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604章 犀利鬼三宝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谢岱齐毫无疑问又刷新了大家的认知。

    谁都能看出,在这场婚姻里,谢影帝何止是倒贴啊……

    这家伙估计是家庭地位最低的了。

    金字塔最顶端,妥妥的是他老婆。

    偏偏这货甘之如饴,老婆多喝两口汤能笑的跟招财猫似得。

    “哎……这个春天的季节,该找个蓝盆友了……”有个女艺人突然叹了口气。

    “还可以有个孩子……”身后出现了赞同的声音。

    众人感慨了一番便又上了车,趁着还没天黑要去外面取景。

    一路上许多孩子衣衫褴褛,瞪着无助的大眼睛看着众人。

    许多五六岁的孩子还抱着一岁不到的弟弟妹妹到处跑。俨然跟小大人似得。

    所有孩子肚子都很鼓,有的涨得厉害,看的人触目惊心。

    三胞胎巴在窗户上没说话。恐怕内心也受到了不少冲击。

    “妈妈,这里这么热为什么不搬离这里呢?他们连衣服都没有,好可怜啊~”大宝是三个中最富有同情心的孩子。

    二宝古灵精怪但并不会无谓的同情。

    “你会离开自己家吗?”二宝问道。大宝就不说话了。

    三宝永远是最直接的一个。

    “这里虽然热,但是我看到也有许多国内的人过来,他们门前种了小青菜种了玉米,勤劳一样吃上了饭。而且这里香蕉啊芒果啊,连龙虾之类的都长得很大,说明他们是不缺吃的。老天爷,其实是厚爱他们的……”三宝瞄了眼长生。

    发现他居然不要躺着抱居然竖起来趴着了。此时正滴流滴流的看着窗外,仿佛听懂了一般。

    “如果他们跟我们国内一样,不勤劳不努力就会饿死,恐怕早就努力了~”三宝撇了撇嘴。

    外面树上随随便便都挂着果子……

    车上人都听着,都惊奇的瞪大了眼睛看着三宝科普。

    “你看,他们洗菜都是一根一根的洗,那边还有人一边玩耍一边做事,这不是老天爷让他们过得太惬意了吗?”三宝指着窗外。

    众人这才发现,原来不止有可怜的孩子,还有偷懒的人……

    大宝张着嘴半天回不过神来。

    “如果不种地就没吃的,恐怕是另一番景象……”三宝恶劣的说了一句。

    木薯产量大又遍地生长,水果都不需要买,能勤劳起来才怪~

    三宝想了想,又偏着脑袋说了一次,这次声音还大了几分。

    长生都被她震得耳朵动了一下。

    “这是上天赏饭吃,这可不是说说就能改变的。环境让他们没有压力,其实这样也好……”谢岱齐揉了揉她的小脸蛋。发现三宝笑的极其灿烂。

    “要是瓜果一夜脱落,你说他们会不会哭?”三宝笑眯眯的……

    周言辞直摇脑袋,这会童言童语的女儿才像个几岁孩子。

    这家伙,居然妄图改变人家从生到死的习惯。这哪里是那么容易改变的……

    只是可怜了孩子,腹胀极其难受,好多都要长到成年才能完全习惯这种饮食方式。

    三宝咧嘴笑了,反正我又不是说给你们听的。

    “好饿啊~”坐了会车,中午又没好好吃饭,不少人都摸着肚子叹气。

    助理一般都备了小零食,这会也不管什么热量了,只能往嘴巴里送。这边白天时间长,怕熬不住。

    这边医疗条件不好,生什么都不能生病。

    谢岱齐一家可是吃饱了,这会美美的睡了一觉。

    下午到了目的地,众人都赶着去拍摄了。周言辞便带着孩子们在外面走走。

    一姐送的几个保镖并未带过来,总不能太显眼,本来是公益活动,外界关注本就多。

    不过周言辞本身又不是什么软柿子,便是推着娃身后跟着三个豆丁都没半点害怕的。

    “妈妈,那边就是发现石棺的地方……你看,还有好多游客去看呢,听说还要收门票。”三个孩子望着远处。

    周言辞环视一眼,这里有条小河挡住了。对面郁郁葱葱倒是跟这边有些差距。

    “妈妈,你看那个人跟你好像,就是有点老……”三宝突然指着远处一个妇女。

    那妇女眉眼有许多皱纹,这会正守着摊位。

    几人走了过去,正听到旁边一个似乎是她丈夫的男人道“等过了今年咱就回去了,我都想家里的美食了。”

    女子笑笑并未说话。抬起头时看到周言辞,微微一怔。

    眼神看着她的脸半天移不开。

    “咦,你俩居然有些像……”她男人摸着脑袋笑,笑容很憨厚。

    大宝二宝是个人来疯,三两句就哄得那女人眉开眼笑。

    “你们是华夏人吧?我也是,我六岁别人收养带来这里的。还有许多跟我,哦不,跟你长得很像的姐妹……”女子看着她的脸,心中百味杂陈。

    不知道为什么,她第一眼就感觉,这个人恐怕就是当初主人想找的那个吧!

    “他收养了很多小姑娘,年纪大小都有。中间长歪了的就被送走,我不愿意回去,就留在了这里。我走时,他身边只有一个叫贺思言的女孩了。”女人摸了把自己的脸遥望着不远处没说话。

    她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多年守在这里做什么。明明他都离开了。

    “那老头一定不是个好东西,你放心,我一定会对你好的。回去后我们就买房结婚。以后不来这鬼地方了。”身旁男人咒骂了一声。

    女人笑而不语,并未说那收养人面若冠玉,是最好看的人。

    主人那时不能常出去,每次顶多两三天就会回来。如今可以离开这里,想必他很开心吧?

    看着面前手如葱白,面若桃花的女人领着四个孩子,她居然说不清的复杂心情。

    周言辞抿了抿唇,所以,到底你特么找了我多少替代品?

    幸好不能常回国,不然能组建一支足球队。

    周言辞大概明白为何他那时算计那么多了,恐怕是没办法出现在跟前,又带不走自己吧?

    被禁锢在这里呢。

    周言辞几人离开时,那女人仓促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请问可以告诉我吗?”语气有些祈求。

    “我叫周言辞。”

    女人眼光突然黯淡了几分。

    脸色也苍白了几分。

    “我叫贺念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