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612章 临界点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舒沅这两天瘦的飞快。

    并且对红色的衣服极其讨厌。

    以及……

    她变得很反感穿白衣的男人。

    那天从石棺回来后,她又偷偷去了一趟。甚至回来后还亲自拜访了那几个专家学者,据说是了解那对石棺的过往。

    “啧啧,原来也是个倒霉鬼,还是个处子身呢。”舒沅总有些不舒服。特别是知道那男人至死还是个处的时候,心里竟有些好笑。

    想想殉情的傻姑娘,扒了死人的衣服自己穿上,然后躺进棺材,那得多傻啊。

    “沅姐会不会因此再次爱上他?”周言辞看着这几天神色有几分恍惚的舒沅,心中颇有几分不安。

    许多人都信奉前世今生,再续前缘。特别是上次她还为了白衣殉情,直接活活死在棺内。那份感情到底有多重谁都不知道。

    谢岱齐给孩子换尿不湿的手顿了一下。

    “前世今生皆是债,单看她如今怎么个想法了。那世的她可不如现在精明。”谢岱齐亲了亲长生的小屁股,三两下换好尿不湿便冲奶粉去了。

    周言辞远远看着也不好问她,这些事情她怎么解释自己也知道?只期望她不要被过去所迷惑。

    “妈妈外面果子都掉光了,他们都去水里捉鱼了……”大宝跑进来抱着个大椰子,吸的吸溜吸溜响。

    “他们打架。抢起来了……”二宝心有余悸,那些人仅仅为了粮食打架,可见填饱肚子对他们来说有多困难。

    三宝眼睛都没抬,只默默看手机电视。

    正放考古频道呢,全程三宝保持蜜汁微笑。

    “你们广告拍完了吗?这里估计要有一次大变动了。环境的变化会逼着他们前进和成长,但这……肯定不会是和平演变。”中间没有一阵暴乱走不出现在的局势。

    “明天还有一场,后天就能离开了。昨晚有人偷偷进我们大门,被我打断胳膊扔出去了。”谢岱齐神色淡淡,实际包里已经准备好了武器。

    “最近这边因为食物乱了,白天还能克制自己。一到晚上心理就会有所松懈,昨晚不知道哪个蠢货大半夜煮泡面,刺激了那些人。这才偷摸着进来了。”谢岱齐直叹气,他这几天煮东西都将门关的死紧,味道散的差不多了才会开门窗。

    他不惧怕谁,但也不想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毕竟还得给长生做好榜样,他要淡定。他这几天总是在心里不停的默念,世界如此美妙,我却如此暴躁……

    虽然吧,每次念完他都捏碎了家中一个碗。且面上还得带着得体的微笑。

    长生有没有学好不知道,反正他挺惆怅的。

    周言辞听完看了眼门外,恐怕是江宁了。

    前几天她那个金主竟然托人给她送了食物过来。她很是得意了两天。前段时间国内传她歧视穷苦孩子,她还专门拿了吃的出去赠送给孩子。作秀作秀成了作死。

    她才不管在她走后,那些孩子有没有人被抢。她拍了照秀了人美心善的人设就懒得管了。

    估计是那两天作死被人盯上了。

    此时舒沅从门外进来,神色间颇有几分慌张。

    “吓死我了,出去一趟外面那些人总围着车子转。看得我心慌。”舒沅拍着胸口,还有些后怕。

    那些人看着车子的眼神让她心悸。

    仿佛在掂量着什么。

    “他们不知道在挖什么树根吃,肚子胀的好大。”舒沅喝了口水,整个人眉头就没舒展过。

    周言辞知道那是木薯,最近木薯烂的速度也越发快了。

    不过好在老天爷给力,这几天气候很适合他们栽种。可愣是没一个人想的起来,都顾着抢粮食。抢完也不屯着,只死命的吃。

    “得加快进程离开了,不然就不好走了。”上边肯定会统一方案,到时候必然有纠葛。

    舒沅点头。

    看了看周言辞,嘴巴动了动到底什么都没说。

    有些东西说不清,她只能一辈子压在心底了。

    几人聊了一会,长生幽幽醒来,还伸出双手高高举起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

    。这孩子饿了也不吵,就卷着舌头发出揪揪的吃奶声。

    让人一看就知道他饿了。

    他渴了就张开嘴啊啊啊的……

    他拉了就不断的抬起一条腿,让人注意到他。是个极其有意思的孩子。

    连谢岱齐都能看懂他的指令。

    不过有时候他也会犯懒,拿眼神瞄一眼三宝,三宝就秒懂。

    第二天一早,众人似乎都感觉到了紧张的气氛。早早让助理收拾了东西,甚至直接带到了车上拉去拍摄地方。

    出门时来来往往打量她们的人特别多,看的人连忙上了车。

    连江宁都默默将手里吃着的糖偷偷塞进了口袋里。

    一路沉默无话的上了车,待到了拍摄地众人效率也极其高。连江宁都没NG过,都是一条过。

    “有压力的时候效率还是挺高的嘛……”周言辞打趣,连导演脸色都好看了很多。

    一群人飞快的拍完结尾就准备回去,只是再快,天这会都黑了。

    车子走在路上,总能看到黑暗里一双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们。

    “我们不能今晚就回去吗?我不想住这里了。”这里果子脱落粮食腐烂,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众人看了江宁一眼,难得说了次人话。

    那主持者面色也不太好看,虽然请的有安保,但安保这几天脸色都极其凝重了。

    “各位。我已经紧急联络过了。明天一早咱们就出发回家。”她也着急啊,只是最近夜晚更不安生,她不敢保证晚上带她们穿越这里安然回到机场。

    这里本就偏僻,真真正正的穷乡僻壤。

    “你又不是没看到,下午一直有人想靠近摄影棚。差点就拦不住了……”舒沅沉着脸,众人也连忙附和几声。

    好像这些人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只差一个导火索就能爆发。他们谁都不想当这条引线。

    谢岱齐嘴角抿了抿,眼神极其柔和,突然想起,六年前,也是今天,是他第一次见到言言的时候。

    那天,倒霉透顶的他本该在那次空难丧生,结果,遇到了言言。

    那天,言言美人救了英雄。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