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623章 飞机要折返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那孩子一直隐忍不发,只默默垂泪。

    一姐果汁也不喝了,只眯着眼睛沉着脸看着。默默从兜里掏出了关机的电脑。

    言言轻拉了下她的手,这才将电脑又放下。

    一姐控制不住脾气便想用电脑,上次不高兴,蒸发了几个亿。

    周言词却是看着那孩子头顶的死气微微皱眉。

    那孩子恐怕在学校被人孤立,在家中母亲又谩骂殴打,父亲又是找的小三自然不亲近。那个原配又求到他面前,恐怕孩子内心压力很大,负担很重。

    周言词看了他周围弥漫着的黑气,这孩子恐怕活不了多久。心中有自杀倾向。

    周言词多留意了他一眼,这会喝多了橙汁便打算去一趟厕所。路过他身边时,发现他低着头垂泪,手中捏着个小瓶子,估计是什么玩具吧。

    “妈妈我想要一杯白开水。”周言词从厕所出来时,便见得那孩子脸上带着泪痕吃了一把瓶子里掏出来的东西,然后低着头流泪。

    手中依然捏着那个瓶子。

    “你这毛病什么时候才会好,感冒了几个月都没好。”女人烦躁的说了一句,半点没去关心儿子。

    “妈妈,我每天都睡不着觉,你知道吗?经常一个人坐在窗户边一整夜,一坐就是通宵。我不敢睡,闭上眼睛就是妈妈在骂我不争气,就是阿姨跪着求我,还有你补课那个姐姐骂我是私生子。哦,她不承认是我姐姐。还有同学都孤立我,大家都不喜欢我。连爸爸也不想看见我,我不敢睡觉……”小孩声音低沉。

    女人听了并没有什么想法,只拿着小镜子补妆,并随口道:“那些人都不用在意,等妈妈上位了,什么话都堵住了。”

    丝毫没发现那小男孩颓然的神情.

    “我每天都很害怕,可是妈妈只关心我的成绩。我好累啊,好累好累啊……我怕白天也怕黑夜,我好怕啊……”小孩说着说着打了个哈欠,机舱里已经有心软的掉眼泪了。

    只觉得那女人可恶,害了几个家庭也害了孩子。

    “怕什么怕,这么小就知道骗人说谎。现在不是要睡了吗?”女人嗤笑一声。

    周言词远远看着他浑身陡然升起来的死气,顿时心里一沉。

    疾步走到他身边,便见他手中紧握的瓶子落下,里面滚出半颗药。

    蹲下身,见里面还剩了半颗一颗的药,心里微微一沉。

    “这孩子服了大量的安眠药!”周言词猛地站起身,此时本就不少人关注,一听顿时纷纷看了过来。

    “这瓶子里装的是安眠药,一颗半颗的有很多,恐怕这孩子至少存了一年以上!刚刚我看到他喝了一大杯水,吃了一把进去!”周言词厉声道,小小年纪的她竟是带了几分严厉。

    心中不由暗悔,她只想着飞机上安全,便是有自杀倾向也是下飞机之后。哪知道他竟是心灰意冷一刻也等不来。

    此时空姐来了好几个,脸色极其难看。

    “不可能,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家孩子前两个月感冒了,每天睡前都要吃感冒药。这是带到路上吃的。什么安眠药!”女人见众人怒视她,连忙道。

    一姐冷笑。

    “恐怕你儿子想死不是一天两天了。这至少存了一年的安眠药,最近晚上天天服药?恐怕是想引起你的注意,想要你对他多点关心吧。真是可惜,这孩子没摊上好父母。”

    “你胡说!他就是普通的感冒有什么了不起的?他就是不想去学校不想去见面故意这么说的,你们别被这孩子骗了,整日谎言,他是我儿子我还不知道吗?”女人气得解开安全带便踢了孩子一脚。

    “你干什么?有你这么当母亲的吗!”

    “女士,请你不要虐待孩子好吗?”

    “你再踢孩子就把你扔下去!没见过你这么不负责任的母亲,要是孩子有什么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有个男人脾气不好,当场就要揍她。好在被机舱内的保安拉住了。

    谢岱齐伸着头看了一眼,总觉得耳边有个声音很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一样。

    小助理趴在椅子上,义愤填膺道:“怎么有这样的人啊,给人补课勾搭孩子父亲。另一个孩子该多愧疚啊。现在生了个儿子想上位,又折磨自己孩子。真是个畜生啊。”

    谢岱齐吞了吞口水,兜里常年揣着的护身符感觉都不顶用了啊。总觉得最近倒霉的不是一点点,好像有什么征兆一样。

    这会心中越发不安了。

    咔擦,握在手上的玉佩突然碎成了片。

    谢岱齐…………

    心中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快让让快让让,这里有医生。”空姐带了医生急匆匆过来。这时飞机又颠簸了一下,只是众人都不曾在意罢了。

    那医生将人群散开,几次试图唤醒孩子,孩子身上都软趴趴的没有知觉。

    “孩子服用了大量安眠药,现在已经进入深度睡眠,必须马上降落送医。”医生推了推眼镜,必须马上送进医院洗胃。

    这孩子才只有七八岁的年纪,生命还没开始就马上快要结束了。

    飞机上有个抱着孩子的母亲,哭着怒骂:“你这样的人不配为人母,就该下地狱!”紧紧抱着自己的孩子,心中痛极。

    那女人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只看着那软趴趴毫无知觉的孩子回不过神来。

    “不行不行,你怎么能死,你死了我就永远是小三,永远上不了位了。不行!你这孩子怎么可以这样对妈妈,你给我起来!咱们还要去巴黎见你爸爸呢!”那女人突然回神,猛地就要朝那孩子冲去。

    周言词脚一伸勾了一下,那女人直接就朝着谢岱齐的方向去了。

    吧唧,一口亲在谢岱齐衣服上。

    一股浓郁的黑气从天而降便直冲入女人眉心。

    周言词眨了眨眼睛,咦,怎么又什么都没有。揉了揉眼睛,还是什么都没有,好像她花了眼一样。

    谢岱齐却是嫌恶的直接将衣服脱下来,要都不要了。

    里面还穿着睡衣的他,满脸尴尬。

    说好的起飞失败还得回家呢?老天爷坑我……

    老天:送媳妇还送出错儿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