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616章 被劫色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谢岱齐过来时正好赶上活动开始。

    进入座位坐好,才发现底下有许多穿着蓝色病号服的人。

    他坐在第一排,除了同行外还有几个穿白大褂的。

    “后面那些是?”谢岱齐努了努嘴。

    身旁艺人幽幽的看了他一眼“杀人不偿命的那种……这……不大适合做你女朋友。你要不着急,我有个远房侄女命硬,生下来爹妈就出车祸死了。她爷爷奶奶家里失火也走了,我估计她能扛得住一些。”

    谢岱齐果然眼睛亮了。

    “你说真的?在哪里可结婚了?我要不要去见她?”谢岱齐眼神亮晶晶的。

    那人突然静了一下。

    “这……可能早了点,要不等等吧?等她,再长长?我那侄女,还有点小!”

    谢岱齐瞄了眼笑了“没事没事,我也才二十来岁,有共同语言。小点我也能照顾她。那她到底多大了?”

    “幼儿园,今年刚上中班。已经读了一年小班了,你要是不着急可以等等?”那人说着说着就见谢岱齐那吃人的目光,顿时干笑两声不敢再说。

    他身边就那一个命硬的,实在找不出别人了啊。

    谢岱齐坐在椅子上,发现这精神病院管理还挺规范的。

    上边艺人唱了歌,底下观众没反应。每当这个时候,那舞台顶上就会伸出一只白生生的小手轻松一抬,然后底下就掌声雷动。

    手一压,立马安静。

    再看那些病人,坐也坐的端正,也不左右说话吵闹。简直是标杆一样的形象!

    “这些病人素质还真高,厉害!”谢岱齐颇有几分钦佩。

    这些人没有自控能力,能做到这个地步简直神了。

    没多时,轮到谢岱齐了。

    当然不是独唱,他倒是想唱,经纪人差点翻脸。这才给他勉强改了个大合唱,让他站第一个,然后把他的话筒偷偷声音降低。

    谢岱齐知道肯定要翻脸。

    这都是经纪人暗地里操作的,她今天跟来就是干这事。他总不能因为艺人的歌声影响演艺事业吧?

    谢岱齐上了台还有点紧张感,这还是他第一次上台献唱呢。

    他的嗓音一定能惊艳众人。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歌,唱的很整齐,身后是一众专业歌手和团队。

    但其中有个极其不和谐的声音。虽然极力掩盖了,但偶尔依然能听到几分破声。

    谢岱齐带着耳机可陶醉了。

    唱完后,谢岱齐偷偷抬头看向顶上。那只小手怎么还没抬起来?底下怎么还没鼓掌?!!

    静了十秒,那只手才颤悠悠的抬出来,底下掌声响起。

    “一定是沉醉在我的歌声里了。好小子,有水平!”谢岱齐咧着嘴直笑。

    楼上铁青着脸的姑娘摸了摸耳朵“仿佛听到了猪叫!”

    早知道今天不来控场子里,还什么音乐盛会,怕不是进了猪圈?还一副陶醉死的模样!

    十**岁略显稚嫩的言言朝楼下看了一眼,瞧见那人的模样顿时怂了下眉毛。

    仿佛耳边又听到了他那句,谁要是能牵他的手,摸他的脸,拍他的狗头,他跪下叫爸爸!

    “本姑娘专治各种不服,很好很好,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转身就走了。

    至于接下来的节目没人配合鼓掌?那有什么办法呢,反正她们有病。

    谁还能跟精神病计较啊。

    这边谢岱齐安安生生没胡乱说话就下了台,经纪人也着实松了口气。

    “今天还算懂事,你去忙吧,我就回去了。公司来了几个新人,我去看看。”谢岱齐是她手里最最出息的一个,到时候挑几个资质好点的可以炒绯闻。

    谢岱齐挥了挥手,头都没回就往后台去了。

    这会节目已经到了尾声,他们已经可以离场卸妆。

    谢岱齐卸了妆,他这皮肤比在场女星化了妆还好,白的快要发光。

    “请问厕所在哪里?”谢岱齐随手拉了个蓝衣服的病人。

    病人看了他一眼,其实,他今天是太阳。按理来说是不该说话的。

    但是言姐说,今天来了个月亮,他要是不把月亮骗过去,他这个太阳就会消失。因为太阳月亮是不可同时出现的。

    “在那边。”他指了指厕所。

    那厕所,在走廊最尽头。那里平常只有言言和一姐能用。

    “谢了兄弟。”

    “不谢,月亮。”

    谢岱齐没听到,早已大踏步的走过去了。

    进了厕所,发现这厕所干净的不行,顿时对这地方又多了几分好感。

    “嘘嘘嘘……”

    谢岱齐脱了裤子嘴里嘘嘘嘘的哼着……

    哪知,身后突然窜出一只雪白的小手。

    伸手就朝他白花花的屁股上捏了一把。

    滑溜溜,有弹性。

    谢岱齐触电般猛的一跳,裤子还没提起来就想转身。哪知道却被一柄像枪一样的东西顶住了。

    谢岱齐心里一凛“大兄弟?大妹子?咱们好好说话。你说,你说你想要什么?”谢岱齐只觉得屁股发麻。

    对方一句话没说,将一顶帽子盖上他脑袋,直接把眼睛遮住了。

    然后拉着他的衣领便是一个壁咚。

    单手抓着他的大手。

    谢岱齐只感觉到那只手有几分温热,骨节很小很软,软绵绵的舒服极了。

    他还没来得及多感受一下,就感觉一阵呼吸到了他脸颊边。

    吧唧……

    一口,软的恨果冻一样。

    谢岱齐直接傻在当场,整个人都晕乎乎的。

    二十多年了!!他的初吻,没了!!!

    谢岱齐都没感觉到那人隔着帽子摸他脑袋呢,半响都沉浸在那个吻里没反应过来。

    有人强行壁咚他了!!有人强吻他了!!

    有人还摸他脑袋了!!

    他哪知道,对面小姑娘却是一脸嫌弃的看着他。

    有什么不能牵手不能亲不能摸的啊?还以为有什么不一样的呢,结果吹牛呢。

    “快,叫我言爸爸!”小姑娘粗着嗓子瞪着眼睛凶恶道。

    谢岱齐……

    这一刻真正感觉到了祸从口出!!!

    嘴巴动了动,苦着脸半天都叫不出来!!

    “你不叫我就亲你了哦?”女流氓又盯上了他的嘴。甜甜的,像布丁。

    …………

    十分钟后,一声极弱满是喘息的声音断断续续道“言……霸……霸……”

    谢岱齐衣衫不整腿脚发软的靠在墙上。嘴唇红肿,一双眼睛柔的似水,几乎要溢出眼眶的欲。

    说起来你们不信,我被人占便宜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