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88章 鸡飞狗跳宣王府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宣威和李姝婉铁青着脸跪在地上。

    宣王扶着谢知夏坐下“你们母亲起得早,本王难得休息便多睡了会。”

    宣威抿了抿唇,父亲从不赖床,只是听到父亲维护她,反而他这心里更难受了。

    她不幸福,他难受。她过得好,他依然难受。

    “孩子们,难为你们等了。做母亲的倒让你们等着了,真是过意不去。”夏夏捂了捂唇,妈呀,这感觉居然出奇的爽。

    “罢了,先给你们母亲敬茶吧。”宣王摆了摆手。

    宣威接过丫鬟递过来的茶,脸上抽了抽。

    两个人跪在地上,此刻端着茶,看着那张比自己还年轻的脸,心中一抽一抽的。

    这就是传说也的釜底抽薪了吧?

    我抢了你相公,转头你就做了我婆婆。

    “叫人啊。”宣王眉眼间有几分不乐意了,磨蹭着怎么回事?

    宣威深深的吸一口气,端起茶碗。

    “爹……”又吸了一口气,手在不停的哆嗦。

    “娘,喝茶。”

    “爹娘,喝茶。”两个人并排跪在一起,整个人脸上都青了。

    谢知夏笑的见牙不见眼,接过茶喝了一口,心里舒坦的不行。

    这年头,被人抢了未婚夫不可怕。转头他俩跪地上叫你做娘不就是了!

    “都是好孩子,都是好孩子。为娘看了高兴。这是给你们的见面礼,别嫌弃为娘准备的礼物啊,不是什么贵重东西。”接着,让丫鬟将盖住的礼物端上来。

    一水儿绿的首饰。

    “这头饰是为娘最喜欢的,姝婉记得带上。这套衣裳,是我为你们订做的。”那托盘上,绿色的镯子绿色的首饰,绿色的长裙,就差明说你们这对奸夫了!

    两人脸上一下子就僵住了。

    转头看向宣王,宣王正喝着儿媳妇茶,不明道“看着本王做什么?母亲送你们东西还不知礼道谢?本王不在府里,你真是基本的礼仪都忘了!”宣王这汉子哪懂什么啊,一番话气的李姝婉眼泪都快下来了。

    有后爹就有后娘,早就该知道的!

    苦着脸憋着一口气接下了礼物,可怕的是还得穿!

    两人站了起来,很快膳食就摆了上来。

    宣威坐在下首,李姝婉是儿媳妇是不能坐下的。除非爹娘出口,否则她便要在一旁站着伺候。

    此刻谢知夏没出口,宣王当然看不到。

    李姝婉朝宣威使眼色,偏生宣威坐在那里端坐着,半点不敢东张西望。

    李姝婉心中气的很,偏生还得笑着给谢知夏布菜。

    但凡谢知夏眼神多看一眼哪道菜,她就得夹一箸过来。

    也不知是不是她错觉,谢知夏几乎是跟前一箸,桌子最远的地方一箸。然后桌子中间一箸。

    一顿饭下来,极少活动过得李姝婉几乎腿都要断了。额间几乎见了汗珠。

    心里把谢知夏恨得直咬牙。

    谢知夏全程“辛苦你了,为娘心里真过意不去。”

    “姝婉真是个称心的好儿媳,威哥儿你可要好好对她。争取生个大胖小子。”

    “你们夫妻定要和和睦睦啊,当娘的也欣慰了。”

    每说一句,宣威脸就白几分。

    一顿饭只有宣王两口子吃的开心,这宣威二人离开时头上都在冒汗。

    两人刚进了后院,李姝婉便软软的倒在丫鬟怀里。

    “世子夫人您怎么了?怎么一身的汗,夫人您怎么了?”丫鬟惊呼一声,见她只吃了个午饭的功夫便满头大汗,心中不解的很。

    宣威眉头轻皱的看向她。

    见她脸色微白,一副受了极大委屈的模样。甚至都要靠着丫鬟才能走进来,心里便轻视的很。

    “怎么?当初骗我的时候可是半点没看你这么累过,用顿膳都要累的你提不起脚吗?不知道还以为我王府怎么磋磨你了呢!”宣威心中有气,上去就刺了一句。

    “她这哪里是用膳,分明是折磨我,你就看不出来吗?一顿饭就使劲折腾我了。她是不是还记恨着我嫁给了你?”李姝婉顿时没忍住便回了一句。

    昨晚宣威要了她好几次,今天本就浑身酸疼,白日里还脚不沾地,此刻整个人都没力气了。

    宣威直接笑了,满眼嘲讽的看着她。

    “算计那么多要嫁过来的是你,没人逼你吧?没人骗你吧?谁家媳妇不伺候?谁家媳妇布菜都能累到腿软的?你心思那么重,夏夏还比的过你?她就好好吃一顿饭,把你怎么了?哪里磋磨你了?谁家不是这么过的?就你金贵些?给夏……给母亲布菜都不行了?”宣威一个大男人,能被李姝婉哄的团团转,自然也看不透女人那些小心思。

    此刻自然看不透夏夏的用心。

    李姝婉一口老血堵在喉咙,吐不出去吞不下来。

    气的几乎喘不过气。

    “你是不是!!!是不是后悔了,是不是忘不了她!哈,哈哈,现在算什么?!现在算什么?她现在是你娘,是你母亲,你居然心心念念着母亲,你是不是个东西?你以为她单纯吗?她也不过是个……”

    “啪!”一巴掌打断了李姝婉的话。

    宣威冷着脸看她,此时满屋子下人早吓得跑开了。这些话传出去只怕没活头了。

    “你是疯魔了,你个疯婆子,什么话都乱说!你是什么样的人也好跟她比?!”宣威说完便冷着脸出去了。

    脚步急匆匆的,仿佛被人说中了心思一样怒火中烧。

    李姝婉捂着脸待站在屋里,竟是连眼泪都落不下来。

    如今只觉得自己是个笑话。

    争来争去,只把自己争成了她的儿媳妇!每天伺候着她,每天都要眼巴巴的叫她!!!娘!!!

    李姝婉气急攻心,身子一软便瘫倒在地。

    婆婆进门第一天,儿媳妇气急攻心便昏倒了。传出去不知是多大的笑话。

    这才进门第一天,宣王府的日子有多鸡飞狗跳,旁人只怕猜测不到。

    反正,谢知夏表示,嫁过来就有这么大的儿子儿媳妇伺候着,日子,美美哒!

    宣王却是翻着教女指南有点头疼了。

    这书,意思是那个意思。但是怎么看都感觉有点不大对劲!

    宣王抱着一堆育儿指南,懵逼的瞪大了眼睛。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