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关于我转生变成狐狸这档事

首页
第一百一十六章 插曲,哈贝洛斯的黑暗(三)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这玩笑可一点也不好啊,猫女,影者,你不管你家丫头吗?”

    猫女的笑咛咛的脸上,有着实实在在的杀意,而被她用匕首指着的狐面具女子,则无奈的拍了下脑门,对旁边一言不发的男孩再次说道:

    “你家丫头那么辣诶,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容忍她这样的性格的,一定很辛苦吧。”

    在他们“交谈”的同时,陆陆续续有着和他们戴着相同材质的男男女女,走了进来,他们并没有阻止这场闹剧的意思,面具之下的双眼中,流露出了些许感兴趣的目光。

    男孩有了动静,他的手把猫女指着狐女的左手,抬了下来。随后他朝着猫女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恭恭敬敬的说道:

    “抱歉了,前辈。”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要命丧黄泉了呢。嘤嘤。小哥哥,想要奴家怎么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呢。”

    狐女挺了挺腰,向着男孩的方向半漏出了无数男人都为之羡慕的雄伟,不过这男孩的反应和其它在悄悄吞口水的面具人的做法完全不同。

    他根本没有往狐女的方向多看一眼,在“骚动”平静之后,男孩便立马回到了属于他的位置处,坐了下来,闭上了双眼。

    “真是一个无趣的男人啊。”

    “哼,榆木脑袋!”

    两女,态度竟是出齐的一致。不过在发生如此巧合之后,他们却并没有像“姐妹”一样轻松的就这件事谈论起来,恰恰相反,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二女便不约而同的坐了下来,忙活起了自己手中那些琐碎的事来。

    在座其它四人,皆是如此。

    他们,似乎是同事?但是,他们却对彼此并不熟悉。甚至招呼都没有半句。

    他们,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影者,影者?”

    男孩的衣袖被身旁的猫女轻轻跩了一下,随后猫女接着说道:

    “我和我义父的关系很好的啦,所以我们完全没有必要和这些讨厌的家伙们坐着一起干等啊,我们出去玩好不好嘛。”

    男孩没有睁眼,依旧沉默着,在这个空间即将陷入彻底的死寂之时。这片“虚空”之中,却再一次传来一道闷沉的脚步声。

    在脚步声响起之时,包裹女孩在内在场的所有人,都从座位处站到了属于他们各自有着编号1-9的台阶处,恭恭敬敬的跪了下来。

    那个人,似乎只是一位没有半点魔素力的“普通人”而已,他的打扮也和这些冒险者打扮的人完全不同,仅仅只身着一身随处可见的便衣而已。而他的脸上,也有着和众人脸上一摸一样的面具。

    不过,这面具的细节与众人脸上有着各种装饰的动物面具明显不同。

    他的面具上,没有任何装饰。仅仅有着两个露出瞳孔的小洞而已。

    他面具下的眼神,则是远远胜过男孩的。

    冰冷与无情!

    他在属于他的0号位置处,坐了下来。在他扫视完跪下来的众人后,问道:

    “灵猴呢?”

    没有他的许可,那么刚刚身处圆桌上的众人,甚至连站起来的资格就没有,就在他话音刚落之时,戴着狐狸面具的女子则一改刚刚的轻佻语气,严肃的道:

    “还在执行任务中。”

    “预期多久?”

    “这次的任务我们遇到了一点小小的麻烦,在集会结束后,我会立即对他进行支援!”

    藏在面具下的脸,看不清表情。在他拖着下巴沉思片刻后,他说道:

    “坐。”

    仅仅,一个字而已。

    “为了哈贝洛斯的荣耀!”

    众人朝着阴影处的石像半跪着行了最为真挚的礼仪后。终于回到了属于他们原本的座位,端坐了下来。

    “汇报你们各自的任务完成情况。”

    除了那个戴着狐形面具的女孩外,众人的任务均是顺利完成。而那男人在用纸笔把他们汇报的这些信息统统记录下来后,随意的说道:

    “辛苦你们了,我允许你们接下来有半个月。假期。”

    他们藏在面具下的脸上,没有半点开心的表情,在他们统统说道:“谢谢0号大人。”便统统遁入进了阴影之中,消失不见,不过却有两个人除外。

    在众人都走了之后,男孩便再一次走到了男人的跟前,毕恭毕敬的跪了下来,说道:

    “我可以见见她吗?”

    这个不知名的她,让这男孩冷漠的情绪,第一次产生了波动。

    男人在听见男孩的话后,他将要离去的脚,停了下来,在他轻轻转动手中的“戒指”后,属于男孩的9号雕像旁,竟是冒出了一个通往地下的地道!

    男人抬了抬手,示意让男孩跟上后,男人便摔先走了进去。就在男孩的脚刚踏地道的前一秒,一双温柔的手,却是从他后面轻轻抱住了他。

    “我想见见她。”

    “不可以。”

    猫女轻咬嘴唇,鼓起勇气再次说道:

    “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帮帮她,想帮帮你们而已啊。”

    她抱着男孩的手,加大了力气。她整个身子也用尽全力,和男孩的后背紧紧贴在了一起。

    她很美。

    十个男人,起码有十一个都会为了她此时“哀求”的表情,为之疯狂,为之拼上性命。

    但是男孩,却是那不存在的“第十二人”!

    他的手,狠狠的把这位女子,推到了地上,随后他便独自一人朝着地洞下方走了进去。

    并没有“故事”中那些如童话般的安慰和解释,男孩的视野慢慢在猫女的瞳孔之中,彻底消失不见。而猫女在地上足足缓了半个小时,才从这“普通”的推搡中,爬了起来,坐在了地上。

    “没关系,我愿意等,三年不行就五年,五年不行就十年,十年不行就百年,没关系,我可以等!”

    血。从她陷进肉里的指甲处,流了下来。

    “张愈!我可以等!我会一直等到你愿意回头,注视到我的那一天!哪怕一千年,我也愿意等!”

    在这无人的圆桌中,她,歇斯底里的大声向着远方,那早已离去的男孩。

    无力的,宣誓着。

    可是,又有谁知道,她的心意呢?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