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609章 白衣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言辞一行人下了大巴。

    周围不知道怎么回事,似乎许多本地人都围在一起叽叽咕咕说着什么,面上还有几分惊恐。

    还有人抱着许多水果和木薯,一脸着急。

    “怎么这么多本地人突然也往对面赶,难道不允许开棺?”男星有些不解。

    三胞胎过去听了一耳朵,回来时面色突然有些奇怪。

    三宝更是连连看了长生好几眼。那家伙正鼻子里吹着泡泡呼呼大睡呢。

    “妈妈,那些人说树上的果子开始脱落了,不论成熟没有,果子全部掉下来了,他们说是不是惹怒了神……”指了指那小岛。

    周言辞一行人怔了怔,果子全部脱落?为什么这话好像在哪里听过?

    谢岱齐看着三女儿,昨天女儿连说了三遍,要想抽懒筋就让果子全部脱落?这难道是巧合?

    但见三宝也一副惊奇的样子,倒有些不信了。

    “还有地里的木薯已经开始腐烂,只是很缓慢……我估计吧,是上天开眼了,想抽抽懒筋呢。你看木薯烂那么慢,还给了他们时间呢……”三宝笑嘻嘻的。

    众人总觉得有点奇怪。

    “所以三宝也被上天抽懒筋了吗?”谢岱齐打趣着。

    三宝瞬间耷拉着脑袋半点没了得意劲,只感觉心口中了一剑。

    爸爸,你好像很开心啊?可素我瞧着上天也没多喜欢你呢……

    一群人说笑着上了小船,那河最近都快干涸了。

    越靠近小岛越炎热,只有靠着长生会凉爽一些。只是周言辞跟前都挤满了人,旁人也不好意思挤。

    谢岱齐那生人勿近的脸看着可吓人呢。

    待到了对面小岛,虽然天色炎热,但岛上果子却长势极好。树上几乎都挂满了,只是隐隐也在开始脱落。

    这会有不少本地人从对岸过来,下了船就开始一步步跪着过去,似乎很狂热。

    “这些人认定果子脱落木薯腐烂是受到了诅咒……”男星小声说到。

    倒是三宝暗暗点头,是诅咒你了咋滴?

    一路走来这样的人似乎还不少,看样子虔诚的很。

    “不知道哪里来的歪门邪道,也敢冒充神,啧啧,估计是什么野路子……”江宁嘴巴贱,当场翻了个白眼。

    “你别在这胡说啊,举头三尺有神明,有些那个那个很小气的。小心别冲撞了。”旁边男星来了这小岛后就觉得身上一阵阵不舒服,这会江宁说更让他浑身发寒。

    周言辞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竟然是少见的体质。能趋吉避凶那种。感知很灵敏。

    “有什么冲撞啊,真是什么神明会被关在石棺里?会被热浪困在这里?肯定是野路子……”江宁才不怕,她这辈子最怕的就是金主暴露了。

    周言辞瞄了她一眼,这要真是白衣,依他那小气的性格,这话肯定得罪他了。

    众人没说话,快步赶了过去。

    周围看看,果然跟贺思言说的分毫不差。

    她们被拘禁在这片地方,四周环水,平常她们住在这里时,那些本地人是上不了小岛的。

    这岛上还有小山,山上树林郁郁葱葱长势极好,水果挂满了枝头。难怪贺思言她们在此住了这般久……

    难怪他总是在国外,明明有周家人替他打理一切,却不敢出现在自己身边。这小岛上估计有对他的禁制。

    周言辞走到这片土地上就有些不舒服,这里曾经生了无数跟她各方面相似的人,说不定如今还有蛛丝马迹。想想其实还有几分恐怖……

    再一想,白衣为了找自己追随数年,你说他痴情吧?

    问题是他转身又找了一大堆替代品,你说他痴情还是花心?

    特别是身边同样有个孤单无数世的做对比,简直被秒杀成了渣渣。

    “国人爱看热闹的本性真是什么也挡不住啊,你看你看,这有一半的人都是咱们国家的。”舒沅笑着道,要不是旁边还有本地人,她差点生出了一种在国内的感觉。

    走到中间,这里人已经越来越多。甚至还有人摆起了小摊。

    临近中午,谢岱齐将一早做的八宝粥从书包里拿出来,竟然还有香肠和面包,众人匆匆对付了一口。炖了一夜的鸡汤就让周言辞这个哺乳期妈妈喝掉了。

    “妈妈,你看那两口棺材好奇怪哦……”大宝拉着妈妈衣角,指了指棺木。

    众人抬眸一看,发现两口棺木都离得挺远的,一口崭新。一口已经开始起了壳,似乎是高温下烫出来的。

    “好怪啊,大的那口旁边热死人。小的旁清新怡人又凉爽。”就好像是两个水火不相容的人。

    这会专家学者正四处拿着放大镜观察,先看看周围有什么标志性东西。

    曾经据说有人开过,这也是如今明明没开棺却流传尸身不腐的缘故。

    那几个老者见饭友过来,远远招了招手,周言辞一行人才走了过去。

    老者揭开口罩,满头的汗。

    累的直喘气。

    “这地方真是邪门了,快热死人了。小小一口棺材怎么这么热……”老者喝了一大口水才说话。

    几个人打了招呼,还没细说便听到有人喊,老者这才急忙跑开了。

    男星有些羡慕。

    “这地方你们都能认到朋友,真的是厉害。”连跟老头子都有共同语言。

    二宝倒是跟那个解剖的很有话题,一大一小跟忘年交一般。脑袋凑到一起,说着极其血腥的事情。

    “要开棺了要开棺了……”旁边民众很兴奋,有些本地居民直接跪着双手合十请求原谅。

    众人惊诧不已,但并未说什么。

    信仰这个东西,有的人是很狂热的。

    周言辞仔细打量那棺木,发现两口花纹不同。大的那款极其厚重有质感,小的似乎有些俏皮可爱。

    可见是一男一女,就是不知其中到底是不是夫妻了。

    “我打了冷颤,真是怪了,这么热还打哆嗦……”男星摸了摸浑身冒起来的鸡皮疙瘩。

    江宁撇撇嘴,反正这鬼地方怎么都不会舒服。好在忍住了吐槽的行为。

    “开棺!”随着老者大力一声吼,棺木被缓缓推开。

    一袭大红的喜袍印入眼帘,随即出现的便是合放在胸前指骨分明的双手,修长白皙,指甲盖都带着健康红色。

    所有人齐抽了口凉气。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