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95章 三生万物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小山村的建设就这么上了轨道。

    本来过来扶贫,过来救济留守儿童,结果把那小山村活生生打造成了人间仙境。

    现在家家户户开宝马住别墅,哪个老人家里没点金子?光是那人参估计都偷偷留了不少。

    每每想起自己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把人参和各类珍稀菌类喂猪,他们就心疼的直抽抽。

    好在现在生活好了,一切都来得及。

    只是以前抛妻弃子离开村子的人,现在一个个舔着脸都想回来。全都打起了亲情牌,都想各回各家各找各娃。

    只可惜如今这群孩子里混进了三胞胎这种奇葩生物。这些孩子愣是被她们活生生策反了。

    卯足了劲要给抛弃自己和老人的那些负心人一个教训。

    不管是原谅或是记恨,都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柯总带着团队离开那天,街上堵满了人。

    “您好您好柯先生,请问您还做这种慈善公益吗?这将是公益事业上的一大步,将需要救助的贫困村打造成吸金地,这完全颠覆了众人的想象。”

    “柯总柯总,如今是您掌权周氏了吗?”

    记者纷纷围着白衣。

    “作为此次最大赢家您有什么好说的呢?听说此次建设周氏出了很大力气。不知道其中周氏占据了多少利益呢?”

    白衣默默看了眼说话的人。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老子这次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言言成了最大赢家!那山头后山已经签了赠予协议,全村老少都签了字,赠送给她了。

    前山用于商业淘金,后山直接属于她一个人。

    “谢影帝,请问你太太为何突然早产呢?孩子八个月出生请问对身体有影响吗?”

    “家里四个孩子,请问谢影帝你有压力吗?”记者见柯总被保护起来,连忙又盯上了谢岱齐。

    谢岱齐斜视她一眼“我儿子带资进组。”带着家产来投胎的。

    人和人是不能比的。

    记者有几分尴尬,只以为他是说笑呢。

    “谢影帝你看微博了吗?两个月前南方发生地震,同一时刻北极突然雪崩,喜马拉雅山上也出了异相。全部都在同一时间,你知道那个时间跟你儿子出生时间一模一样吗?”有个记者嘴巴毒,前段时间长生出世,就有人黑谢岱齐超生。

    更是有水军将莫名其妙的东西往谢岱齐身上引。

    不过那孩子出生时辰确实有几分巧合。

    三月三日凌晨三点零三分三秒。

    那天不止天象异动,还出现了日月同辉,最后还出现了月食。

    整个天空黑漆漆的,那时谢岱齐多看了一眼,长生出世时的那一声啼哭,好似将一切打破。

    随后光明挣脱了束缚一跃而出。

    反正当时他内心是有些感触的。

    但在外,他却半点不会承认。不管这事是好是坏,对长生来说都不是好事。

    他不需要自己的孩子承担多大的责任,只想要他开开心心长大就行。

    此时竟然有人将一切联系起来,谢岱齐当场就冷了脸。

    “你嘴巴这么毒的对待一个两月婴孩,你这辈子是不打算生孩子吗?你就不怕报应在自己身上?天眼打雷娘要嫁人,我家老四就是个婴儿,这也能惹黑粉不喜?”谢岱齐好歹是杀过人的将军,此时一沉脸,仿佛空气都凝固了。

    “有什么冲我来,我家几个孩子我劝你们留口德!”三胞胎思想已经定型,虽然不是什么乐善好施之辈,但好在走上了正途。

    但长生不一样,他初来人世,许多东西懵懵懂懂,见什么学什么。

    一不小心就误入歧途了。

    此时那记者脸色极其难看,他只以为谢岱齐是威胁他。

    他哪里知道,谢岱齐这次真是为了保护他来着。

    没看到长生那白白嫩嫩的胳膊都从襁褓里伸了出来,一副要挠人的模样么?

    “叔叔,嘴巴不只是用来说话的哦。你的脑子要是不会思考问题,那就没用啦……”三宝戳了戳自己的小脑袋。

    那记者脸色铁青,这么多人却又拉不下脸怒斥。

    只恨谢岱齐不懂规矩,不就是上了个热搜,他顺着说几句么,在娱乐圈混还怕什么?

    丝毫没发现一双圆鼓鼓的眸子看了看他的脑子,又对着三宝说的话若有所思的模样。

    等一行人上了飞机,那记者才朝着检票口的方向吐了口水。

    “呸,拽什么拽啊,不就是戏子吗?还影帝,这么点容人之量都没有,迟早要完!我说什么了?我说你儿子妖孽还是说你儿子没**了?这么上纲上线……我啊!!”一声惨叫,那记者突然猛的栽倒在地。

    “啊,啊!!”那尖叫哀嚎几乎把周围人都骇了一跳。

    只见他仿佛被人按在了地上似得,死死的捂着脑袋惨叫,仿佛经历了什么惨绝人寰之事。

    机场里立马有人抬着担架过来,周围记者同僚面面相觑。

    连忙帮忙把人扶起来,哪知刚扶起来,就见他脸歪口斜一张脸竟是抽上了。口水不住地往外淌。

    身子还控制不住地颤抖,手也不受控制的跟鸡爪风一般。

    “怎么回事怎么突然犯病了?这话都说不利索了。”旁人惊诧不已。

    看着那满脸口水泪水的同僚被抬走,那些记者心里有几分犯嘀咕。总有几分毛骨悚然的感觉。

    那三胞胎走时才说了一句报应,这嘴巴这脑子这么快就不能用了?

    活学活用的长生表示,美美哒。

    此时在飞机上,小长生睡的呼呼的,小拳头松开,半点不像寻常胎儿一般握紧拳头。

    “人家都说握拳有安全感,长生这半点不肯握拳,胆子还挺大啊?”经纪人看了眼笑着道。

    这孩子一路可真安静,都没听到哭声的。

    醒了也不吵,只咬着手指头吧唧吧唧吞口水,然后听着旁人说话。

    是在听人说话吧?反正他觉得那孩子好像什么都能听得懂一样。

    周言辞如今怎么看长生怎么喜欢,这白白胖胖的小家伙就是来投奔了她好几次的儿子呐~

    谢岱齐心里却在嘀咕长生的生辰。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这生辰,有点大啊。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