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611章 后世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舒沅看着那尸体突然变成干尸,心中突然猛的抽了一下。

    脑海里始终是那张美得惊人的脸。

    “好……好可惜……”舒沅呢喃道。

    说完愣了一下,她在娱乐圈又不是没见过帅哥,怎么会突然对一个死人发花痴?还说出这么不走心的话!

    谢岱齐罕见的看了她一眼。

    看着看着,突然透过她,好像看到了什么别的东西。

    舒沅摸了摸眼角。

    顿时惊呼“我怎么……怎么控制不住地流泪了!!怪了,刚刚那女尸落泪的时候我就难过的不行,她消散的时候我也忍不住想哭,这特么怎么回事,这地方莫不是见鬼了!!”舒沅赶紧带上口罩,生怕被人拍着她对尸体落泪的照片。

    她是影星,对于表情的自我控制是极其严格的,从业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人前失控!

    难道是演戏多了表情不受控制了?可心里确实也很难过啊!

    谢岱齐微微叹了口气。

    突然发现,她好像还一次不曾见过白衣。一次都不曾见过!

    若是见到,不知该如何心态。

    兜兜转转她竟然又回到了言言身边,难怪能与言言做闺蜜。原来竟是有着这层渊源。

    看她再次失神不受控制的目光,谢岱齐微叹了一口气。

    周言辞也发现了不对劲,但只能按捺住了等回去再问。

    江宁撇了撇嘴“做什么秀啊,这里又没人拍你。”说完还摆了个姿势,就算要拍,她也得把镜头抢过来。

    舒沅却半点不在意,总觉得棺中那两张脸好像在哪里见过。

    不由皱着眉使劲想,脑袋里昏昏沉沉仿佛要炸裂一般,疼的她不由哼的一声,便直接软软的倒在地上。

    “沅姐……”言言轻呼一声连忙将人搀扶住,江宁不紧不慢的搭了把手。

    “我们先回去,在这里什么都可以绝对不能生病。这地方医疗条件极差,不小心就会感染上疾病!”周言辞几人当即也不敢凑热闹了,江宁却是听见感染二字连忙松了手。

    这一切全都被隐藏在暗处的跟拍摄像机拍了下来。

    周言辞几乎是半扛着舒沅飞奔,待大巴摇摇晃晃回到住处时,舒沅已经醒了。

    虽然面色有点发白,眼神有些涣散,但好在体温一切正常。这才让众人松了口气。

    只是舒沅本是欢快轻松的性格,此时好像沉闷了许多。

    “哎,做了场梦。没想到,我上辈子居然是个花痴……”舒沅唉声叹气,那没头没脑的话听的周言辞直皱眉。

    倒是谢岱齐了然,恐怕是今日对她冲击太大,那些熟悉的面孔和记忆让她有几分复苏。

    只不过也仅此而已。

    周言辞急匆匆拉着谢岱齐进了屋,三孩子也跟着想来,被周言辞推了出去。

    “去给妈妈买点当地的小吃进来,烤的金黄金黄的,外酥里嫩那种。”周言辞将三个懵逼的娃打发了,便看着长生。

    长生黑黝黝的眸子一派清明,我还是个婴儿啊!!听你点八卦怎么了!

    对视良久,周言辞才无奈的放弃了,在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眸下败下阵来。

    此时的国内,微博上突然一条微博火了起来。

    “大非惊现古墓,古墓竟是我国人。开棺惊现绝世美人,遇烈阳尸骨无存……”

    “惊!现场惊现女子诸多画像诗词,有专家对比,棺中人竟不是原配?”

    “到底是道德得伦桑还是该人的倒霉,今晚考古频道为您解密!”

    微博上到处都在发,电视考古频道也争相播报。

    好不容易调整了情绪的白衣,猛的一听此话,刷的一下抬起了头。

    坐在大桌子前用餐的柯莹莹一下就紧张起来了。

    只见电视上居然还有一张独家侧面照片,那主棺中人他很熟悉,问题是旁边那侧脸的女尸……

    白衣手里的筷子抖了一下,放下筷子的时候还能感觉到轻微的颤动。

    八辈子不看电视的白衣直起耳朵,端正身子严肃的看着电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听什么重要讲话呢。

    “专家事后对尸体进行检测。该棺男主人为噎死,喉咙窒息而死。甚至还是新婚之夜噎死。女棺却有些奇怪了……”

    “女子似乎是后来进入棺木中,且是活人进入棺木,活活憋死。且棺中没有半点反抗痕迹,女子神态安详,只怕是殉情!”

    白衣脸色刷的变了。

    殉情?绝不可能!

    “据推测,该女棺本躺着男主人妻子,后来大概被人来了棺搬出去了。六百年前的爱恨情仇,请锁定今晚的走近考古栏目。”主持人说完,便介入了广告。

    柯莹莹默默放下碗,她觉得,今天这饭,肯定是吃不成了。

    此时白衣的脸色难看的跟鬼一般,比自己棺材被毁还难看!!

    所以,你告诉我,我特么对着个假货喃喃自语了六百年?六百年!!!

    白衣猛的站起身,整个屋内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柯莹莹再次感觉到了那可怕的心悸和艰难的喘息感。

    默默蹲下身子往桌底下一缩,拿出早就备好的小氧气瓶。

    大哥,你厉害,你随便怎么发火吧!

    淡定的蹲下身子,盘腿坐在桌下。

    那老神在在的样子,对白衣时不时的抽风似乎已经习惯了。

    白衣只剩那半张脸在脑子里转啊转啊,至今无法接受现实!

    柯莹莹突然有点同情他了。

    此时的舒沅却是呆滞的很,好像脑子钝痛一般,被人拍了照片都不知晓。

    好在助理追了回来,不然只怕又会惹上许多麻烦。

    “天啊天啊,我怎么是这样的人啊。就算是梦里也不能做这样的人,太无耻了。居然把死人扒拉出来自己躺进去,妥妥的反派啊!!!”

    “不,我不要殉情不要活埋!爱谁谁啊……”舒沅披头散发的崩溃着,助理嘴里念着阿弥陀福,手上拿着一打护身符都快吓死了。

    怎么天后回来一趟跟中邪了一样,到底怎么啦?助理欲哭无泪。

    姐啊,你真的该休假了。这都快疯魔了……助理心累。

    此时周言辞也有点懵。

    “世界是个圈。果然诚不欺我,沅沅竟然是殉情女的后世。”周言辞轻叹一声。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