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87章 老母亲来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那句我把你当亲生的,震的谢知夏整个人都懵了一下。

    我想嫁给你当妻子,你居然拿我当女儿?

    “宣王叔叔,还真是好心呐……”夏夏看着他,一字一顿道。

    “这些年多谢叔叔的庇佑和保护了。夏夏无以为报。”

    宣王摆了摆手,一屁股坐在凳子上便喝起了茶。半点没意识到哪里不太对劲。

    “客气客气,我跟你父亲是兄弟,虽然我比他小了些年岁,但我们依然跟兄弟一般,夏夏你别客气,不谢不谢啊。想当初我还抱过光屁股的你呢。”宣王喝完茶,将杯子对着夏夏点了点。

    谢知夏默默将旁边丫鬟隔间里的隔夜茶倒给他。

    喝喝喝!还有脸喝茶!谁给你的脸呐?我死去多年的老父亲吗?

    宣王感觉到陡然冷下来的气氛,猛灌进去的那口凉茶吞也不是吐也不是。

    哎,书里说的没错啊。女人心海底针。

    怎么突然就翻脸了?

    宣王那一脸正气露出来的无辜模样,气的谢知夏起身就打开了窗户。

    “步也散完了,王爷该回去了。剩的女儿担心呐……”眼神凉凉的,宣王如坐针毡,总觉得女人都惹不得。

    宣王咽下那口凉茶,凉的心都颤了一下。

    “咳,那本王就先回去了。宣威那事,你若是想将他逐出宣王府,或是让他当儿子,都随便你。横竖你怎么高兴怎么来。”宣王说完,一个闪身便跃过湖面,到了对岸。

    呵呵,你散步还带轻功的呢。

    谢知夏哐当一声关上窗户,丫鬟听到声音赶紧进来。

    “姑娘外面冷,这窗户怎么打开了。可千万别凉了身子。到时候王爷要心疼呢。”丫鬟打趣道,丝毫没发现自家小姐幽幽的目光带着几分凉意。

    谢家很快闭门了。

    自从跟宣王定了亲,对侯府递拜帖的人数不胜数。谢知夏不爱交际,以前对侯府落井下石看笑话,现在巴结算什么?

    不过外人联系谢继礼,那便是他的事情了。继承了侯府,总要给他留几分关系。

    一个月后,到了宣王大婚的日子。

    满城大红,全城都披上了红装。所有人门前都点起了大红的灯笼,树上都系上了红色绸子。

    京城几个大门,架起了锅碗瓢盆,已经开始施粥。

    宣王有令,施粥七日。

    谢知夏便给贫困百姓赠送棉衣,一时间整个京城里人人称赞。

    “哇,这谢姑娘到底有多少嫁妆,绕着京城走了一圈,都还陆陆续续从侯府出来。”

    “你可不知道,人家十岁时就手中握着百万银钱,管理着诸多产业。如今谁不羡慕?”道路两旁众人议论纷纷。

    那喜婆见人便发喜糖,简直阔气的很。

    轿子周围围满了说着吉祥话的孩子。

    围着京城走了一圈,谢知夏便到了宣王府大门前。

    宣王一路亲自迎亲,可让京城姑娘羡慕的不行。

    宣王府又没长辈,进门就做婆婆,宣王又是如今天兆第一人,谁人不羡慕?

    “跨过火盆便是宣家人,新娘子跨火盆啦”喜婆说完,宣王竟是亲自下马将盖着红盖头的新娘扶出来。

    亲自扶着她跨过火盆。

    众人见了,对宣王的小娇妻又看重了几分。

    今天李姝婉待在后院不能出门,她是新妇,以免冲撞了母亲。

    气的她在屋中摔了满屋东西,丫鬟仆人都低着头丝毫不敢声张。

    这世子夫人,人前温婉可人。人后着实厉害,但凡下人犯错便是巴掌。

    且还不准出现在世子跟前告状。

    “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我还要给她敬儿媳妇茶,凭什么啊!这个贱人!你就这般记恨我吗?做不了夫妻你要做他爹!”李姝婉满脸狰狞,丫鬟却半点不敢泄露出去。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成!”谢知夏被人扶着送回了新房。

    宣王已经是京城的最高权势,倒是没人敢闹洞房。

    一直到宣王端着晚膳进新房,都没人敢反对。

    宣威全程面无表情的陪着宾客,众宾客虽然心有不悦,但宣王一天还认他,那他就是世子。

    众人也不敢怎么样。

    直到宣王去了新房,宣威才心如刀绞的饮尽一杯酒。

    喝多了便去了后院,瞧见门口站着的那个妇人,那个自诩是他真爱的女人。

    拖着她便进了房,扒掉衣服,顾不得她的惊呼便横冲直撞。

    另一边,宣王端着饭菜在她面前,挑了盖头。

    “今天累一天了吧?快吃点饭菜,你还长身体呢,别饿坏了。当心长不高。”宣王一派慈父模样,震的夏夏一脸懵。

    看着手里被塞进来的筷子,无奈至极。

    突然发现,这家伙居然是真的把她当女儿看!!!

    夏夏震惊的看着他。

    直到吃完,他在外间铺上了被子,夏夏才渐渐回神。

    指尖在枕头下触到了什么东西,往外一拉。

    手中赫然出现一本《如何做个好父亲》的书!

    底下还有一本《教女有方》。

    夏夏莫名的想笑,你丫怕是直男中的鼻祖!

    躺在新床上,吃着被子底下铺的桂圆红枣,不知不觉便睡去了。

    第二天一早,等她醒过来时已经日上三竿。

    “怎么不叫我,这新婚第一日便睡过头。”谢知夏急急忙忙从床上爬起来,这是她睡的第一个好觉,有后盾有依靠安心的睡着。

    宣王已经拿着兵书在窗前看着。

    “不纺事,你是做母亲的人,小辈就让他们等。”宣王很直白。

    手中的书还是倒立着的。

    他没好意思说,他就蹲床前看夏夏睡觉,看了两个时辰!!

    哎,果然养儿子跟养女儿是不一样的!

    怎么看就看不够呢?这就是养女儿的不同啊。

    宣王心中感叹。

    还学着给她描眉化妆,折腾了半个时辰才从屋中出来。

    此时,宣威和李姝婉作为小辈已经等了一个多时辰,偏偏还不能有半点怨言!!!

    宣威一直黑沉着脸。

    前未婚妻成了母亲,这波操作,鬼知道他内心有多绝望。

    直到宣王带着谢知夏进门时,屋中二人脸上才带了几分笑意。

    谢知夏也笑了。

    各位,老母亲来了。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