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83章 参加婚礼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谢知夏坐在屋内,看着那大串钥匙百思不得其解。

    今天除了是李姝婉和世子宣威的接亲之日,也是谢知夏及笄的日子。

    过了今天,她就长大了,能嫁人了。

    一大早便听到前未婚夫要定亲,这么一个悲伤的日子。前未婚夫他爹突然送来了象征掌家的钥匙串儿。

    谢知夏这心里突突的,以及有种血液沸腾的感觉。总觉得吧,要干大事儿。

    她就觉得自己是个干大事的料。

    “姑娘,刚刚有人送来帖子。请您去宣王府观礼。”丫鬟满脸纠结和担忧,谁给他的胆子还敢请我们姑娘啊?

    “不去不去,去什么去。如今我们姑娘把侯府经营的有声有色,谁见了不称赞我们姑娘一声?便是说媒的都快踏平了侯府大门。谁还稀罕去看他一个陈世美?”另一个丫鬟脾气暴躁,平时极其维护谢知夏。

    另一个嘴巴动了动便没说过。

    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当真是欺负孤女无人撑腰了吗?泥人还有三分性子呢!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就差朝那世子吐口水了。

    “夏夏不去!夏夏别怕,你是有哥哥的人,等哥哥考取功名给你撑腰!”谢继礼从门外走进来,十六岁的男孩已经长大了。足以撑起门楣。

    再有两个月他就要参加会试了。他是上一届的解元。

    如今在京里呼声很高,加上又被侯府认定为世子。将来是要为侯府撑起一片天的。

    如今来给他说亲的人多不胜数,只是侯府没长辈,一切都是他自己定夺。

    “你别担心我,倒是你的亲事该上点子心了。过了年便十七,便是你不忙着成亲,也该订门亲事才是。你看宣王世子,十岁便定下了亲事。”谢知夏说话时没半点怨气。反倒极其平和。

    府中人哪个不背地里骂宣威,瞎了狗眼。

    谢继礼看了夏夏一眼,第一次见面时她胖乎乎圆滚滚的跟个包子似得。但那张脸极其可爱圆润,笑一笑仿佛看见了阳光。那一抹光,当时便照进了他的心里。

    只可惜,她成了自己的妹妹。

    谢继礼拳头微握,收敛了心神。

    “男儿先成家后立业,总不能让人轻看我侯府才是。如今不过是个解元,便是让人看重几分又如何?我们侯府没人支撑,总不能让人看轻才是。”谢继礼当初被侯府过继,不知道惊呆了多少人。

    虽然也是谢氏旁支,但谁都没想到谢知夏十岁幼龄,小小一个孤女,竟是亲自为侯府选了继承人。

    当时不知道多少人说她胡闹,明里暗里看笑话。甚至还有族老千里迢迢赶过来,斥责她为什么不从自己族中选取。

    当时谢继礼两兄弟已经进了门,谢知夏直接冷冷一笑,将那些父亲在世时便多加巴结,去世后便不管自己的族老打出去。

    哈,离了侯府你们什么都不是。

    族学之类的哪样不是父亲提供,父亲出事断了银钱,他们不知报恩也就算了,还成了仇。

    当时谢知夏直接冷着脸将族老打出门,打完就算了还放狗咬。那些本打算上门打秋风的亲戚直接吓退了。

    谢侯爷对敌人残忍,对亲人族中长辈却心软。导致那些族人总是吸血鬼一般,哪知道生个女儿却是个铁石心肠的。

    便是什么族中长辈,打秋风一律扔出去。反正侯府就她一人,谁还能把她怎么样?

    自那以后,族人反而对她敬畏了。依然资助族学,但要求那些学子出来后前三年为侯府效力。

    不少人都被她的手笔惊了一下。

    此时谢继礼看着她,眼神不知何时也带了几分钦佩。

    独自开府,便是男儿都没这个气度和勇气。

    “随你吧,横竖说不过你。你自己心里有数便是。送我去世子府吧。”谢知夏半点不惧去世子府,该害怕的从来就不是她!

    谢继礼顿了顿,便出去安排了马车。

    夏夏都不怕,他怕什么?

    不过这请柬……

    “去打听一下,都开始接亲了,怎么会突然送请柬来侯府。看是谁的意思。”谢继礼吩咐完下人便急忙退了出去。

    没多时,夏夏出来了。

    “今天是你的及笄礼,只可惜所有人都去参加婚礼了。等明日定给你补办。”谢继礼有些无奈,之前他便请了同窗好友,但大多数都要随爹娘去世子府观礼。

    冷冷清清……

    如果他能让人看重便好了。

    “不打紧,年年过生日还没意思了。”谢知夏并不在意,展颜一笑惊的旁边下人连连抽气。

    这几年来她极少出府,出门都是谢继礼和谢继书两兄弟打理府中事。谁都不知道,那个爱吃爱笑贪玩的女孩子,已经长成了青葱少女。

    还是极其精致看一眼便让人难忘的那种美。

    “姑娘今天真漂亮。”丫鬟满眼惊叹。

    等上了马车,下人才凑到谢继礼耳边轻声道“是宣王下的帖子,听说连世子都不知晓。”

    谢继礼一怔,但此时马车已经出发了,他也来不及多想。只是心里隐隐有些疑惑。

    宣王如今快三十,依然单身一人不曾婚配。自从征战回来也极少出现在众人眼前,除了宫宴几乎不接受任何邀请。

    如今陛下年纪大了越发依赖宣王,宣王的势力几乎没有任何人能抗衡。

    一路上过去,到处都是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一路喜气洋洋的人全都朝着世子府去了。

    等下了马车,将帖子递给门房,门房都看待了。

    等那背影都走远了才结结巴巴道“哎哎,那是不是小时候胖乎乎总是追着我们世子跑,总嚷着要嫁给世子的小胖妮儿?”门房一不留神就说了她的绰号。

    被旁边下人一拉才赶紧捂住了嘴。

    “什么胖妮儿,人家是侯府唯一的姑娘。十岁便独自开府当家做主。还给去世的爹娘认了继子,前段时间中了解元。听说有望中状元呢!不过……”门房顿了顿,怎么那孩子长得这么好看了!

    他没念过什么书,不知道如何形容。但,比那新娘子不知道美了多少倍啊!

    这也就罢了,她居然来参加世子的婚礼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