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620章 婚姻老大难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我的个小祖宗你到底躲哪里去了?怎么都找不到?都快急死了……”院长满头大汗的跑过来,看着那穿着一身黑的少女,头大的很。

    此时那些战士也全都守在一旁,刚刚出了大门的一群明星想看都看不着。

    “到底什么人啊?我见那局长都点头哈腰客气的很。”

    “你还别说呢,瞧见那少校了没?人家还专门带了兵过来,军政联合……”众人纷纷对视一眼,只看见对方眼里的惊讶。

    “刚刚那少女是谁啊?瞧着冷冰冰不苟言笑的样子,那黑衣女孩子偏偏对她客气的很。好像还有点怕她呢。”一个个垫着脚偷看,却被外面的战士发现,结果让离开地方了。

    谢岱齐远远看着,那两个人站一块,一眼就能看出所有人都是以周言辞为主的。

    “去哪?你们往我体内植入追踪仪好玩吗?”一姐懒散的靠在言言身上,语气带着怒意。

    对面二人脸色一变,这特么才三天不到,就被发现了?!

    那少校沉着脸打开手腕上的手表装饰,突然发现那追踪仪竟是不在她身上!!!

    “喏,在那呢。”一姐朝着那只鸡努了努嘴。

    那只鸡正咯咯哒的在院子里走来走去。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这仪器是国内最新型的追踪仪,只有指甲大小,任何东西都扫不出来。

    “放进去的瞬间。”一姐咧了咧嘴。

    “要不是言言,你知道吗?你们就闯大祸了。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绝望……嘻嘻……”

    “哦对了,把你们局子底下埋的炸药帮忙拆一下。言言不同意,那就算了吧……”一姐捂着嘴打了个哈欠,竟的那局长浑身直冒冷汗。

    “你什么时候埋的?!”妈的,局子里那么多人愣是没一个发现的吗?

    一姐蔑视的看了她一眼,撇了撇嘴毫无兴致开口解释。

    一群人脸色很是难看。

    一姐却伸了个懒腰“哎,蹲个厕所脚都麻了。回去睡觉,言,哪天出去告诉我~”

    说完又看着对面那群人,眼中有几分冷意。

    “你觉得我想出去,你们谁拦得住吗?我真想藏,举国之力你们怕是也找不到我。我留在这里,不过是陪着我言罢了。真当我出不去?你们莫不是忘了,监狱都管不住我呐……对了,多拿两张我言的照片,能给你们保平安呢。万一哪天惹了我,能饶你们一命。”一姐手揣兜里,吊儿郎当的走了。

    那几个当官的脸色都黑了。

    言言啃完了西瓜扔进了垃圾桶。

    那几个大官脸臭的不行,周言辞看了一眼,正要离开,才见那局长苦着脸来了一句。

    “能否拍个大头贴?”

    回去洗出来人手一张,保平安。

    医生护士却是看了他们一眼,啧啧,大兄弟,这是真的能保平安呐。阴差阳错,竟然让你们占了便宜。

    当然,医护工作者们谁都没说话。言姐进医院就是因为觉得自己拥有赐福降祸的能力被送进来的,这特么要是说出口,他们怕不是都得在医院关几年了。

    有些东西,科学解释不清呀。

    待所有人走了,言言才追上了一姐的步伐。

    “你去哪了?怎么一直都没出来?”周言辞眨巴眨巴眼睛,却见一姐睁着眼睛直溜溜的看着她。

    “我看大片去了。在楼上厕所里……看到有人趁人家上厕所没提裤子耍流氓,一时忘了时间……”一姐幽幽道。

    “你胡说,我哪有亲一个小时!”周言辞猛的瞪圆了眼睛。

    一姐瞄了她一眼,总不好说自己看着有意思,也捞了个亲了两口吧?

    只不过那人却比谢岱齐有意思多了,一姐拍了拍言言脑袋,这就是个小孩子呢。

    “过几天我想去国外走一圈……”一姐淡淡道。

    “去干嘛?”

    “上次吃饭巴黎一家餐馆菜好吃,过去吃点儿。”

    “哦……”

    对话半点问题都没有。至于偷跑还是正大光明的跑,全看心情。

    谢岱齐回去后却是哪哪都不对劲了。

    以前吧没吃过猪肉还没感觉,如今吃过猪肉总觉得心里有点不得劲儿了。

    “姐,你能不能搞到那精神病院的资料啊?女孩子的。”谢岱齐眼巴巴的望着助理。

    “你丧心病狂!她们已经很可怜了,你连她们都不放过了!”你那运气逮谁克谁,人家那些病人容易吗?

    被助理好一顿骂。

    谢岱齐郁闷的捂着脑袋。给你说了我被非礼你又不信,你光觉得我会对人家下手了!

    谢岱齐委屈啊。

    明明是别人对他伸出了罪恶之手,凭什么你们光防着我呢?

    我是需要保护的!

    哼,下次遇见那人,一定狠狠揍她一顿!登徒子!

    谢岱齐撇了撇嘴。

    手机响了。

    瞥了眼手机上的电话“老头子怎么了?今天也没找到女朋友。你能不能把你手机上的网名改了?”重金求孙,怕不是想气死我!

    谢老爹顿了一下“回老宅。给老祖宗烧纸求一下。”

    谢岱齐脑子疼。他出生时有个老头来门前算命。

    当时走到门口就呜哇哇的乱叫,天下另有如此倒霉鬼降生!那叫一个震惊,直接在谢家门前又叫又跳。

    “哎呀呀,你这孩子要早年丧母,一生倒霉啊。你这辈子都找不到能压制你倒霉气运的人,绝对的断子绝孙呀……”当时气的谢老爹直接把他打出去了。

    哪知道自从谢岱齐老母亲走了后,他爹突然就有点慌了。

    再发现儿子自幼克女孩,妈呀,更慌了。

    他便是读个幼儿园,他对着小姑娘多笑两下,夸小姑娘梨涡好看。那姑娘都能从滑梯上跌下来,把梨涡摔块疤在那。

    谢老爹愁啊,在外面养了个小情人都不能排忧解难。

    以前去公司坐奔驰宝马,自从儿子上了年纪他就每天走路了。街边贴的小广告都要多看几眼。

    据说二十那年,他还打算偷儿子那玩意儿去花钱做个代孕呢。

    后来,他莫名其妙就出车祸了,在医院躺了半个月再也不敢瞎想。

    待谢岱齐回了老宅,他爹果然又请了尊月老像和送子娘娘回来。想抱孙想疯了吧!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