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92章 长生算账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白衣甩了甩脑袋,将梦中之事放空。

    一醒过来满脑子都是那句,爹,娘,喝茶。还跪在那两人跟前伺候着。

    白衣拳头微握,在唇间干咳一声。似乎这样就能掩饰心里的那几分愁绪。

    到手的媳妇转眼就飞了。哎……

    不过这算什么,还有人更倒霉的呢,都睡在一个床也让他搞臭了!

    白衣嘴角带了几分得意,要论倒霉,大家谁比谁差啊?

    作死这种事,有人一起作伴,就没那么难受了。反正身后还有人垫背!

    窗外下起了雨,雨打芭蕉,让人心情多了几分平和。

    白衣内心也平静了一些,能错过这么多世,且一次次都是自己作死,他内心也是无比强大的了。

    哈,反正还有人更作死。

    白衣很想得开。

    只是……

    白衣摸了摸鼻子,他那次就因为多说了几句打消了夏夏生子的想法,便异常倒霉。可以说后半生是霉死的。

    他和李姝婉相互磋磨一辈子,两个人最后是活活把对方熬死的。

    那时夏夏去世了,宣王不吃不喝七日,生生死在她坟前,两个人一起入了棺。

    白衣眼眸微深,一个人静静在窗前站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便又去了周言辞跟前。

    如今言言才出月子,小长生还是个奶娃娃。

    他过来时谢岱齐已经喝完一碗鸡汤了。

    “见过女人坐月子的,没见过男人也吃月子餐的。”白衣见他喝着黄橙橙的鸡汤翻了个白眼。

    谢岱齐慢条斯理的放下碗,又把言言吃不完的米酒鸡蛋喝了半碗。带着几分甜丝丝的味道,极其下奶。

    周言辞这胎极其能吃,但也只是脸微圆了几分,身子虽然丰腴了些,但显得更有韵味。

    “没听说吗?老婆坐月子老公胖了,嗨,瞧我,你一个媳妇都没有的人怎么体会的到?我看你啊,当务之急还是找个女朋友,结个婚生个娃……”

    谢岱齐慢悠悠的眼神扫了他一眼,单身狗没权利说话

    白衣一滞,瞧见周言辞眉眼带笑,这才忍了怒气。

    “下什么奶,小崽子有就吃没有就不吃。哪能为了孩子委屈母亲的?言言喜欢吃什么吃什么。”白衣嘴巴一贱,一不小心又触及到了小长生的口粮!

    “哇哇哇……”屋内传来一阵婴孩啼哭声,周言辞立马放下手中的事进了房门。

    没多时,周言辞便把孩子抱出来了。

    正好坐在白衣跟前。

    白衣摸了摸鼻子,不造为毛看见这熊孩子有点心虚啊?

    “呀呀呀……”突然娃娃偏着头去看白衣,那双眼眸灿若星辰,乌溜溜的眸子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弟弟喜欢柯老师呢,柯老师你抱抱我弟弟啊……”三宝笑眯眯的,看着长生的襁褓不由心痛。

    弟啊,你就别盯着我啊!整天都送野鸡野鸭到我跟前,我都练就一身厨艺了!总不能非要把你三姐逼成个厨娘吧?

    “抱抱我弟弟啊,抱抱弟弟,柯老师你不喜欢我弟弟吗?”三宝推着妈妈到柯老师跟前。

    谢岱齐嘴巴动了动,到现在为止,其实他都还没正儿八经抱上儿子呢。

    第一天出生就给尿身上了。之后一抱就嚎。言言总以为自己偷偷掐他。

    白衣脸上有几分尴尬,昨晚做了那个梦,他其实越发觉得这熊孩子恐怕记仇着呢。

    周言辞却没想那么多,将孩子塞给浑身僵硬的白衣。

    白衣一低头,就见那在妈妈面前带着笑容的奶娃娃,睁着一双眸子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不笑也不闹,盯的他毛骨悚然。他甚至看不透他的过去。

    白衣眉头轻皱,他能看透众人的过往,也大概能算到未来几日经历。他存活这么多年,怎能没有半点手段?

    就拿他借命这等手段,若是被上天察觉,只怕吃不了兜着走。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白衣总觉得怀中那孩子目光让他有几分渗人。

    “你看柯总,抱着孩子浑身都僵硬了。这就是没当过爸爸的人啊,该找个媳妇了。”周言辞笑着道,别老是盯着那些可爱的小朋友。

    “瞧瞧我,都四个孩子了。亏得言言能看上我,不然也跟你一样了。”谢岱齐有几分嘚瑟。

    白衣顿时回嘴“不是言言看上你,是上天看重你。”

    我不是输给你,是每次都不被上天所喜爱罢了!

    想起来白衣就气的发火。

    他到底是掘了上面那位祖坟呢,还是把他干啥了?怎么老盯着他!

    这想着想着手上动作就大了几分,半点没注意怀里奶娃娃陡然抿起的唇。

    “哎,怎么有点冷了……我去把窗户关上。”三宝从沙发上跳下来,蹦蹦跳跳去关了窗户。

    可是关完却发现那凉意是从屋内出来的。

    三宝顿了顿,默默拉紧了衣服。

    只是隐隐离弟弟和柯老师远了几分。

    白衣浑身不自觉的冒起几分抵触,好像这一瞬间有什么威胁到他的东西存在一般……

    白衣浑身汗毛耸立,那种被盯上的感觉又来了。

    “噗!”

    白衣还没反应过来,便感觉心口一阵翻涌,喉咙间猛的涌上一股腥甜,直接喷出一口血来。

    “咳咳咳咳……”白衣猛烈的咳嗽,周言辞连忙将孩子接过来。

    见长生笑眯眯的双手张开,半点没吓到,这才松了口气。

    “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吐血了?!快去叫医生过来。”周言辞急急道。

    只是触及到他浑身气息时,微微一怔,只见白衣浑身生机快速流逝,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消散。

    白衣似乎也意识到了不对劲,挣扎着爬起来便道“我有事先离开了。不用请医生!”眼眸发深,到底是谁,到底是谁整我!!

    周言辞看着他脚步踉跄的离开,心头猛跳。

    不对啊,她虽然想办法解了周锦一家的命运。也将那些多余的生机驱散,但……

    但白衣此时一副受了重创的样子,俨然是哪里出了差错啊!

    周言辞心头猛跳,瞧着白衣几乎控制不住的模样,总觉得事情大条了。

    怀中婴孩打了个哈欠,吃了奶,舒舒服服的眯着眸子睡了。至于顺手收拾了下白衣,奶娃娃脑子就那么大,转头就不在意了。

    真爽,有账咱们慢慢算~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