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605章 老弟你听到了吗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言辞听到贺念言微微一怔。

    三胞胎眨巴眨巴眸子“阿姨,你认识思言阿姨吗?”

    大宝顺口问道。

    贺思言,贺念言,听着就好相似啊。

    女子一怔,猛的抬头看向她。

    她还记得贺思言是最得主子宠爱的。因为她长相最相似。

    那时主子出不去,经常看着她的脸对饮。

    似乎,贺思言也是唯一留在他跟前的。

    “你……你们见过她了?”贺念言声音酸涩,她那么爱主子,看到正主,恐怕都疯了吧?

    “她还好吗?她是我们中间最小的,也是最出彩的一个。”那时候不知道自己是替代品,都嫉妒她可以得主子宠幸。

    她可以为了主子改变所有,迎合他的一切。就像个傀儡一样没有自我。

    如今发现自己只是替代品,恐怕活都活不下去了吧?

    大宝无辜的眨了眨眼“好着呢,她跟我妈妈成了朋友。三天两头来我家蹭饭吃,认了我妈当哥们。”

    “最近好像去巴黎了吧?听说巴黎是浪漫之都,她去艳遇去了。就她还艳遇呢,整天打花袄子,一顿吃两碗猪蹄儿,男人都没她吃的多。”大宝叹了口气。

    “上次她找到个小哥哥,后来见面的时候小哥哥直接被她的胃口吓退可了。还找我妈妈吐槽,嫌弃人家没品味吃的少呢。”

    贺念言张口结舌的看着大宝。

    什么?她吃肉?还两碗猪蹄儿?还穿花棉袄?

    你说的那是小仙女儿贺思言吗?

    她以前可是恨不得飞升成仙了!别说吃肉,沾了肉味儿都觉得自己浑身不够仙,非得洗个澡!

    还……还跟周言辞做了朋友?朋友?!!

    不是情敌吗?

    等等,主子呢?

    “她……”贺念言突然发现,只有自己还在沉迷过去,一直走不出来。

    内心似乎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摸了摸自己沧桑的脸,心中酸的不行。

    “走,回国!”贺念言眼神一狠。东西重重一放,仿佛这一刹那跟过去斩断,重新开始新的人生。

    周言辞莞迩“祝你幸福,将来的日子顺心顺意,事事美满。”

    将最美好的祝福留下,周言辞才带着孩子离开。

    她不知道这世间还有多少跟她相似的人,但她此刻对白衣是真的半点好感都没有。

    贺思言贺念言,不管想象还是名字都跟她相似。想起来还有些渗人。

    等溜达回去时,天已经快黑了。

    沿路有妇女点起了火,在锅里不停的搅拌,一脚踩在石头上,一脚借力。那口大锅黑乎乎的,里边白色食物倒是挺干净。

    空气中的味道并不香甜,反而带着几分腻。

    大宝用身上换的钱去买了一碗,那妇女似乎很开心,没想到这东西都有人买。

    捧着一小碗一人尝了一口,因为没有筷子还是用手指沾的一点。

    “咱们这是入乡随俗吗?那他们来我们那边吃火锅怎么办?会不会烫掉层皮啊?”二宝很在意这个问题。

    木薯吃着有点淡淡的甜味,但是这东西处理不好是会中毒的。

    大宝边吃边叹气。

    “妈妈,我觉得一定是我上辈子做了好事才成为你们女儿的。我真的不喜欢吃木薯,我爱华夏~”

    “吃货,你爱的是美食……”二宝点了下哥哥脑袋。

    大宝笑眯了眼,他确实很喜欢吃啊。还很喜欢研究吃呢。将来他一定要每天做饭,谁都不准跟他抢。

    谁抢跟谁急。

    这一路走来,路上野果很多,因为多又廉价,地上到处都是烂了的,踩碎的。

    “真希望树上的果子一夜脱落啊,也好叫他们知道珍惜食物。”三宝踢了一脚地上的大香蕉。

    好大一串,都已经爬满了蚂蚁。

    长生如今快三个月,按理来说大多数时间都该睡觉。

    哪知道来了这地方后经常睁着圆鼓鼓黑黝黝的大眼睛到处看,那小脸蛋还挺严肃。

    也不知道看懂了听懂了没有。

    待天色渐黑,孩子们也有几分困倦,周言辞便带着回了拍摄地。

    这会妈江宁正发脾气。

    “你们只说拍公益广告,没说还要做这些啊,多脏啊,我,这也太恶心了……”远远的就听到她在发牢骚。

    大概是仗着本地人听不懂,这才有些肆无忌惮。翻译倒是懂,却也敢怒不敢言。

    “我不亲,抱一下就已经是极限了。瞧他那身脏的,我养的宠物犬都没这么脏。”江宁还不断的拍着身上,好像有什么脏东西一般。

    她面前站着个手足无措的黑孩子,虽然听不懂,但那举手投足露出的嫌弃让他极其难受。

    那双眼睛清澈见底,反而衬得江宁不堪的很。

    众人都板着脸,谢岱齐一张脸沉得似墨一般。

    要不是女人亲显得有母爱,他太五大三粗了,不然他就亲自上了。

    舒沅这会出外景去了,不然也轮不到她。

    “爸爸,我和弟弟是不是也是受邀的?我们可以亲小哥哥吗?”大宝跟妹妹们对视一眼就简介了彼此心中意思,便站了出来。

    “妈妈说有的人死了,但是他还活着。有的人活着,她其实已经死了。有的人表面肮脏,内心却极其纯粹,有的人光鲜亮丽,实际上内里不堪~我想小哥哥一定是干净的孩子~”大宝眼神看都没看江宁,但众人全都知道他指的是谁。

    当下就有人鼓起了掌,他们不好说,人家三胞胎还是孩子呢。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老谢,你这几个孩子养的好啊!不错不错!”当下就有人夸了起来。

    “一般一般,别的不说我这孩子三观肯定是正的。”这点随我,绝对不随她老母亲!

    江宁眼眶一红,捂着脸便冲了出去。走之前把三胞胎恨了又恨,一双眼睛都红了。

    “嫉妒使人丑陋……”三宝默默念了一句。现场更是一阵闷笑声。

    这几个熊孩子当真是一点亏都吃不得。

    剩下的就好解决了,大宝作为代表亲了小哥哥。

    主要是谢岱齐有点护犊子,到底是大孩子男女有别了。

    然后三胞胎手拉手围成一圈将小哥哥围起来,毫无芥蒂的玩耍。

    孩子笑容最纯真,仿佛世间最美好的图画。

    长生睁着眼睛看着,慢慢体会那些不懂的情感。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