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82章 宣王给你备大礼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宣王看着儿子。

    儿子大了不由人啊。

    “是李家姑娘教你说的?”宣王声音冷淡,带着几分凉意,听不出喜怒。

    宣威世子猛的抬头一脸惊慌。

    “不是姝婉,婉婉,婉婉她心地善良纯真又不谙世事。她如何会教儿子这些?连受了委屈都是丫鬟偷偷来告诉我……”宣威直摆手,婉婉从来都是这样。

    小时候那孤女初来李家,因为性子娇纵又没有父母,大家都纵着她。婉婉没少受她的气。

    每次婉婉受了委屈都不让人说,要不是丫鬟心直口快说出来,只怕都被人欺负成什么样了。

    “你长了双眼睛长了对耳朵,不是用来了解真相的吗?”宣王好奇的看着他。

    宣威紧抿着唇,一脸倔强的看着父亲。

    “她是个好姑娘。”只一直说着这一句话。

    宣王轻笑一声。

    “她是不是好姑娘本王并不在意,但你既然要背弃那门亲事,那自然也得付出代价。你可有承担代价的勇气和能力?你可不会后悔?不会怨恨今日做出的选择?”宣王难得的说了一句长话。

    宣威定定的摇头。

    他是父亲唯一的儿子,什么都会变,父子情不会变。便是父亲气他怨他,但到底自己还是他儿子。

    婉婉说的一点没错。这世间,只有爹娘能纵容你做任何事。

    “儿子会承担一切后果。”宣威面露喜意。

    因为李姝婉,他对谢知夏自来就没好感。

    又因为宣王给他定的亲事,他总有几分反感。

    此时宣王定定的看着他,微微叹了口气。

    “你要订亲,那便由你。你成婚那日,便是你背弃诺言,所付出代价之时。既然你们是所谓的真爱,那便由你们了。只希望,那位李姑娘不要让我失望才好。”宣王说完,便转头离去。

    连晚饭都不用了。

    宣威哪里知道,宣王爷在战场多年,最重视承诺。如今儿子明晃晃的要打他老脸,鬼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宣威看着父亲走远,隐隐有几分不安。

    父亲十八岁时带回三岁的自己,从未说过母亲是谁,身边也从没有半个女人。但如今自己是唯一的嫡子,想来……

    父亲是不会生自己气的吧?

    宣威想了想,姝婉说的大概没错的吧。父亲是不会生儿子气的。父子哪有隔夜仇。

    宣威没多想了,很快让人去准备了大礼。请族中长辈做媒,如今他们年岁不大,先订亲。

    等他及笄后便能成婚。

    宣威不知道为什么,脑子总是出现婉婉给他说的那句话。

    还记得那时婉婉一脸担忧的看着他“威哥哥,你别怕,婉婉会一直陪着你。外人都说王爷只有二十多岁,还不足三十,到时候娶妻生子,威哥哥你好可怜啊……”那时婉婉都快哭了。

    一直拉着他说不会离开他,想陪着威哥哥。

    如今想想,婉婉说的不无道理。

    万一父亲找了妻子,成亲生子。自然会影响自己。

    自己早早订婚成亲,生个嫡子,父亲也会更重视自己一些。

    不知不觉,李姝婉对宣威影响越来越大了。

    宣威没有母亲教导,很多心眼都没有。恰好李姝婉小心思多,不知不觉就影响了宣威。

    “按照世子的要求,把礼重几分。”管家暗暗摇头。

    谁都能看出来,王爷对这世子选的妻子不太满意。

    只可惜世子看不清又有些自以为是。

    没多久,便传出了宣王世子订婚的消息。不过十岁便早早定下亲事,这让京中多少有女儿的人家唉声叹气,失去了接亲的机会。

    李家一时间变得门庭如市起来,众人争相巴结,李老太太更是态度高了几分。

    这幼女果真是老天赏给她的。大女便是来讨债的。

    早早生子又早早去世,丢个烂摊子给她收拾。留个女儿又不好拿捏,总要让她吃些亏才知道生活的艰难。

    李老太太被这订亲冲淡了几分烦闷,谢知夏掏空了李家的事才让她开心了些。

    李姝婉面上带着几分娇羞,以前那些世家女孩总是嫌弃她母亲高龄生女,排斥她进入圈子。如今全都给她递了帖子,一个个脸上带着讨好的笑。

    李姝婉掩了掩嘴角,遮下嘴角的笑。谁能知道她如今还能翻身呢?

    谢知夏,属于你的夫君又怎么样?还不是属于我了。宣王世子,唯一的嫡子,便是皇帝都要敬她几分。

    李家热闹非凡,侯府却紧紧闭上了门。

    谢知夏去了谢氏族中,挑选了两个资质极好的孩子过继到父母名下。

    两人都是亲兄弟,父母皆已去世。亲戚关系又极为淡薄,也不怕将来帮扶原来家庭不顾侯府。

    两个孩子,一个十一岁,一个八岁。

    谢知夏给他们取了名字,谢继礼,谢继书。

    “姐姐,今天李家和宣王府世子订亲,全城撒糖。刚刚还给我们府门口也撒了糖。”谢继书如今八岁,正是天真烂漫的年纪。

    “那你吃了吗?”谢知夏笑着问道,如今多了两个兄弟,她也轻松了许多。

    特别是这两兄弟,天资极好,谢继礼不过十一岁,便是秀才了。

    那还是在家中贫困父母去世的情况下所考。

    “我不吃,哥哥说我们现在是侯府的孩子,所做的要对得起这副门面。”八岁的孩子已经懂事了,因为经历的多更懂得感恩。

    谢知夏眉眼带笑,虽然没父母了,多两个兄弟却是挺好的。

    第二年生日,宣王送来的礼更重了。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补偿世子毁亲。

    第三年,谢知夏收到了宣王送来的诸多田产。

    第四年谢知夏十三岁,收到了宣王送来的几家成衣铺。送衣服不知如何挑选,不如送几家店算了。

    第五年谢知夏十四岁,送了几家首饰铺子。

    第六年,李姝婉和宣王世子要举行婚礼了。

    谢知夏十五岁及笄,宣王,送来了私库钥匙。

    谢知夏待坐在房间内,看着那象征管家婆的私库钥匙,第一次沉默了。

    丫鬟们都以为自家姑娘还在暗自神伤,今日是世子和李家姑娘大婚。

    宣王几年前所说的代价,也偷偷来了。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