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94章 难兄难弟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谢岱齐小心翼翼的抱着怀中小儿子。

    明明刚出月子的孩子大多都在睡觉,但长生似乎睡的格外惊醒。

    “我发现长生很喜欢你和柯老师,但凡你们进来,这孩子立马就能清醒,并且准确无误的找到你们的方向。”周言辞随口道,她也是无意中发现的。

    就算孩子睡的极其香甜,只要他们进来,长生一定会睁开眼睛看一眼。

    大宝二宝三宝凑过来,闻见弟弟身上的奶香味狠狠吸了口气。

    “我过来弟弟都不会醒,弟弟是不喜欢我吗?”大宝瞪着眼睛,脸蛋上有几分委屈。

    “我觉得弟弟最喜欢三宝妹妹……每次妈妈想吃什么东西,三宝都会给弟弟和妈妈做。而且妈妈除了三宝做的,别人做的都会吐。”二宝吐了吐舌头,并且对三宝妹妹表示羡慕。

    三宝沉默不语,其实,我可以不要独得宠爱的!!

    凭什么老是盯上我一个……

    谢岱齐心尖发怵,被小儿子格外看重,感觉不是什么好事情啊。

    “三宝贝都是妈妈的乖孩子,妈妈都喜欢。长生弟弟还小,他什么也不懂,你们作为哥哥姐姐要好好引导他知道吗?”周言辞蹲下身子与三个孩子齐平。

    三个宝宝感觉到妈妈的尊重,乐的眉开眼笑。

    大宝拍着胸口“你放心吧,妈妈你交给我们。我们三个可是有名的乖宝宝,从不打架斗殴,也不骂人说脏话,尊老爱幼锄强扶弱劫富济贫我们都会……”大宝一不小心又乱用成语,周言辞差点笑倒在地。

    二宝也嘻嘻的笑着,大哥真笨。

    谢岱齐看着妻子和孩子笑作一团,也没忍住带了几分笑颜。

    连怀里婴儿冷嗖嗖的眼刀子都没注意到。

    三宝:屋里又变冷了。

    默默爬起来关了窗户。

    “哇哇哇……”长生突的哭叫起来,好像被人掐了一把似得,声音凄惨又渗人。

    “怎么了怎么了?不知道的还以为爸爸打你了呢,哭的这么……”周言辞眼神一撇,就发现长生白生生的莲藕似得胳膊上。多出了一团红彤彤还有几分发紫的痕迹。

    谢岱齐这会还没注意呢。

    “这熊孩子,我就抱着还没做什么呢,再说了我是他爹,我还有什么打不得的?”谢岱齐一脸懵逼,我就看了他一眼。长生就对着他眯着眸子笑了一下……

    然后就嚎起来了……

    “所以你就对长生这个小可爱下手了!”周言辞眼睛一瞪,见长生哭的厉害连忙抱着走来走去的哄着。

    这才发现只要看见谢岱齐,他就哭。

    “你看看你看看,人家这么小都知道你偷偷掐他了。这么小你也下得去手?这手都快肿了……”

    三胞胎一见就急了,连忙垫着脚起来看。

    长生皮肤本就白嫩,生来就肌肤似雪,此时那胳膊处红肿的一圈看的人触目惊心。

    大宝二宝都瞪着老父亲。

    唯独三宝看了眼干嚎不下雨的弟弟一眼没吭声。

    谢岱齐一脸无辜,就这么被长生儿子坑了一把。等他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被关在门外不允许进来了。

    “喂,喂,长生,你给妈妈解释清楚,爸爸真掐你了吗?好孩子可是不能撒谎的,爹给你说啊,撒谎的孩子没人疼没人爱……”话还没说完呢,屋里那奶娃娃哭的更厉害了。

    吓得谢岱齐连忙跑了。

    他都听见媳妇嘴里正念着我刀呢。

    谢岱齐刚出门,就见一旁有个老人拖着条导盲犬。

    “你给我往这边,往这边走。我一个瞎子你还带我绕路……”那老人以前哭瞎了眼,现在村子里有钱了,他直接弄了条导盲犬。又能陪他说话又能引路。

    “怎么回事啊,这到底怎么回事啊。这些畜生都不往这边走,平时一天叫个不停,现在连狗叫声都听不到了。”老人随口念了几句。

    好像自从周小姐生了孩子后,村子里的畜生都不敢出来乱叫了。生怕惊扰了什么。

    那些畜生最是能感知危险,如今他们连这边都不愿靠近。

    谢岱齐一拍脑子。

    “如今又没昆虫敢过来,又不是被虫咬的。旁人也没抱过他,难不成他还自己叮自己一口,然后栽赃嫁祸?哈,怎么可能……”谢岱齐干笑两声,我可是你亲爹!

    笑着笑着,谢老爹就笑不出来了。

    突然感觉到了亲儿子浓浓的敌意肿么破?瞧着小心眼还不少呢,还学会这一套了!再大一点可怎么得了!!这特么都在哪学的!!

    此时周言辞把孩子哄好,便叫了三胞胎帮忙看一眼宝宝。

    等大宝将妈妈哄走,便搬出了手机打开评书。

    这段时间他都是这么哄弟弟的,他发现弟弟格外爱听评书。有时候还听的咯吱咯吱笑呢。有时候好像还若有所思的模样。

    嘿,三字经启蒙有什么意思。他都不爱看了。

    “弟弟,前几天听完了三十六计,今天我们听点甄嬛传。”

    “等听完甄嬛传,还有奶奶最爱看的宫斗剧,下了好多呢。”大宝打开了手机。

    还在睡觉的长生又睁开了眼睛,眨巴眨巴眸子,感觉到耳边评书的声音,惬意的闭上了眼眸。

    擅自用宫斗剧给弟弟开蒙的大宝,一脸得意。

    “贱人就是矫情……”

    “赐死……”

    “杖毙……”

    评书听的三宝直皱眉,说好的引导弟弟乐观向上成为正直好青年呢?咋感觉他听的津津有味摇头摆脑的呢!

    此时白衣从林子里出来,元气大伤的他脚步还有几分踉跄。有些牲畜似乎感觉到了他身子的弱势,竟是胆大包天的跟在身后等着他倒下捡漏。

    不得不说,长生家小厨房养的动物都挺机灵。

    鬓角垂下来的头发白生生的,不过一个来回,头上的青丝花白了大半。远远看着似乎连身形都消瘦了几分,显得整个人越发淡漠。

    好像随身都带着几分缥缈的冷意。

    谢岱齐正好与之相对,两个人对视着对视着,眼神没有半点变化。

    这一刻,两个人仿佛穿过了岁月的无尽长流,眼神交汇。汇成一句话……

    有债一起偿……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