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622章 没等护身符啊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七夕当天,谢岱齐绝望的躺在床上。

    定了几次票,不是从楼梯上滚下来就是飞机传言有炸弹。

    前两日他百无聊赖之际又去作死的定了一张。

    然后,妈的,居然有人劫机。

    好在还没起飞就被发现了,当时整个机场都吓懵了,谢岱齐又灰溜溜的提着东西回来了。

    回家之前,那司机让他放过机场吧……

    谢岱齐……

    “明天就是活动的时间了,这还不能去吗?这是碰鬼了吗?平常倒霉也没倒霉成这样吧?”谢岱齐嘀嘀咕咕,将一周前收拾好的衣服又提了起来。

    “谢哥。”助理叫了给帮手来,只以为他早就去了巴黎,没想到还没起飞呢。

    “谢哥,票我已经订好了,咱们出发吧。不过你……你怎么兴致不高的样子?”那小助理有点傻眼,姐不是说谢哥很期待这次巴黎行吗?

    她哪里知道,谢岱齐都出发第四次了,他还等着看这次用什么借口把自己搞回来呢。

    谢岱齐一路打着哈欠,心里已经盘算着这次巴黎失约违约金赔偿多少了。

    一路到了机场,连个堵车都没有。

    “今天七夕情人节,外面好多女孩子都拿着花呢。”小助理一脸羡慕。

    谢岱齐心里却在想要不要买束菊花祭奠自己可怜的单身狗人生。

    等到一路过了安检登了机,谢岱齐都还有点懵呢。

    看着脚下自己的毛茸茸拖鞋,心里在想着,这次没有什么劫机啊之类的把我送回家吗?我拖鞋都没换呢,等着回去继续睡呢。

    “本次航班即将起飞,请各位旅客系好安全带……”空姐已经开始演示系安全带了。

    …………

    耳鸣声让谢岱齐有些回神,看着小助理呐呐道:“我们,这是……起飞了?成功起飞了?”谢岱齐瞪着眼睛,整个人都有些震惊。

    起飞了四次,终于能飞了?

    为毛这次能飞?什么意思啊!

    小助理感受到周围的视线有几分尴尬,小声道:“真的真的,谢哥你怎么这么激动?你脸上真的都出汗了?你真的没问题吗?”小助理已经有些担心了。

    谢岱齐心里偏生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好像一步步走进了某个巨大的圈套。

    “这次没有劫机,没有炸弹,就这么起飞了?”谢岱齐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一切顺利的不得了。

    刚说完这句话,飞机就晃荡了一下。

    众人纷纷对他怒目而视,只觉得对面那个戴着墨镜的傻子嘴贱。

    “这家伙莫不是个傻子?”一姐脸上盖着帽子,朝着斜对面的谢岱齐努了努嘴。

    旁边言言正看着飞机窗外。

    “机翼刚刚撞上了一只鸟,大家别怕,现在已经稳定下来了。”飞机颠簸了几下,便有空姐出来解释。

    大家见飞机渐渐平稳这才放了心。

    最近飞机失事的消息频发,许多人内心已经极其抵触飞行了,却又没办法避免。

    生活总有诸多无奈,为了糊口为了养家,都背负着巨大的责任前行。

    空姐此时正端着饮料过来问话,言言喜好甜食,一连喝了好几杯橙汁儿。

    一姐本就宠着她,将自己兜里带着的糖果一颗颗投喂。

    “妈妈,我也想喝橙汁。那个姐姐都喝了三杯,我为什么不能喝?”穿着打扮明显贵气的小男孩满脸渴望的看着对面坐着的小姐姐。

    那小姐姐长得也好看。

    旁边似乎是他母亲,一副贵妇人装扮。

    “那些东西怎么能喝?要不是前两日飞机遭遇了劫机,你也不会来挤这客舱了。那些东西是穷人喝的,什么命什么品位,你怎么能喝那些东西?要不是赶时间,妈妈也不会让你受这委屈了。挤死了……”贵妇拉了拉手上的包,这包几十万的东西,可被让这些人顺走了。

    众人听了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

    但明显那对母子就不是与自己一个阶层的,也没一个人敢开口。

    小男孩见母亲这样说,脸上多了几分怯弱,顿时不敢再多说什么。

    一姐翘着腿,端着橙汁砸吧砸吧嘴:“真好喝,鲜榨橙汁又香又鲜,比吃橙子好多了……”

    言言抿了抿唇,笑的很是开心。

    一姐其实最讨厌橙汁了,偏生自己喜欢,她便总是跟着喝一样的。

    用她的话说,喝着喝着就习惯了。

    小男孩眼泪都要下来了。

    “你眼红什么,我什么好东西没给你吃过没给你用过,就是为了让你有见识有品位,你这样对得起我吗?你要是不努力,爸爸怎么才会喜欢你?你怎么才能回家?”女人顿了一下,后面的话没再说了。

    小男孩顿时又坐直了身子,似乎很害怕母亲。

    “跟你那无情的爸一个样。这次你要是再不争气,咱们娘俩就进不来门了。那个老女人霸占着茅坑不拉屎,不爱她了又不肯离婚……”女人嘀咕了一句。

    若是细看,能发现她不过二十五六的年纪。身旁孩子大概六七岁,只怕十**岁就当了妈妈。

    “我……我,妈妈,我们两个一起过好不好?我……”小男孩突然抬了下头。

    “我,我只想跟妈妈一起过。不想跟爸爸一起,阿姨……那个阿姨,她要骂人,她,她也好可怜的,她跪着求我了……我也不想,在学校被同学骂……”小男孩双手搅着衣角。

    “你说什么呢?这次带你来就是见他的,你说什么不想去?我付出了多少努力,我爸妈都不认我了,你现在说不想去?”女子顿时眼皮一掀,吓得旁边小男孩浑身哆嗦。

    “我真的不想去学校不想去爸爸家,不想看到阿姨。阿姨说请你来补课,结果你抢她老公。阿姨骂我,阿姨跪着求我,我不想去。妈妈,我们回家吧……我不要当私生子,同学都笑我。我不要爸爸,我什么都不想要……”孩子哭着求妈妈,正当众人听的咋舌之际,便见他妈妈一巴掌拍他脑袋上。

    拍外又使劲拧着他身上的肉,孩子流泪却紧咬着牙不敢哭出声。

    “这位女士,请您……请您,先停止教育孩子好吗?”空姐看的不忍,又有乘客看不下去让她去劝劝,这才走了上去。

    哪知那女人冷笑一声:“我管自己儿子关你什么事?他爸爸都不管你凭什么管?怎么?你也看不上我大学给人补课,将她爸爸补上chuang了?你来飞机上当服务员不也是这样的想法?哈!可笑!”

    女人说完又打了儿子一巴掌。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