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607章 尸体栩栩如生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开棺,周言辞嘴里念了一声。

    这周围没有什么好地方,便把人安排到了一起。

    好在这地方建的宽敞。屋子还剩了好几处,让那些专家住都够了。

    那些艺人都是人精,乐的做好人,半点牢骚没发,江宁本来有些不乐意。

    只是煤老板那会正心肝宝贝的跟她视频,她躲在屋里不敢出来。

    她今年才二十不到,煤老板女儿还在念大学,据说比她还大些。曾经那女儿还找过是谁想做她小妈,只是煤老板保护的好,这才没闹出来。

    实际在外面,江宁也是避讳着众人的。很害怕此事闹出来,到底不光彩。而且那煤老板长相着实不敢恭维,因为曾经也下过矿,皮肤黝黑又粗糙。浑身总有几分铜钱味儿。

    这也就罢了,他走到哪里都是金光闪闪。带着大金链子,大金戒指,明明已经够黑了,还戴着幅大墨镜。走哪说话都是靠吼,经常把注意力吸引过来。每当这个时候,江宁都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特别是煤老板总是喜欢将她介绍给朋友,美名其曰给她打开朋友圈。天知道她一点也不想在这个时候认识别人。

    她现在成名了,最想干的事就是撇开金主。

    此时隔壁屋。

    谢岱齐回去便把锅里的东西煮上,走之前野味都腌了一遍,回来的路上就把菜清理好了。

    这会从包里掏出一把香菇红枣,加盐加姜蒜放锅里。直接放锅里炖着。

    又摸了包牛油火锅料,上边红艳艳的辣椒和花椒看的人头皮发麻。

    这一家子也不知道像了谁吃辣极其厉害,连周言辞也能吃辣。

    只是如今产后三个月,为了顾及长生的口粮,她如今吃的清淡许多。

    谢岱齐将带回来的素菜洗洗便放到了一旁。将肉打成薄片,直接成了卷卷的肉卷。将五花肉用辣椒粉和调料腌制,又切了跟火腿肠。

    鸡胗是下午买的,还有现剁的鸡肉丸。鸡骨头和翅膀,鸡腿给了言言熬鸡汤。

    火锅一开,屋里屋外满是浓烈的火锅香味儿,辛辣鲜香,带着极其浓烈的香味。

    “哎……人生最悲惨的就是,有钱也花不出去……”门外有人默默感叹。

    舒沅端着个碗眼巴巴的站在门口,露出个脑袋,脚边还放着一大堆零食。想来是准备拿存货换吃食。

    “快进来吧……”周言辞对这锦鲤头号迷妹是极其有好感的,两人关系不错,若是舒沅知晓她便是锦鲤,恐怕会直接晕过去。

    舒沅吐了吐舌头笑笑,这才装模作样挺胸抬头的进了屋。闻见那浓香味,口水都在此间分泌。

    “要不是知道你今天打了那么大头猎物,我还没脸过来呢~”舒沅舔着脸直笑,哪还有什么天后的得罪了。

    谢岱齐拿出几只大龙虾,两只做成了刺身,剩下的就全部下锅。

    舒沅直惊叹,出来后,自己在谢岱齐那家人面前,就像初出茅庐的乡巴佬。看着锅不住地流口水。

    几人正端着碗呢,门口便传来敲门声。

    开了门,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有些尴尬的看着屋里。

    “那个……不好意思啊,请问你们是华夏人?你们在哪里找的厨师啊可否借用一顿,这几个教授吃不惯本地菜,明天厨子就过来了……”说话的男人有些尴尬,要不是教授难得提要求,他早就甩手不干了……

    “好啊,教授不嫌弃就好。”周言辞笑眯眯的开口,用眼神安抚了谢岱齐,谢岱齐这才屁颠屁颠的又起来烙了几个饼。

    将国内带过来的炒花生米和卤鸡爪都拿了出来。

    周言辞对他莞尔一笑,谢岱齐高兴的都有些飘忽。

    “哎哟没眼看了……”舒沅直叹气,没救了没救了。

    三个教授这才进了屋。

    天下华国人是一家,便是来自五湖四海都坐到了一起。

    几个教授吃了几口连忙竖起了手指。他们这老骨头啊,就想念家乡的美食。特别是那火锅,那鸡汤,那花生米,那煎饼,都格外的熟悉。

    “等明天开了那石棺我就回家喝老婆子酿的酒去,退休了,不干啦~”老者喝了口烧酒,美美的叹息。

    想这口酒想的太狠啦。

    他们在国外待了好长时间了。吃的嘴里都快淡出鸟了。吃碗国内的牛肉面都能热泪盈眶。

    说到石棺,几个人这才打开了话匣子。

    “哎哎哎,那里面恐怕都成白骨了吧?听说那里好热,被称为放逐之地……”舒沅吃着花生米听着八卦别提多开心。

    几个老者对视一眼,神秘的笑了。

    “这你就猜错了。要是成了白骨,就不至于千里迢迢请咱们来了。我是考古学家,你猜他是做什么的?”有个老教授指了指对面的人,那老人沉默寡言很少说话,谢岱齐却看了他好几眼。

    连周言辞都频频看他。只因他一身都带着死气。

    谢岱齐是战场出来的感知的多些,他倒是感觉到他身上有些血腥气。

    “他是人体解剖的专家。专门研究死人的。这要是成了白骨,咱们可不用来了。”老人惬意的喝了口小酒,悠哉哉的直晃脑袋。

    “我给你们说啊,那石棺里的人,就算是在那高温下都没有丝毫腐烂。跟活人一样。你们不信,明天等着看。我给你们说,咱们连他身前的过往都能查出来……”老人话中似真似假,几个人听的咋舌。

    不可能了,按照外面传的,那地方高温不降,活人都熬不住别说尸体了。

    长生突然幽幽的睁开了眼睛。躺在床里边,谁都没发现他。小家伙偷偷听着老者讲故事,津津有味。

    只是听到肉身不腐时翻了个白眼。

    肉身不腐咋的啦?他死了也能不腐!

    谁还比谁差,哼!

    “那石棺邪乎着呢,被本地人成为邪神,估计不是什么正经人。那东西,啧啧,明天开棺我这心里还真有点玄乎呢……”老者砸吧砸吧嘴,喝一口暖暖身子。

    “怎么邪乎了?不是还没开棺吗?”舒沅激动的不行。

    “你是不知道,那挖出石棺的人全都倒了大霉烂了手,从挖石棺的手开始烂。谁碰都不行,都说石棺有诅咒呢……”传的邪乎,现在都有人拜起来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