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610章 灰飞烟灭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棺材刚掀开条缝儿,烈日下便想起了轰隆隆的雷声。

    本地居民纷纷趴在地上头都不敢抬,嘴里似乎在念叨着什么,祈求着什么。

    江宁不由脊背发凉,她刚刚可是嘴巴贱说了不该说的。

    随着那声开棺,这温度越发高了。

    “妈的怕不是什么邪物被老天爷镇压在这吧?总觉得心里毛乎乎的,你看那专家手都在哆嗦。”有人隐隐后退夏一步。

    恰好,那棺材正好打开。

    整个棺内暴露在众人眼前。

    棺内满眼的红,一身红袍的男人安然睡在棺材内,双手垂放在两边,肌肤光滑有弹性,仿佛还活着一般。

    那张脸,光是闭着眸子都能感觉到的极度美,若是睁开眼睛只怕更是绝代风华。

    江宁痴痴得看着那张脸,那狭长浓密的眉毛,高挺的鼻子,性感的薄唇,身材高大,增一分则胖,减一分则瘦。

    “好好看啊……”

    隐隐有人吞着口水惊叹道。

    甚至还有人抵不住那张脸不受控制的想要走上前去,被保安呵斥才慢慢回过神来。

    “你们不觉得可怕吗?这尸体距今至少几百年了,还这般栩栩如生跟活人一样。那嘴跟喝了血一样红。”旁边那男星只觉得浑身冒冷汗,不住地后退。

    果然,他这趋吉避凶的本能还是很厉害的。

    “这尸体距今有六百年了,如果我所猜不错的话,这里曾经有人守护着的。这是夫妻冢,旁边那定是他妻子。”有考古学家做解释。

    “他身上所穿衣服为当时喜服,根据猜测,他们恐怕是成婚当日出现意外双双死亡。”

    “啊……”人群中又是一阵惊叹声。

    这下,靠近的人全都退后了。

    传闻穿着红衣服死去的会化为厉鬼在人间游荡,这人一看就不是好相与的。

    “哎,他不会缠上我们吧?新婚之夜死亡,这得多悲催啊……”旁人只敢远远看着,丝毫不敢靠近了。那股热浪也让人无法忍受。

    几个人又合力开了旁边棺木。

    那精致小巧的脸颊露出来时,众人都怔了一下。

    周言辞突然脊背笔直。眼神直直的看着那棺中女子。

    眼前一花,脚步微微踉跄一下差点栽倒在地。好在谢岱齐随时关注着她,一手抱着长生一手将言言揽在怀里。

    “怎么了?”谢岱齐见言言神色郑重的看着棺中人,脸色还有些发白,心中不由多了几分担忧。

    哪知道周言辞突然极其同情的转过头,很认真的看着他“我觉得他被坑了……这棺里的,肯定不是他媳妇儿。”周言辞说不清什么感觉,反正就是觉得那不是原本的那个人。

    谢岱齐一愣,愕然的看着她。你怎么知道?!

    “直觉告诉我,他藏了几百年的老婆,是个假的。”言语间说不出的同情。

    谢岱齐抿着唇,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虽然那一次白衣是抱得美人归,但遗憾的是他噎死在新婚夜。

    后来言言也死了。

    问题是,跟他合葬的早掉包了!!!!

    谢岱齐哪里知道,白衣他竟然早早下了命令,将自己和媳妇合葬,问题是……

    跟个假的合葬了几百年!!!

    饶是谢岱齐恨他总追着自己夫妻不放,此刻都忍不住同情他。

    此时那考古专家们正研究呢,这夫妇俩却有些无法直视了。

    恐怕当初白衣禁锢在这里,花了不少心思才把这两具棺材弄过来吧?要保持尸身不腐,恐怕更难了。

    “哎哎哎,你们看那女尸!”有人尖着嗓子一喊,惊恐的指着女尸。

    只见那暴露在阳光下的女尸竟是从紧闭的眼眶中落泪了。

    所有人吓得浑身发麻,饶是那些考古学家信奉科学,这会都腿肚子发软。

    阳光照射在棺木上,透过缝隙落在女尸身上。

    几百年不见天日的女尸竟是在顷刻间烟消云散。

    连那火红的喜服都灰飞烟灭。

    谁都没想到竟是会这般,再看那男尸。

    只见面上表皮开始脱落,身上水份开始蒸发,皮肤变得苍老干枯,在所有人面前生生变成一具干尸。

    “啊!!”有小孩子吓得尖叫。

    几个老者面面相觑。

    尸体出来时就喷了药物,又用了透明玻璃罩住,没想到还是保不住!

    只不过,这两具尸体怎么结局不一样啊?

    那成为干尸的男人未免太过倒霉了。如今这般面目可憎,恐怕他自己也没想过吧!

    此时远在东方的白衣男人,浑身突然剧烈一震,手中的茶杯猛的脱落掉在地上碎成了渣渣。

    “父亲您怎么了?”柯莹莹冲进来,却只感觉到屋中一股极其骇人的气息。

    “滚出去!”一声怒斥,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一股巨力推了出去。

    整个人被掀翻在地,门,砰的一声关紧。

    柯莹莹脸色一变,趴在地上半响没爬起来。捂着剧痛的心口好一会才站起身,脸上再度恢复平静。恭敬的立在门口。

    屋内。

    白衣一拳挥出,屋中那大柜子直接碎成了片,白衣沉着脸闭着眸站在落地窗前,整个人阴郁笼罩。

    “谢岱齐,你欺人太甚!”那是我唯一拥有她的一世!

    我留具身躯合葬,有什么不可!!!

    为了让尸体永垂不朽,他夺来的大部分生机都给了那两具尸体。

    甚至被天道所不容,他都不曾放弃过!

    感知到那两具尸体的消散,白衣心口痛的发麻。

    那是他唯一拥有过的一世啊,虽然活着时拥有的太短暂,但死后陪伴了他六百年,六百年啊!!

    他曾经在那岛上,每日都会对着棺木与她说话,抚摸着棺木,付出了无数的心血。

    甚至这么多年为保尸身不腐,他甚至不敢开棺。只想永久的保护着她。

    “谢岱齐!”眼中的恨意居然达到顶点!

    每一次,每一次你都要跟我作对!你们全都负我!!

    “贼老天,你也负我!你永远都在跟我作对!总有一天,我要颠覆你这天下!”白衣阴沉着脸,一双眼睛让人心神不稳。屋中气息极其沉闷,仿佛压抑到了极点。

    屋内柯莹莹仿佛假人一般,感觉不到屋中诡异的气息。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