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89章 当娘的潇洒日子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昨儿新得了一卷佛经,倒是瞧着很有些感触。”

    “我爹娘都死的早,这边公婆也走的早,就想着给他们抄些佛经希望他们往生极乐,将来投个好胎。只可惜啊,我这眼睛……”谢知夏叹了口气。

    旁边站着李姝婉从旁伺候,还有几个来府上拜见的夫人。都是京里数一数二的大佬夫人,平时想见面都求见不着的那种。

    “王妃年纪轻轻的怎会眼睛不好?”有人问道。

    这种大佬聚会,是李姝婉想都不敢想的,只能紧低着头只求不出错。

    “曾经年幼时爹娘去世,又千里迢迢投奔亲戚。只可惜丢了门亲事,那时不懂事,日日夜夜都在哭。又没个长辈教导,这眼睛就生生哭坏了。”谢知夏叹着气,李姝婉忍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眼刀子,眼睛都不敢抬。

    她来府中两个月,也只摆了两个月当家太太的谱。本想着对下人宽松些,笼络住下人的心,将来谢知夏进府好夺了她的权利。

    哪知道谢知夏本就是世家女,哪里会跟她一般耍阴私手段。该惩罚就惩罚,该赏银就赏银,有惩有赏竟是得了不少尊敬。

    反倒是因为李姝婉的宽松,不少人后来犯了错将她怨恨上了。

    “母亲,母亲,儿媳近来无事,便由儿媳替母亲抄写经文吧。”李姝婉哪里还敢待着,立马就跪下了。

    谢知夏推辞了两下,众夫人都劝着这才勉强同意了。

    “那行罢,替为娘抄写百遍即可。也算我一点心意了。只是辛苦婉婉了。为娘这心里过意不去呢。”

    众人连忙夸她心善,李姝婉眼眶都红了。

    没两天。

    “这两日睡不好,人都要消瘦了。”谢知夏摸着脸。

    丫鬟看了看世子夫人,嘴角勾了勾。

    “王妃您有世子夫人伺候,你们是亲婆媳,天底下最亲的人了。儿媳妇可抵得上亲女儿呢。让世子夫人晚上在跟前伺候着,想来要不了两日便好了。只是,可能要辛苦世子夫人了。”

    “丫鬟到底不如世子夫人尽心呢。”丫鬟捂着嘴一副说多了的样子。

    “这,这不好吧?”谢知夏一副极其为难的模样。

    李姝婉站起身,只觉这日子水深火热简直难熬。

    “婉婉来。”偏生还得带着笑。

    “辛苦你了。”夏夏轻声道。

    随即,又去谢知夏房里伺候了三五日。直到都熬出了熊猫眼,这才免了这差事。

    回房后。

    “她们太过分了,就这么折磨世子夫人,要是老太太知道该多心疼。”丫鬟哭诉着为李姝婉不值。

    李姝婉一身酸痛几乎直不起腰来,谢知夏睡觉浅,半夜不是口渴就是如厕,不是掉下被子就是肩膀酸痛。

    她倒是睡的香甜,自己几乎是整夜未眠。

    李姝婉眼睛发热,说不清是心酸还是眼睛乏累。

    “不要告诉母亲,万万不可。”母亲如今身份没她高,而且又是亲家,见面母亲还得对她行礼。

    她只需想想便觉得心痛万分。

    想象中为娘家谋取福利现在都成了奢望。李家满府人如今都夹着尾巴做人呢。

    李家人死都想不到,那孤女居然直接嫁给了宣王,成了她母亲。

    李姝婉喝了口茶,丫鬟蹲在地上给她捶腿捶腰。

    “世子这几日可问过我?”

    “问过了,世子听完没说什么,只让夫人……多留在王妃跟前尽孝。”丫鬟低眉顺眼道。

    果不其然……

    “我尽屁的孝!!”李姝婉茶碗一掀,茶水倒了满地。

    “尽孝,尽孝!千方百计嫁进门就是为了给她尽孝来的吗?!”李姝婉都快疯了,以前进门时所有人都羡慕她。

    现在只怕人人都看笑话,笑话她抢了婆婆的亲事,现在导致人家成了她娘,她还得见天的伺候着。半点不能埋怨。

    李姝婉夜里不知道哭了多少次,只恨不能时光倒流不能重来!

    重来一次,她也厚着脸皮勾搭宣王去!

    此时的谢知夏可不知李姝婉两口子闹矛盾了,她纠结的是,宣王到底想啥呢?

    成亲这么久还没圆房这就不说了,反正她又不是什么色狼,还能推了他不成?

    不过,宣王这行径……

    “王妃,王爷又给你送首饰回来了,下人说是王爷跟陛下出去巡游。”

    “陛下看上个姑娘,王爷看上了她的首饰。听闻她首饰都是自己设计订做的,王爷就讨了来专门给王妃做首饰用。”丫鬟一脸羡慕。

    但是谢知夏差点一口茶喷出来,人家小姑娘是掘你祖坟了吗?

    好不容易勾搭上陛下,好不容易看对眼了。要做娘娘的命,生生给你玩成了打造首饰的!!!

    “还带回了江南的几位点心师傅。”

    谢知夏抚额。

    此时的宣王。

    歌舞升平,丝竹声声声悦耳。宣王斜靠在桌前,心里想着还挺想夏夏的。

    果然啊,这老父亲就是操心的命。人家都说女儿是小棉袄惹人牵挂,果不其然。

    他这些日子眼前老是出现夏夏的模样。看到什么好东西就想给她带回去。

    养女儿,想来就是这样的心态吧。

    全天下的父亲大概都是一个模样。

    “王爷,您瞧瞧奴家身上的香好不好闻?”一个舞姬凑了过来,众大臣都看着。

    宣王吸了口气,那舞姬眼睛都亮了。

    “等下给本王装两瓶,给本王的女……的夫人送回去。”宣王一拍手,女孩子都喜欢这些香香的玩意儿。

    舞姬一听顿时捂着脸跑开了。

    谁说宣王跟王妃不合的,不合个屁!说起夫人两字的时候,眼睛又亮又柔和!!!

    晚上,宣王躺在床上。

    不由得想起了夏夏入门那天,一身红装,眉眼如画,当真是美到了骨子里。

    怎么看都看不够。

    这么一想,他又从床上爬起来。将自己闲暇时画的小本本拿出来。

    上边谢知夏一颦一笑,全都画上了。

    粗糙的大手在画上摩挲,宣王丝毫不知道此时自己浑身柔和的似水一般。整个人都被画中人融化了。

    “养女儿果然不一般,这才几日不见本王都食不下咽夜不能寐了。”宣王叹了口气。

    多了个女儿不容易啊。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