。”

    男孩像是变了一个人,他的语气之中,哪里还有着半点冰冷的模样,在他说完这句话后,他便自然而然的伸出左手,握住了女孩。

    同时,深情的亲吻了她的额头。

    但是,这位女孩却并没有醒过来。而男孩的表情,也是没有因为她这“无理”的举动,产生半点变化。从头到位,男孩的脸上!

    都始终是那一副。

    一种根本不属于他的。

    无比温柔的模样!

    “姐姐,我带来了你最喜欢的故事呢。姐姐,你答应过我的,围巾坏了是会帮我补的,姐姐,你答应过我的,不会让我在冬天,冷到的。”

    仪器,不停的闪烁着女孩不健康的身体状态。

    男孩,苦苦哀求着。而他身旁的女孩,依旧做着香甜的噩梦。

    心,渐渐冰冷。维持女孩生命的魔法液,不停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着。而男孩,却是依旧保持着淡然的微笑,从他的怀里,掏出了一尘不染,随处可见的哈贝洛斯美丽童话集选,道:

    “姐姐,这是你以前最喜欢的童话故事呢,当时为了这本书,我们可没有少被隔壁那些乞丐们教训呢,如今你的弟弟有钱了,也有实力了,姐姐,你起来夸一夸弟弟?”

    “好不好。”

    他,绝望的轻笑着。他翻着书的右手,颤抖着。

    精彩的故事,一个又一个的被这男孩,绘生绘色的讲了出来。可惜直到这本整整数百页的童话故事集讲完,这个女孩,却依旧没有半点苏醒的迹象。

    “姐姐,等我哦,我该走了,等你病好之后。记得履行我们那些曾经的约定哦,不许食言,听到了没。还有姐姐,小时候你替我织的这条围巾,已经快坏掉不能在戴了呢。等你醒过来后,第一时间替我织条新的怎么样,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啊。”

    她最后的“遗物”,被男孩温柔的捧在了手上。在他身后的男人发出无声的催促后,男孩才念念不舍的从这个房间里走了出去。

    “影者,你已经替她续了三年的命了,我想提醒你,从科学以及魔素学来讲,她已经是个死人了,明不明白?”

    男人带上了面具,转过了头,直视着这位双目无神的男孩。

    “你们的感情,我是不应该过多插手没错。不管这个女孩对你有再大的恩德,你这三年来,对她做的也已经足够多了!而且你别忘了你的背后还有别的女人一直在看着你,张愈!”

    男人愤怒了起来,大声吼出来,这位影者的本来的名字。

    不过张愈,却像是失了魂一般,捧着那一条脏兮兮的围巾。从头到尾,也没有回应过这位男人半句话语。

    (为小飞加更,谢谢打赏。)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