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96章 任重而道远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谢岱齐一伙人很快就回了帝都。

    “好想家啊~每天做梦都想躺床上滚来滚去,嘿嘿。”二宝满足的轻叹一声,便滚进了家里的沙发上。

    二宝还在沙发上来来回回滚了一圈已表示自己的喜悦之情。

    大宝也带了几分笑颜,但是也有些落寞。

    他新认识得小萝卜头柯鹰被柯老师带回去了,既然柯老师收养了他,又是名义上的养子,那自然要做出一番动作才行。

    不然以他那么大的产业和关注度,只怕被人脊梁骨都要戳断。

    大宝很喜欢那小萝卜头。

    虽然心眼子多,但鹰鹰多可怜啊。

    “好久没去幼儿园了,好幸福啊。妈妈回来后我们还上幼儿园吗?”二宝拉着她叽叽咕咕道。

    今年她们就五岁了,总觉得自己待在幼儿园有点欺负小朋友。

    “可以上一年级了。爸爸已经给你们联络好了。等九月开学就可以去上学。”谢岱齐将婴儿用品放到屋内,听到孩子们问连忙开口。

    “耶,终于不是幼儿园了~”大宝也乐了几分,可见内心对幼儿园有多抵触。

    周言辞轻笑一声,这几个孩子生来聪慧,唯一憨厚些的便是大宝但在普通孩子里也是极其显眼的。

    把她们关在幼儿园几年,也难为她们了。

    但人生路漫漫,她作为妈妈更喜欢她们能放慢脚步欣赏路上的风景。

    “妈妈我带了萝卜回来,我去找嘟嘟玩。”大宝将小书包拿出来,里面长得又白又胖的人参跟大萝卜似得。

    “这是我给嘟嘟带的土特产。”

    嘟嘟就是一姐那个小孙子,脑子一根筋,说起来,余家那么大的产业,嘟嘟这一根筋估计将来可守不住。

    被三宝坑的叫了狗当媳妇,小狗做儿子,也是没谁了。

    周言辞还来不及说什么,大宝就拎着书包跑了。迈着小短腿跑的飞快,柯鹰弟弟虽然没跟着回来,好在还有个可爱的嘟嘟。

    嘟嘟笨,还好玩一点。

    二宝笑眯眯的帮妈妈整理了东西,三宝兢兢业业守在弟弟的房前,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

    “三宝你怎么不出去玩?哥哥姐姐都去了,不用你守着弟弟,妈妈会看着他的啊。”周言辞有些心疼三宝,三宝天生懒骨她是知道的。

    从出生连呼吸都懒得呼,吃奶饿了宁愿饿着都懒得哭,她这是打娘胎里带出来的懒骨。

    但这孩子,却硬生生在她怀上二胎时变得勤快了。

    周言辞都有些诧异。

    三宝偷偷瞄了眼屋内,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妈妈累,三宝帮你看着。三宝要做个好姐姐……”

    内心却在干嚎,他为什么老盯着我!!!

    周言辞大概是感觉到了她绝望的目光,手上用了几分劲将她推开。

    “这里用不着你,快去吧。休息两天还要去外婆家。迟迟都想你们了。”三宝这才松了口气连忙跑开了。

    谢岱齐将超市送来的蔬菜水果洗净放好,切了果盘抱在手里,一边说一边吃。那红彤彤的草莓还在滴水,馋人的紧。

    “生了弟弟后三宝都长大了,是个大孩子了。现在都知道心疼你,知道爱护弟弟了。三宝一定是个称职的姐姐。”谢岱齐一口一个草莓,奶牛草莓又大又红,熟透了红的发紫。

    咬一口甜滋滋的,可舒服了。

    “哈,我总觉得三宝被坑了……”周言辞失笑,每次三宝来的时候那表情都跟上坟一样。严肃又沉重……

    那小脸蛋看了让人忍俊不禁。

    天生懒骨的三宝,居然也能使唤动她,不可思议啊。总觉得发生了什么她们不知道的事情。

    谢岱齐看了眼呼呼大睡的长生,反正我什么也不知道。

    这还只是个奶娃娃呢,时睡时醒的,再厉害现在也得扒光了衣服换尿不湿洗屁股。

    是的,咱们的长生大佬还控制不住寄几,还需要爸爸的帮忙呢。

    “对了,周望没了你知道吗?”谢岱齐打了一盆水,周言辞抱着长生便给他清理屁股。

    长生每当这个时候格外乖巧,也不知是不是知晓尴尬?大概是不知的吧。

    周言辞匆匆洗了下擦干,谢岱齐接过换尿不湿才继续道。

    “知道。他其实寿命只到四十就没了。如今他都活到了七十,你说那三十年怎么来的?”

    大概他自己都不知道,白衣背地里为他也谋夺了一份机缘。虽然有可能只是顺手罢了,也有可能是他尽心尽力让他安心。但到底白衣是多了几分心思的。

    周言辞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

    “周家现在已经摆脱束缚了,但除了周锦两兄妹,其余所有人依然依附着他生活。”谢岱齐轻叹了口气,突然有点无奈。

    哪知道周言辞却很想得开。

    “我既已帮故人解了这命运,那便问心无愧了。便是将来黄泉路上相见我也是不惧任何人的,他们后代跪的太久,已经起不来就不是我的缘故了。”周言辞拍了拍长生软嫩嫩的小屁股,又滑又嫩,没忍住偷偷掐了一下。

    长生却是咧着嘴咯吱咯吱笑了起来。

    谢岱齐看的心欢喜,连忙凑上来想亲一口。长生那小短腿却试图抬起来踹爸爸,没成想还真让他一脚踹脸上了。躺在床上,一脚踢在爸爸鼻孔处,一脚踢在下巴处,见踢中了更是笑的合不拢嘴。

    看的周言辞哈哈大笑,这小儿子真是对老父亲没有半点好感啊。

    谢岱齐咬了口他这臭脚丫,长生似乎是痒的不舒服,又踢了一脚才默默收回来。

    父子俩的小猫腻,周言辞半点也没发现不对。

    “对了,长生的生辰太大了,名字又取这么高,会不会折福?要不给他取个小名?”长生长生,谢长生。

    本就是长生了,又占了那么个开天辟地的生辰。太大了怕孩子压不住折福。

    做了父母,什么都要担心。

    “起个贱名好养活?叫狗剩?”谢岱齐刚一打趣,旁边窗户便咔擦一声,应声而裂。

    呵呵,叫此名,犹如这块玻璃。

    谢岱齐一下就安静了。

    这家伙不止小气还是个死心眼呢,将来可得慢慢教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