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85章 我还没娶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宣王那一笑让人遍体生寒。

    李姝婉紧抿着唇,宣王如今就得宣威世子一个儿子,总不会为了一纸婚约连唯一的儿子都不要吧?

    李姝婉想的很简单,世人重子嗣,不过就是略施小惩,让众人看下宣王的态度罢了。

    “本王曾经说过,她谢知夏,必为我宣家妇。你可曾记得?”宣王神色淡漠的看着世子。

    世子和李姝婉两手相扣跪在一起,低低的应了一声。脑海里却满脑子的谢知夏模样。

    “父亲,婉婉跟我是不一样的。她……她曾经在边关祖母家小住半年。那时儿子虽然记忆朦胧,但也依稀记得认识一个小姑娘。儿子曾赠予了她一枚簪子,那人,那人便是婉婉。”世子不得已才说出往事。

    但他三岁前的记忆不完全,许多时候都想不起来了。

    他半点没注意到旁边李姝婉猛的瑟缩的眼神。

    谢知夏好笑的看着他。

    “父亲,是儿子负了谢姑娘。”世子磕头给宣王请罪。

    旁边人看了虽然对世子和李姝婉私相授受的行径看不起,但此时也只能打着圆场。

    宣王没说退下,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你可记得,本王十多年前带你回京时的事?”宣王突然笑了,那一笑整个人都柔和了几分。俨然一个贵公子模样。

    世子顿了一下,摇头。

    世子身后的下属眼中带着几分失望。

    “你年幼,受到重大刺激遗忘过去,本王不追究你。那本王便帮你回忆回忆。”宣王拉了椅子过来,本以为他要坐下,哪知他却拉了一旁谢知夏坐在椅子上。

    众人惊了一下。

    世子眼皮子狠狠一跳。突然感觉有什么事情不对。

    “那时,城门被破,整个城池失守。城内血流成河,死伤无数。谢将军带着军队赶回来时,城镇已被敌军占领。”

    “是谢将军以命相博,才将城镇夺回来。因为,城中有他妻儿。”宣王指了指谢知夏。

    世子突然脸色一白,浑身抖了一下。

    “李家姑娘那时也在被救的人中吧?还真是可笑,救了你的命却夺了她的亲事,哈,早知道还不如让敌军杀了。”宣王从来就不是个好惹的主。

    李姝婉面色苍白,手都在哆嗦。

    “那时我赶过来时,谢将军因为救一个三岁孩童丢了性命。宣威,你可曾记得?”宣王冷冷的看着他,那眼神,陌生的让宣威浑身发寒。

    眼前闪过无数的画面,耳边充斥着一阵阵哭声求救声。小小的他站在街道上,敌军高举着长刀立马就要刺穿他!

    天神降临了,天神以身抵住敌军。让他得救了。

    后来……

    记忆开始复苏。

    那个住在他隔壁的小姑娘,胖乎乎的小姑娘,眉眼带笑爱吃爱闹总是笑眯眯的小姑娘。哭着趴在那冰冷的尸体上叫着爹爹……

    那一声声爹爹凄凉刺耳,让他脑袋一麻便整个人昏倒在地。

    世子整个人都懵了,呆呆的跪在地上。

    之后,醒来他便成了宣王儿子。宣王对他说,宣家必娶谢氏女。这是他一辈子该偿还的。

    但他那时醒来后,谢知夏看他的眼神满是敌视和恨。他不记得好多事了,可是一看到她就觉得心里难受,不自觉的逃避。

    他内心将一切屏蔽,害怕看到胖乎乎的,爱吃爱笑的姑娘。不自觉排斥一切。

    原来,是因为内心有所亏欠。

    宣威心口猛的一阵疼,疼的让他大口喘气。整个人大汗淋漓几乎跪不住。

    “那时谢将军为救你身亡。夏夏成了孤女。你一生都欠了她。本王便收你为子,为你订下亲事,只待将来你补偿于她。”宣王声音听不出喜怒,但是旁人都一脸怒意了。

    “啊,这么说的话,那世子不娶谢姑娘,那便不是宣王府世子了?”不知谁说了一句,在场众人全都变了脸。

    那李姝婉脸上更是跟便秘一般,一张脸涨得通红。

    世子更是震惊的瘫在地上,那刺眼的喜袍让他心口生疼。

    “李家也是极好的。外孙女爹娘为国捐躯,千里投奔,却拿了订亲信物,拿了威儿送的簪子,用亲生女替代了。这也就罢了,外孙女带来的万贯家财,李家占为己有,活生生吃人血馒头。”宣王满是讥讽的话逼的李家人面红耳赤,甚至还有脸皮薄的姑娘直接哭着跑开了。

    宣威傻傻的坐在地上。

    “你骗我!你骗我!”一手抓着李姝婉的衣领,双眼发红宛若癫狂。

    “你不是她!你不是她!”宣威整个人都麻木了,抬头看着谢知夏,竟是不敢看她。

    那自己这么多年的伤害她算什么?!自己谋划这么多年娶李姝婉,拒了夏夏,这算什么?

    他就像个傻子!

    “本王早就说过了,一切后果自行承担!”宣王半点不留情面。

    “既然已经礼成,那便是夫妻了。自己选的,好好过吧。”

    周围人这才哗然一片,谁都没想到。世子不是亲生的,居然是仰仗着那门亲事才能成为世子。

    那如今没娶谢知夏,那就有些好笑了!

    李姝婉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父亲,父亲,你说夏夏必为我宣家妇,她是要做我宣家媳妇的,父亲……”宣威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他只期望着还能有最后的机会。

    李姝婉却猛的失声叫道“你置我于何地?”

    李家人恨恨的看着她,这个时候争来做什么?万一宣王不要他,他连寻常人都不如!

    宣威痴痴的看着宣王。

    宣王轻笑一声“哪有那么好的事?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你把她当什么了?”

    “你们不是真爱吗?说好的不管贫穷或者富贵,你们都要生死相依呢?再说,你已娶妻,你要夏夏给你做妾?你算什么东西让她做妾?”宣王字字诛心,宣威浑身都在颤抖。

    “她。她是要做我宣家妇的,父亲你说过的……”宣威不住地呢喃。

    旁人都不禁露出几分轻视。

    “你是不是忘了,为父至今不曾婚配?”宣王双手往后背一放,默默仰望天际。

    “噗……”宣威一口血直接喷出,双眼瞪着父亲。

    满堂宾客全都傻眼了。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