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90章 妻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宣王最近很忧愁。

    以前他都是跟战场上的将领打交道,就算回了京,平时身边也是德高望重的老人。

    成亲后,他身边的朋友圈好像都变了。

    “王大人,你家女儿多大了来着?平时喜欢什么呢?”

    “周大人,听说你孙女多,平时你家孙女跟你亲近吧?”

    几个大人看见宣王直冲冲走过来,激动的脸都变了。哪知道,宣王来了这么一句……

    他们大多在前院忙乎大事,后宅之事都是夫人在帮忙,他们哪知道那么多啊?

    可是宣王一问,那肯定得答啊!

    不止要答,还得好好的答,答的漂亮呢!

    王大人眼珠子一转“我家女儿及笄了,她这孩子自幼就跟我这做父亲的亲。小时候什么不是我安排的?但凡现在离家久一些,她就得写信思念我,让我早些回家。”

    宣王摸了摸鼻子,我都出来好几日了怎么也没给我写信呐?难道是感情不够深?不够想我?

    宣王不知道为什么,这心里酸溜溜的,跟吃了醋一样。这父亲也不好当啊!

    周大人摸了摸胡子,他在京城出了名的孙女多,但你要问他孙女的事,他恐怕名字都说不过来。

    不过编瞎话谁不会啊?好歹也是做过爹爹的人。

    “别提了,我家那些孩子可调皮。这孙女一多就爱争风吃醋,偏爱谁都要吵起来。不过那些孩子都跟我亲近,有些孙女还是我抱大的呢。孩子就是喜欢抱抱……”想当初他抱了哪个小辈,后面的孩子可羡慕了。

    宣王默默记下,要抱抱,要独宠。

    旁边许大人听见他们讨论育儿经,随口来了一句“小时候,我闺女的澡都是我洗的呢。”刚出生的时候,他和夫人可不给孩子洗过澡么。

    不过孩子上一岁了,他就没动过手了。

    “嘿,我也洗过。每次她都玩的一身水,然后就更喜欢我这个当爹的了。”王大人和妻子是表妹,两个人两情相悦,对孩子也诸多疼爱。

    宣王一听,嗯,洗澡有助于增进感情。

    谁都发现了宣王的不同,以前那铁血男儿般的宣王爷,战场上战无不胜的将军,向来都是别人巴结着他。如今居然开始讨论育儿经呢?

    众人都猜测着他是不是要生个亲生孩子呢。

    一个个说的更厉害了,一分夸张到五分,五分到十二分。

    宣王这次出巡可学了不少东西,原来天底下的长辈都是这么对后辈的。不管再大都是系在心上的。

    没多久,皇帝年老身子不适,便提早回了京。宣王那颗心顿时归心似箭。

    要进城了。

    “去把本王的刀拿来,把胡子刮一下。”宣王摸着脸颊的胡子,颇有几分看不过眼。

    “对了,把京城里显年轻又时新的衣裳给本王来几身,多来几身,看什么合身些。你说说,本王是不是老了?”宣王爷问着随从。

    随从欲哭无泪,王爷你以前可从不刮胡子买衣裳,都是送来什么穿什么。

    现在还学着小年轻要好看了。

    等宣王爷送了陛下回宫,自己回到府上时,早已归心似箭了。

    “王爷回来了,王爷回来了……”门口已经候了下人,宣王回府很快便传到后院。

    身子单薄的李姝婉已经等在了大门前,反倒是谢知夏在屋中都不曾出来。此时下着大雨,李姝婉反而嘴角带了几分笑。

    “儿媳已经备下饭菜,请父亲用膳。”李姝婉轻声道。仿佛看不到额间的雨水。

    她是儿媳妇,伺候公婆是应该的。谁都说不出错,说起来便是王妃出来相迎也是应该的。

    但偏偏,王妃没出来。

    李姝婉嘴角带笑。

    如今她算是看清楚了,只有抱紧公公这条大腿,才有可能扳倒那个毒妇啊。

    “你母亲呢?”宣王随口问了一句。

    李姝婉心中一喜“母亲每日睡到午时起,此刻恐怕还不曾起来。可需唤她起来?”李姝婉眼睛微亮。

    宣王愣了下,这才松了口气“那就好,这么大的雨不要让她出来。出来淋雨做什么,淋坏了不心疼啊?身子要紧。”说完,一脸严肃的进门了。

    …………

    李姝婉那无人心疼的人,心情瞬间低沉下去。

    仿佛自己就是那不被人心疼不被放在心上的可怜儿。连给谢知夏上眼药都没了兴致。

    宣王饭都没用,便回了卧房。

    “你们出去吧,本王来。”宣王见她要起身,连忙让丫鬟退下。

    自己接过脸盆,给一脸懵逼的夏夏洗脸擦手。

    随即又拿过衣服“伸手夏夏……”王大人说的,他都是这样给孩子穿衣服的。

    不过这大号孩子跟小号孩子应该没什么区别的吧?

    粗糙的大手不经意略过夏夏的胸口,宣王脸蹭的一下就红了。

    这该死的王大人,没说这种情况怎么办啊!

    宣王脸红的跟猴屁股一样,打仗都不怕的他手都哆嗦了一下。一不小心又碰上了那小笼包。

    “王爷怎么了?”谢知夏愣了一下都没反应过来。着实是他那一脸的严肃看不出是害羞啊!!!

    “有点热。”宣王一本正经道。

    突然觉得每天给她穿衣服也不容易。想想还得洗澡,宣王感觉身上火烧火燎的发热。

    明明是看着长大的啊,别人家养孩子也这样?

    谢知夏翻了个白眼,我信了你的邪!

    穿完衣服他又给她梳妆,那歪歪扭扭的头饰看的夏夏头疼。

    不过一脸严肃的宣王坐着这么萌哒哒的事,倒是极其有意思啊。

    可怜的宣王,丝毫不知道自己走了一条岔路。这是他距离自己成功睡上媳妇,最近的一次。

    “对了,等会要出殿试结果了。谢继礼是这次殿试最大的候选人。”宣王才说完,门外便传来报喜声。

    “王妃,王妃,公子三元及第中状元了!这会报喜的都到侯府去了。”丫鬟激动的在门外喊到。

    谢知夏眼神一亮连忙跑了出去,宣王看她高兴,干脆给满府下人都给了重重的赏银。

    “王妃心情好,有赏。”那活脱脱妻奴的模样,刺瞎了众人的眼。

    到底是妻奴还是女儿奴,有人却死活看不清!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