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601章 白衣老巢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管家捧着衣服低着头,不敢去看脸色漆黑如墨的柯总。

    此时小不点一张脸白的能发光,赤着脚站在冰凉的地板上,眼巴巴的看着白衣。

    “你再说一次,她是个什么?”白衣声音幽幽的,飘渺不定。

    “她……她本来就是个姑娘啊。”管家呐呐道,看着主人一副震惊回不过神来的样子有点懵。

    他手上还拖着给小主子买的衣服,清一色的男孩童装。

    白衣低着头,看着睁大眼睛看着他的柯鹰。

    突然想起,在那小山村时,自己说认了个干儿子。然后三宝脸色诡异的看着他,说他跟哥哥一样眼睛瘸了。

    当时他还寻思着,这熊孩子出了幼儿园怎么这么不礼貌了?

    合着,是他眼睛真瘸了?

    “你没告诉我是女孩儿……”白衣语气微冷,空荡的别墅里好像都冒着丝丝凉意。

    小不点其实也只有四岁,虽然使了计策,但年岁到底不大。

    双手抓着衣角有几分颤抖,指甲盖都泛白了。管家看那孩子可怜,本想说什么,在白衣冷凝的目光下却只能低了头。

    “是女儿骗了父亲。是女儿第一眼看到父亲,就有种亲切感,就像本该就是父亲的孩子一般……是父女情让莹莹犯错了……莹莹只是想成为你的女儿。”小嘴巴抿着,一双眼睛水汪汪的。那副拘谨又害怕的样子看得人心都碎了。

    白衣眼神看过来时,她默默低着头看着脚尖。

    雪白的脖子上,有些许多新旧交错斑驳的伤痕。这个弧度恰好白衣能看到。

    管家心有不忍,面露同情。

    白衣看了她一眼,嘴角勾了勾。

    “罢了,你要留下便留下吧。横竖这么大的产业还养不活一个你了?”白衣嗤笑一声,对他而言,是男是女有什么差别呢?

    只是对算计他的人有几分不悦罢了。

    “谢谢父亲,莹莹只想留在父亲身边。莹莹可以邀请大宝过来玩吗?大宝是莹莹唯一的朋友……”柯鹰很快便成了柯莹。

    她知道父亲对那个漂亮的姨姨有想法,她也愿意帮忙。

    横竖多了个爸爸,也不介意多个妈。

    白衣挑眉,伸手接过管家插在牙签上递过来的火龙果。

    唇间带着几分血红色,舌头一抿便进去了。不由多了几分妖艳。

    也许是曾经吃够了亏,白衣如今这张脸皮长相极其出众,背景也极其雄厚。

    “有什么需要告诉陈管家,在这里,你可以使唤一切。但顶楼那间小屋子你不可以进去。”白衣扫了她一眼。

    柯莹顿时脆生生答应了,白嫩嫩的跟个瓷娃娃似得。眉眼弯弯很是可爱。

    “父亲,墙上的孩子是谁啊?家里好多她的照片啊~”柯莹看着屋中照片,墙上挂的,桌上摆的……

    有婴儿时期的,还有几岁时候的,最大的似乎到十来岁就没有了。

    那孩子似乎不爱笑,沉着小脸,好似有几分阴沉。

    照片大概是经常摩挲,透明的罩子外写的日期都快磨掉了。

    很多照片都是偷拍,几乎没有一张是直视镜头的。

    “她是不是太饿了啊?为什么抓着活鸡啃鸡脖子啊?”柯莹满脸惊奇,即便如此照片上的人都没有一点反应。

    白衣看着照片,眉眼竟是出奇的柔和。

    “那是她七岁时,太饿了,饿了好久没吃东西了。在外面偷了只鸡却没有地方下锅……”最后,她把那只鸡活活咬死了。

    每张照片他都记得是什么时候拍的。

    明明那般深情的话,说出口却让人有些害怕。

    白衣看着照片愣神,到底是哪里出差错了呢?明明所有的一切都在计划中,明明他杜绝了所有可能……

    可是,她最后直接挺着怀了三胞胎的肚子出现了。

    当时,他整个人就跟雷劈了一样。

    柯莹见父亲陷入回忆,看了眼照片中人,抿了抿唇便退出去了。

    “给父亲准备些牛奶吧,晚上喝了助于睡眠。”柯莹吩咐道,管家低头应下了。

    柯莹回了屋,关上房门的一瞬间,心情便极其愉悦的笑了。

    第二天一早,她便让人去请三胞胎来柯家玩儿。

    其实她只想请大宝,二宝三宝心眼太多了。但是大宝肯定不乐意,那便一起请好了。

    她就大宝一个伙伴。

    柯家的车来到谢岱齐门口时,他们一家正要出门。

    大宝一听是小伙伴邀请,高兴坏了。他家里只有两个妹妹,小长生还是奶娃娃,有个柯鹰小兄弟他别提多高兴了。

    “你让鹰鹰等我,有人邀请我爸爸做嘉宾,我们也要出席。过几天也就回来啦~”大宝挥着手舍不得的大喊。

    三宝若有所思的看着他。仿佛看傻子一样的神情。

    谢岱齐虽然不喜白衣,但是也不妨碍孩子们之间的联系。也从来不阻拦。

    “好了好了别舍不得了,用不了多久就回来了。你们可是小宣传大使。”谢岱齐摸了摸三孩子脑袋,周言辞在旁边推着老四,她这次是作为家属去的。

    这次是非洲和平大使,娱乐圈去了好几个有分量的。连天后舒沅都在其中。

    说起来是宣传大使,似乎是非洲那边发现了什么东西,谢岱齐这才跑了过去,而且跟金像有些相似。

    谢岱齐如今很关注金像,自然便一同去了。

    “你说这都是些什么东西?埃及也有金像,全世界都有金像。现在连非洲都有,不过那边好像有什么不同……”飞机上舒沅好奇的问着。

    同行还有好几个明星,对此都兴趣缺缺。

    “一堆破铜烂铁有什么好看的,全世界还有那么多人争着去看。”有个流量小花撇了撇嘴。

    非洲啊,那地方太阳毒,回来不成块碳一样?自己养了好久才养回来的肌肤啊!

    周言辞却是若有所思。

    她记得贺思言给她说过。

    她被白衣收养后,就与那些小女孩一起被带到了与世隔绝的地方。

    她住在一个常年炎热,没有冬季,没有四季区分的地方。

    那里的人很黑,很缺水,也很穷……

    如今想来,非洲那只怕是白衣的老巢啊……

    周言辞越想越觉得有可能。白衣本就常年在国外,老巢在非洲也不无可能。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