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关于我转生变成狐狸这档事

首页
第三十八章 剑之修炼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瀑布之下,楚羽很不情愿的褪去了外衣,朝着瀑布中心突出的石子处跳了进去。随后,这只小狐狸尽是在这刺入骨髓的瀑布中,猛然拔出了剑来。

    他刚刚持剑的同时,另一边的澜馨也是早有准备的把手中的小石子朝着楚羽手中黑铁剑的剑身处扔了过去,在石子降落之后,楚羽原本抖擞的身子也像是打开了某种特定开关一般!

    他尽是维持着持剑的姿势,在冰冷的瀑布中丝毫未动的仁立着,甚至连他剑身上的石子,也是如此。

    “剑之根源,始于静,本于心。待到修炼之极致时,风火雷电,天下万物,为之臣服!”

    (姐姐,你就别在那边替我念那些剑道总纲啦,这些我早就会背了好不好,与其念那些完全没用的,倒不如教我怎么在挥剑的同时同你一样使出技能的光芒啊!)

    这便是剑道最基础的修行,而楚羽也是进行了这个修习足足两个月之久。而这个修行也绝对算不上复杂,仅仅是让他持剑,在喷泉底下,保持石子不掉落的原地站着罢了。

    当然,别看现在的楚羽挺轻松的,为了维持这个普普通通的姿势,他可是吃了不少的苦头。

    在一开始,楚羽并没有把这个练习放在心上。不过在正式开始练习之时,大自然那无法抗拒的力量,便是把楚羽狠狠的按在了冰冷的石面之上。

    他的表现并不如电视中被夸张化的大侠,如果没有澜馨的话,他甚至产生了他会被瀑布压死的错觉。

    第五天,他终于掌握了利用魔素力在泉水中心站立的方法,不过这样近乎作弊的方法,很快就被澜馨否决。

    第十天,他才能勉强在喷泉中心处站起来,不过这巨大的压力让楚羽完全无法在瀑布中持剑,就算他勉强做到了,手中的剑在不一会也会被这喷泉无情的拍飞出去。

    第十五天,他终于在这瀑布下,持剑在原地抖索着,坚持了五分钟。这样的成就也是让楚羽瞬间心满意足的去向他的老师,澜馨报告了去,不过澜馨的回答,仅仅是一个平平凡凡的嗯罢了。

    第十六天,楚羽也是第一次开始同澜馨一起修炼了起来,不过澜馨的做法,却是让楚羽为之汗颜,这个女孩在持剑的同时,完全没有半点动静。对楚羽造成巨大麻烦的大自然的冰冷与力量竟是对这女孩没有半点影响。

    身旁的楚羽,自然不信差距竟会有如此之大的事实,就在这个小狐狸伸出手向澜馨进行试探时,澜馨的体温却是如同当头棒喝一样提醒了楚羽一个他早就清楚,但是不肯相信的事实。

    他们都一样。

    第十七天,下起了小雪,就在楚羽刚刚完成家里火炉的研究后,身为普通人的他正香忙里偷闲好好的睡上一觉时,澜馨却是半强迫的把楚羽拖了过去。

    第二十天,高强度的训练也是毫无疑问的让楚羽躺在了病床之上,无事可做的他也是同以往一样,给村里的小孩子讲起了故事来,不过到了修炼的时间之时,澜馨却是再一次找上了楚羽。

    他没有理会楚羽的病情以及孩童们的阻拦,强行的把楚羽带了过去,继续起了修炼。而也不知为何,状态不佳的他尽是在瀑布中比以往多坚持了数倍的时间。

    (当夜澜馨有偷偷给楚羽喂药)

    第二十一天,楚羽的剑上加上了石头,直到今天,他仍在重复这最后的修行步骤。

    “剑谱我早都背得滚瓜烂熟了,你倒是告诉我,这个修炼到多久才能到头啊。”

    “我记得我当时应该是站了五小时吧。你可别急,这仅仅是最开始而已。”

    如同噩耗的消息也是让楚羽的身形一个不稳,他剑身上的石头,也是因这突然的变故掉了下去。另一边的澜馨看见后,她便二话不说的用手中的鞭子又一次的朝楚羽挥了过去。

    这一下虽不算太重,但是这样严厉的教导却远远超出了楚羽的承受范围,在承受这一击后,楚羽也是毫不犹豫的走出了瀑布之中,而澜馨挥的第三鞭,也是确确实实的被他接在了手上。

    “冬天也就算了,这可是暴风雪,你知道瀑布下面有多冷吗?我坚持了这么久你不说半句鼓励的话也就算了,这次鞭子,又是几个意思?”

    “哼,又要逃走了吗?”

    “逃走?这个天气是练剑的天气?你行你上啊!”

    楚羽的话音刚落,澜馨却是已经狠狠的朝着瀑布下方跳了进去,而平时雷打不动的少女,在这个时候胳膊却是实实在在的轻微颤动了一下。而她,尽是就这样重复起了楚羽的修炼过程来。

    “你都感觉到冷了,今天就算了吧!”

    瀑布中的女孩,没有回应,楚羽在旁观看数十分钟后,见这个女孩子没有半点出来的意思,便无奈的叹了口气,陪着她进行起了这如此发疯的修炼来,而往日雷打不动的少女,在今天却是反常一般的优先楚羽走了出来。

    “我就说了,要在这个天气练剑?怎么可能嘛?”

    澜馨的剑涨了个通红,随后明显的狡辩着说道:

    “我。。。想喝水行不行。”

    “那你倒是别发抖啊,今天明明比我抖的还厉害!强撑着干什么,少练一天又不会死!”

    说完这句话后,楚羽也是确确实实的向着家的方向走了去,而这个少女却是怔怔的望了望楚羽的方向,摇了摇头后,捏紧了拳头道:

    “当年我父亲能做到的事,我一定,也可以。不然的话。我又凭什么。。。”

    指甲甚至陷进了肉里,刺出了浓重的鲜血,不过这个少女却是没有管手上的伤口,毅然决然的朝着瀑布下方,再度跳了进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