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81章 求娶李姝婉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箱子在地上摆满了。

    李姝婉扶着老太太过来时,谢知夏正笑眯眯的让人买了糖果送侯府门口去。

    乔迁都要撒糖的。

    她回自己家。自然也希望收到大家的祝福。

    “夏夏,这是怎么了?可是住的不愉快?怎么突然要搬回去,侯府都五年没住人了,这还能住人吗?你一个十岁的孩子回去如何能让人放心?”老太太见她竟是要走,这就有些急了。

    她院里那些箱子装的银钱可都是李家砸锅卖铁补上的。在她眼里,那可全都是自家的钱。

    在手里放了这么多年,早就忘了这些不属于自己。便是还给谢知夏,那也是暂时的。

    等年纪大了,她一个深闺女子又没有父兄长辈,到时候少不得要李家给她操持婚事。

    到时候给她找个本家侄儿,那一切不是又回来了?

    可如今,怎么,怎么就闹着要搬走了!

    “可是我们李家让夏夏受委屈了?你告诉母亲母亲一定给你做主。”李姝婉面上满是担忧。

    “你回侯府我们如何放心?便是你这么出去了,外面人还以为我们欺负孤女,容你不得呢。”李姝婉一脸的急切,这话说的谢知夏就得罪了李家人。

    丫鬟翻了个白眼。

    “我们姑娘回自己家有什么不放心的?有什么害怕的?姑娘你回自家回害怕吗?侯爷和夫人会保佑我们姑娘的。”

    这话顿时说的李姝婉脸上一红。

    “况且,我们侯府从小就教姑娘自尊自爱不可与外男私下接触。如今宣王世子三天两头往李家后院跑,不是送吃食就是送玩耍之物,对我们姑娘名声也不好。”丫鬟说的头头是道。

    就差明说你家姑娘没教养了。

    李姝婉脸色猛的一白,摇摇欲坠几乎站不直。

    谢知夏连忙呵斥了丫鬟却没惩戒她,只笑眯眯的说丫鬟嘴快,便在老太太黑沉的脸色下让人搬了东西出门。

    “她这么说,女儿可怎么出门啊~”李姝婉跺跺脚便捂着脸跑开了。

    她的贴身丫鬟连忙将此事记了下来准备告诉世子。

    哼,等自家姑娘嫁给了世子,到时候京里人羡慕都来不及。还有谁敢嚼舌根!

    李家几房太太脸色都不好看,她们都是有女儿的,若是府上名声坏了,那一家的姑娘可不就受牵连了!

    世子虽然对小姑子不错,但到底名不正言不顺,到时候流言是要压死人的。

    老太太摸了摸腰间信物,既然世子明确看不上外孙女,那这门亲事丢了也是可惜。

    女儿和世子互生爱意,她成人之美有何不可?

    大女儿向来听自己的话,姝婉也是她的亲妹妹。让给妹妹有何不可?自己何须愧疚?

    是世子看不上,不怪自己心狠。

    老太太心里一动,就让人给宣王府传了信。

    夏夏大了,有自己的心思了。既然养不熟,跟李家不亲,她也不强求了。李家待她如亲生女儿一般,是这孩子不知好歹。

    罢了罢了,终究不是同一血脉。

    谢知夏大张旗鼓的搬家回侯府,在京里很是让人吃惊了一阵。

    丫鬟婆子会办事,京里时新的瓜果点心不拘价格高低,买了好几箩筐。

    见人便散糖,侯府门口挂满了红绸子,谢知夏到门口下马车时便噼里啪啦的放了起来。

    门口已经围满了人,众人嘴里纷纷说着吉祥话。那瓜果点心更是不要钱似得散发出去。

    远处,铁骨铮铮的年轻人站在街角看着。

    “王爷,世子又去李府了。”下属说完就感觉到王爷心情多了几分不愉快。

    “世子从那时回京便跟李家小姑娘关系极好。”那时刚回京,虽然世子是世子,但因为王爷常年不在京城。他被送回京时又胆小怯弱,李家小姑娘帮过他几次。

    “不管他!”宣王远远看着那小姑娘自立门户,心中轻笑。

    年纪小胆子却不小。

    谢知夏十岁之龄回府自立门户,在京里很是闹了一阵。

    有人看笑话,有人暗中等着出错哭着鼻子回去求李家。也有人暗自惊叹将门虎女。也有人暗自指指点点,是不是李家做了什么。

    这下果真让李姝婉说中了,李家有口难言。

    总不能说自家贪墨了她银子,如今她讨回来惹李家不待见吧?

    也不能说李姝婉夺了她的亲事,惹得她不愉快了吧?

    不管哪条都不是什么好听的名声。

    李家不敢吭声,谢知夏只笑笑也不出来说。任凭外人猜测。

    李姝婉的丫鬟那天哭着请了世子前来,李姝婉哭的梨花带雨还让世子出去,不要再来找她,凭白坏了名声。

    丫鬟借机把姑娘受了谢知夏的气一说,世子对谢知夏越发讨厌。

    “既然名不正言不顺,哈,我偏要名正言顺!”世子安慰了李姝婉,扭头就气冲冲的出去了。

    老太太正好将他请了过去。

    等出来时天都快黑了,世子手中握着一块玉佩便回了王府。

    宣王在侯府站了好一会,发现那丫头小小年纪做事自有章程,这才留了侍卫暗中保护,等回来时,便见宣威坐在厅中满脸严肃。

    对宣威,他相处并不多。

    只是这几年,这孩子隐隐被京中繁华所遮了眼。逐渐变得跟以前不同了。

    “父亲。”宣威很怕王爷也很敬重他。

    在这京里,他若不是宣王唯一的子嗣,谁会在意他。

    “父亲,儿子想订亲李家幼女。她曾对儿子有恩,儿子想要求娶她。等我二人长大再完婚。”宣威跪在地上。

    父亲很少与他说话,但他此刻却明确感受到了父亲的不喜。

    宣威有些忐忑。

    “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宣王语气不怒不喜,但周身气息却压抑沉闷的很。

    宣威几乎喘不过气来。

    宣威内心忐忑,想着姝婉受得气便觉自己绝对不能娶谢知夏。

    “儿子娶不了谢家姑娘。她孤女一人,若是当着非儿子不嫁,儿子只能纳她做妾。”宣威没敢抬头看父亲,自然也没发现宣王陡然沉下来的脸。

    做妾?哈!

    到底谁给了你的胆子?

    宣王看着底下跪着的儿子,脸色淡漠。

    PS:团子没弃文!!!昨天上午开车回湖南,一千公里。本来昨天晚上能到。结果高速堵车,一直开到今天早上六点多到家。

    大家都知道,团子的孩子十一个多月。孩子在车上哭闹的厉害,折腾了一天一夜,全都精疲力尽了。今天才有空更新,对不住大家啊。

    高速回来,路上好多事故,到处都在堵车。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