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91章 长生的怨气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谢继礼中了状元。

    又有了宣王做亲姐夫,一时间在京里风头正盛。想给他说亲的人多不胜数。

    以前轻看他们的人家,如今可不后悔死了。最年轻的三元及第,又有宣王保驾护航,将来朝中只怕谁走的更远还不清楚呢。

    宣王亲自陪同谢知夏回了侯府,给她做足了面子。

    谢继礼如今才十六,虽然年少人却极为沉稳。看着夏夏言笑晏晏的靠在宣王身边,微微低着头。

    到了侯府,宣王嘘寒问暖,几乎事事以她为先。谢继礼好几次看过去,又偷偷移开了眼眸。

    宣王不自觉眉头皱起来,突然有几分不高兴了。

    这就像自家大白菜被人觊觎一般。

    小舅子也不行。

    丝毫没意识到自己这心态有点不太对。

    直到吃完晚膳离开侯府,宣王对小舅子都没好脸色。

    晚上回了府。

    “你们下去吧,夏夏有本王。”宣王屏退众人。

    洗澡……

    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那日人家说了,他这心里就一直计挂着。

    “王爷您做什么?这怎么能劳烦你?让丫鬟进来伺候吧?”夏夏还惊了一下,难道是大尾巴狼要出来了?

    “这有什么,本王看着你长大的你光屁股本王都看过。”宣王摆了摆手。

    夏夏有几分别扭,两人成婚也有半年了,虽然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此时依然有些紧张。

    宣王手有几分抖,努力稳住了心神不乱看。人家都能给女儿洗澡,他一个王爷还做不到了?

    呵呵,人家小号的女儿和你这大号的黄花闺女能一样吗?

    宣王手哆嗦着给她脱下一层衣衫,每脱下一层,鼻尖的冷汗就多了一层。

    宣王擦了擦脸上的汗,今晚怎么这么热。

    夏夏都做好了心理准备,哪知道宣王竟是给她扒了个干净,直接抱起来扔进了浴桶里。

    然后红着脸,一本正经的给她擦洗。只是偶尔双手略过肌肤,带起一阵阵涟漪。

    宣王吞了吞口水,这比上战场还累。

    等两个人气喘吁吁的洗漱完,夏夏都已经给自己做通了思想准备。

    然后……

    宣王老妈妈一般将她裹进被子里,把被角掖好,看着一脸懵逼的谢知夏。

    “晚上盖好被子,别蹬开了,饿了让丫鬟做好端进来。”宣王老妈妈碎碎念了好多次。

    随后,他便又拿了床被子铺在地上,嘿嘿,又可以偷偷看夏夏了。

    夏夏长得真好看,怎么看都看不腻。出去这段时间他每晚都梦见夏夏,再不回来他都要失眠了。

    当晚,宣王又守在她床前看了个通宵。

    第二日一早,身形疲惫的世子回来了。

    他和李姝婉彻底闹翻,如今更是相见两生厌。便是在外面都懒得维持和睦假象。

    “夏夏多吃些,你梦里都念着要吃珍珠粥。”宣王依然殷殷切切的看着夏夏。

    世子心里很不是滋味儿,偏偏每天都还要看到他俩秀恩爱,只恨不得自己眼睛瞎了。

    亲手把未婚妻变成了娘。

    “威哥儿念书都累了吧?瞧着最近瘦了呢,婉婉你要多给他补补身子。你们争取早日给宣王府留个后。”夏夏浅笑道。

    “父亲母亲身子康健,再生个麟儿也是可以的。”李姝婉淡淡道。

    生了又怎么样?宣威恨她至死,这辈子绑在一起已经是相互折磨了。

    谢知夏笑而不语,我想睡他,而他把我当女儿,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昨晚她都做好了准备成为妇女,然而……那殷殷切切的老父亲却灰溜溜的跑了!

    生个屁哦。

    李姝婉不懂她的意思,只能夹着尾巴做人。

    宣威最近有事没事就喜欢磋磨她,她一身全是伤,偏生只能有苦自己尝。自己千方百计求来的,能怎么办?

    宣威总是偷偷的看谢知夏,这让宣王很不满。

    你个犊子看你母亲做什么?本王没把你扔到别庄自生自灭都是够意思了。

    宣威默默收回眼神。

    最近,宣王府里很平和,甚至许多次都传来喜讯。不是鸡孵出来了,就是鸭又出来一窝,要么是牛羊又生产了。

    好像宣王府被人盯上了一般。连相看两生厌的李姝婉都怀上了。

    李姝婉没有半点喜悦,如今宣威跟个疯子样折磨她,生个孩子完全是束缚自己。

    “真好,王府要添丁了。”夏夏随口道。

    宣王还没反应过来,宣威便黑着脸来了一句“孩子有什么好,日日哭夜夜吵,越大越不省心,永远让人牵肠挂肚,两个人自由自在多好。”

    “生个孩子就是累赘,就是给人添堵的,身材走样,劳心劳力不讨好……”反正就是不想看到她怀父亲的孩子。

    无关于侯府继承人,单单是不想看到他们真的生下孩子。只怕他会疯!

    “咔擦……”

    天空传来一阵惊雷,直冲冲的对着宣威脑门而来。宣威还没说完,便被那道雷劈了个满身漆黑。浑身直挺挺的栽倒在地。

    谢知夏一脸无辜,

    瞪大了双眼。

    直到宣威被人抬下去施救,她才幽幽的反应过来。

    “说的好像有几分道理,要变胖要忌口,还要操心那么多事。反正现在已经是宣王妃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还生个孩子添堵做什么……”这么一想开谢知夏便毫无心里负担了。

    之前还想着要不要给王府留个一儿半女,这么看来,还是不划算。还得想办法睡王爷呢。

    宣威哪里知道,他这番话直接导致了某人想要投生的希望再次破裂!!!!!直接胎死腹中!

    投胎希望再次破裂!!

    某人被盯上那么多次,无数次倒霉,不是没有道理的!

    恨不是一日而成的!

    此刻宣王也不知道,这次天都助他的姻缘,却因为自己不争气依然没成功。某长生心里不知道多大怨气。

    人都给你送到府里了,送到床上了,你却当她是闺女!!

    等小儿子真的来到他身边时,不知道这么多世的帐要如何清算。

    …………

    天兆二十八年,老皇帝驾崩。

    宣王扶持幼帝上位,真正掌权整个王朝。

    然而,他终生没有留下任何子嗣。和妻子成婚四十多年,依然孑然一身。

    倒是他那世子,却在一次被雷劈后开始走背运。直到老死。好似被上天盯上了一般,无处可躲。

    小山村里,白衣睁开眼眸。

    好似叫她母亲的日子,就在昨日。

    心痛得感觉依然那么强烈,被上天不喜的绝望仿佛还未散去。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