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617章 心里苦啊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谢岱齐被助理找到时,正跌坐在地上。

    衣衫不整,裤子还是匆忙提上的。

    那一头头发早就被那魔爪弄的凌乱不堪,这会颇有几分凌乱美。

    这也就罢了,他此刻半点没有平时的潇洒。这会一脸呆滞的望着门口,一双眼睛几乎要出水。嘴角一圈都是红的,好像还破了皮。

    “你干什么呢?刚刚姐还找你呢,让你别去胡乱勾搭这里的病人。到时候让你有苦都没地说去。”助理见他那样当时就愣了一下。

    “你坐地上干什么?地上凉。虽然找不到命硬的你也别作践自己啊。”助理想去拉他起来。

    哪知道谢岱齐双手却是猛的一缩,好像有几分害怕似得。

    “你干嘛呢?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对你有不轨之心呢!”

    谢岱齐却是猛的眼眶一红,麻蛋就没人信老子吗?

    “我说,我要是别人非礼了,你信吗?”谢岱齐眼巴巴的望着。

    还不忘从地上爬起来把裤子扣好,一不小心又脸红了!

    刚刚,被非礼时,他!他连裤子都没提!

    该死的,他(她)怎么这么大胆!

    助理斜着眼看向他“你是想着被非礼吧?我知道我都懂,大龄青年至今没个女朋友,这内分泌都有点失调了。可是这青天白日的你说什么美梦呢?你要是被非礼,你不得高兴的跳起来?再说了,谁还敢非礼你啊……”助理用你别说了我都懂得眼神看着他。

    谢岱齐……

    一口老血梗在心口半天吐不出来。

    将助理赶出去,默默将头发整理好,衣服整理好。只是嘴角那破皮和那圈红怎么都掩饰不了。

    偏偏,偏偏他被人非礼了,被人差点连骨头都吃了。竟然没人信!!!

    谢岱齐将下身清理了一下,脸颊又忍不住发烫发红。

    该死的,当时那阵浑身发软头脑晕眩的感觉,竟然是他从未体会过得愉快。

    那家伙太大胆了!!!!!

    想起那声言霸霸,谢岱齐又羞又气。

    将卫生纸扔进垃圾桶时,看见里边一根被啃光了肉的鸡腿骨头,一怔。

    “妈的,这就是个混蛋!”谢岱齐气的心肝肺疼。

    难怪抵住腰的感觉不对,感情是啃了的鸡骨头!

    谢岱齐捂着心口一阵疼,这特么就是让鸡骨头给坑了啊!!!

    气不气人,你说气不气人嘛!!!

    要说被人举着qiang非礼了,他还想的开点,竟然是个鸡骨头!

    谢岱齐出去时耷拉着脑袋,整个人都有点垂头丧气。

    “好了好了别气了,等这次忙完了我就好好给你打听,准让你找到女朋友。你也别作践自己啊,自己把嘴皮咬破很辛苦吧?痛吧?哎……虽然记者嘲笑你命硬,你又不是第一天面对了,怎么还作假骗人呢。你有没有女朋友人家还不知道啊?”助理语重心长道。

    反正,她是一百个不信有人敢非礼他的!!绝对不可能!

    她回老家过年的时候偷偷算过他八字了,这家伙就是世世孤独的命。那老瞎子算了他好几世,都是克人呢。

    助理反正是不信他鬼话的。

    谢岱齐抑郁啊,被人非礼了都还得藏着掖着,不然人家以为他作秀呢。

    谁来救救他这个苦主啊!

    谢岱齐满脸绝望。

    “今天表现不错,没惹祸。我先回去了,风险最后一个环节,跟院里病人握个手表示慰问就可以了。”经纪人见到他回来说了两句才走。

    谢岱齐:我已经嘴贱过了你信吗?就这一会,我差点连童子身都丢了你知道吗?

    暗戳戳搞了事却被人反杀的谢岱齐不敢吭声,怕被经纪人打死。

    谢岱齐回到位置上,丝毫没发现底下病人齐刷刷投来的目光。

    就像向日葵迎着太阳的那一种,万众瞩目。

    谢岱齐心里有点毛,助理腿都软了,赶紧猫着腰回位置上去了。

    丝毫没发现,身后那些病人都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他。

    全医院的病人,都知道,他进了言姐的私人地盘。

    并且,都知道他跟言姐交换了口水。

    有人看到他在厕所和言姐相互吃口水呢。他还偷偷拿棍子戳言姐的裙子,被言姐一脚掀翻躺地上了。

    这,已经被打上了言姐的标签。

    在医院里,言姐的东西,不可动不可亵玩。

    谢岱齐哪里知道,他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非礼,其实全精神病院都知晓了!他这会就跟没穿裤子luo奔一样。

    “你有没有觉得背后凉嗖嗖的?”谢岱齐幽幽的问着助理。

    助理懒懒回答“没有!放心,没人看你!”

    谢岱齐哦了一声,这才专心听台上院长介绍医院的历史。虽然是搬迁过来的,但这医院前身可是很牛的。

    院长又淡淡介绍了一下该院大概有哪些病人。

    “哈,还有人生来觉得自己是太阳的?每天都在转圈圈……”

    “啧啧,居然还有人活生生把自己逼疯的”

    “还有丢了孩子疯了的……”

    “还有人说自己是死人一日三餐都要吃蜡烛,让全体医生给他上香,哈哈哈哈……”

    “额……还有人因为太聪明,在外没有任何人能制约她,所以送到了这里让她修养。”谢岱齐暗暗抽气,居然这么厉害?

    刚呢喃了一声便听台上校长淡淡道:“还有人是因为运势太好,强到旁人镇不住才来的。你们知道吗?她简直是上天的宠儿……”院长说起她带了几分笑意,旁人听不清他是说笑还是认真,只有医院病人知晓,此事比黄金还真呢。

    谢岱齐撇了撇嘴,这年头开精神病院都这么多套路。都知道他倒霉是吧?故意搞个运势极好的来……

    此时院长已经说完了话,正念着上台的人呢。

    谢岱齐也是其中一员,这会倒是颇有几分玉树临风的气质。

    底下周言辞抿了抿唇,甜甜的布丁。

    注意到周围眼神都看向同一个人,周言辞眼神微微往人群一瞄,所有人立马坐直眼神不敢乱看。

    言言这才哼哼一声,语气骄憨毫无危险。仿佛无害的很。

    谢岱齐不过上了个厕所,就被打上了标签。

    王的女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