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615章 真香警告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年少时的谢岱齐当真称得上盛世美男。

    “姐,把我的照片P好看点儿,腿长点。腰身整点腹肌出来,脸上……”摸着脸,眼神看着助理的电脑,等着她修图发微博。

    “P这么好有什么用?你又不能牵手不能抱不能亲吻不能睡,你知道现在粉丝叫你什么吗?”助理白了一眼。

    “都说你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助理叹了口气。没见过谁进娱乐圈就是恨嫁来着……

    至于为什么恨嫁,用谢岱齐的话说,只要能活着结婚,他去上门都可以。

    “等等,帮我P几个字上去。旺铺出租。这是我刚拍的我床另一半儿啊……”谢岱齐不要脸的把图传给他。图片谢岱齐躺在床上,床的另一边空着,写着诚招另一半……

    现在娱乐圈谁不知道他女人绝缘体啊,命硬的逮谁克谁。专克女人……

    “说得好像这样就有人不怕死一样……”助理嘀咕了两句,她一个上了年纪的阿姨了啊!!!

    就因为有一次谢岱齐洗澡没带衣服,她在门外帮忙递了一下。

    不小心就看到一眼他那上半身,嘿嘿,回去就长针眼了。

    难道八十岁老太太都属于隔绝对象?没那么饥不择食吧?

    助理阿姨拉了拉裙子,瞄了眼谢岱齐,又若无其事的移开了眼眸。谢岱齐无辜的看过来时,她甚至拖了件衣服盖在腿上。

    算了,明天穿长衣长裤吧。助理阿姨叹了口气,越发觉得自己不该穿裙子。

    虽然不至于饥不择食,但瞧着他那毛病,恐怕长到现在还是个童子鸡呢。万一哪天拼死想尝鲜呢?

    她这把老骨头可不能晚节不保!她儿子都有女朋友了,可不能上个花边新闻。

    谢岱齐搞不懂助理突然那看色魔的眼神,只觉得从那以后,助理再未穿过裙子。大夏天都长衣长裤锅的跟修女一般。

    “明天有个关爱智力儿童的公益,你也去吧。就在帝都。”

    “什么智障儿童?”谢岱齐瞪着眼睛。

    助理上去就拍了他脑袋一下“智力受损的儿童!什么智障!”

    谢岱齐这才哦了一声。

    第二天一早,早早保姆车就在楼下等着了。谢岱齐穿着一身黑下楼时经纪人眼皮子都跳了。

    “赞助商不是给你拿了衣服吗?你怎么又穿一身黑?又不是参加葬礼,就没看你穿过白色的东西!”甚至粉丝还截图了他参加各大活动的图片,他居然从来没穿过白衣服。

    “白衣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非奸即盗,不穿!出生就讨厌!”谢岱齐眉头紧皱,说起白衣服好像得罪了他老祖宗一样。

    想当初他长辈去世,家里非得逼他穿一身白。年幼的他反抗不得,干脆脱了衣服裸奔去的。

    从那以后家中就明白了他不穿白了。

    “随你随你,今天你可别现场招女朋友啊,这可是全国有名的大医院。里面哪个都不正常,千万别嘴贱。”经纪人颇有几分紧张。

    这家伙现在粉丝都纵容他,等着看他什么时候把自己嫁出去。他也就放肆起来了……

    参加什么活动就招一波,虽然从没成功过。不不不,是从来没人安生的走到他面前过。

    “放心啦,我还不至于那么饥不择食,一群神经病还能大过我那狗屎的气运?别闹了,有那气运就不会进医院了。”谢岱齐大言不惭的很。

    “那你管好自己的嘴,那些都是脑子有问题的,招惹上可不好解决。谁胡来谁就是狗!”助理阿姨顺口道。

    呵呵:汪汪汪……

    “姐你放心,我就是看上你都不会看上她们!这下安心了吧?”谢岱齐扯了扯身上西装。

    助理:不安心!不安心!!更不安心了好吗?!!!

    大夏天,助理穿的脖子都遮住了,手腕脚腕都看不见了。

    “姐,你不热吗?脱一件吧,这么热的天,车里开着空调我看你都流汗了。”谢岱齐翻着佛经,怪了,那些佛经他看一遍就记得了。仿佛以前做过和尚似得。

    “不热不热,我一点都不热。你别瞎想了,死心吧,我不会脱的。”生活终于要对我这个老可爱下手了吗?我要晚节不保了吗?

    空气中的气氛莫名的有些诡异。

    向来爱唠叨爱训人的经纪人总觉得哪里不对,只能保持沉默。

    待到了医院外,早已有无数记者等候在此。

    还有些艺人正准备下车,都是来参加关爱弱势群体的活动。

    本来现场井然有序,不知道谁喊了一声“谢孤生来了……”

    记者全都蜂拥而至冲了过去。

    “请问谢孤……啊不,谢岱齐你找到女朋友了吗?有新进展了吗?”

    “请问你有信心去世前找到女朋友吗?”

    “请问谢家还有没有可能再生一个,做好两手准备呢?”

    “请问你是不是得罪老天爷了?要你守活寡?”

    一群群记者嘴巴跟机关枪似得,噼里啪啦往外说。

    本来旁边艺人见镜头都被抢了,还有些生气呢。此时一见记者问的,差点笑倒在现场。

    谢岱齐扫了眼记者“你有妹妹吗?你有小姨子吗?实在不行你有姐姐吗?”

    记者纷纷摇头,然后默默后退一步。

    虽然你长得帅又有钱,但是命重要啊!!!

    但凡对你有意思都得倒霉,要是有什么肌肤之亲的,更是得丢半条命!!

    见他往会场里面走,记者顺口问了一句“请问你这辈子跟家里女性除外,跟谁有过肌肤之亲吗?”

    谢岱齐神秘的看了她一眼。

    “能碰我的人?还没生出来呢……谁要是能牵我的手,摸我的脸,拍我的狗头,啊呸,拍我的头,亲我……我跪下叫爸爸!!”谢岱齐正要大言不惭的放话,便见经纪人杀人一般的眼神。

    顿时止了话语。

    摸了摸鼻子,眉毛一怂。

    我又没说假话,这话我都说多少年了,也没见有人能出现打破啊?

    谢岱齐挑了挑眉,半点没发现不远处窗口那有个十**岁的姑娘正偏着头看向他走远的身影。懵懂单纯的目光怔怔的看着他,

    “这么牛?!”嘴里嘀咕着,深深地看了他背影一眼。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