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79章 夺亲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差……差多少来着?”李大老爷倒抽一口凉气,竟是有几分呆滞的看着老母亲。

    几个老爷都有几分傻像,啥玩意儿?!差上百万!!

    “娘咧,我的亲娘咧,你可别胡说。差多少?差上百万!你别吓儿子!”二儿子当即脸色都变了。

    一屋子人脸色变幻竟是心中咚咚咚直响。

    老太太脸色灰白,她这段时间身体本就不好,如今更是被这巨额债务震的爬不起来。

    “娘,哪来的一百多万!咱们府里什么时候花了那么多银钱?一百多万,你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吗?儿子我一年才几百两!”大老爷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你一年几百两,呵,你身上那身装束就上千两。你这衣服是京城最有名的成衣铺子订做,三百多两。你腰间那块玉佩是上个月买的,一千二百两。还是从京中一大才子手中用银钱夺过来的。便是一身普通穿着打扮都上千,你那几百两能做什么?”老太太冷笑一声,你以为自己如今能得京中人多看一眼,跟那花出去的银钱没关系?

    大老爷脸色一滞。

    屋中几个老爷夫人都微微后退一步,旁人不知道也就罢了,她们偷偷在账房支的银钱到底多少可就他们知道了。

    “你们各房支出上万两,前年哥儿入媳妇办的空前绝后,不也花了快五万两?上前年姐儿出嫁,万两白银做嫁妆,还买了两个庄子。”老太太如今可兜不住,一百多万两不是她能拿出来的!

    前几年府里没少置办东西,都是大笔大笔的银钱,当真是花钱如流水。

    “一百多万,买了些铺子庄子,就算卖出去也差不少啊。”儿媳妇脸色讪讪的。

    一旁大孙媳妇黑着脸,她就是前年入门的儿媳妇。

    “自然是谁支了钱谁拿出来咯,我前年才进门,我可不知道这回事。”这女子是个泼辣的,说话做事毫无顾忌。

    老太太当初看重她,也是怕孙子立不起来。

    哪知道竟然这般泼辣又不顾脸面。

    众人脸色都不太好看。

    “这钱还什么还,都是一家人。夏夏住到我们家,我们替她打理产业有什么不好?她一个小姑娘懂什么?!”李姝音没忍住,说了一句尖酸刻薄话。

    她还没出嫁,若真是还那么大笔钱,到她出嫁只怕是府中最艰难的时候。

    没有娘家做后盾,她整个人都是慌的。

    一群人脸色各异,想来都动心了。

    “你们是不是忘了那个周掌柜?他历来是为皇家做事,在他手上从未出过任何差错。这五年来,每笔帐都有记录。”身后嬷嬷没忍住提了一句。

    …………

    “这死丫头竟是有一手,我不信她还能把我怎么着!世子都说了,等我及笄便与我订亲!她一个孤女,我不信还能跟宣王府作对!”李姝婉沉了沉脸,年后她才十岁,年纪到底小了些。

    李老太太当即从床上爬起来。

    “世子可说了此话?世子如今不过十岁的年纪,会不会当不得真?”老太太心中仿佛不上不下的。

    “世子说了,那信物在谁手中就娶谁。他中意谁就娶谁……”李姝婉面色带了几分娇羞,世家子最忌讳私相授受,但此刻都没人多想。

    纷纷带上几分狂喜。

    老太太心中思索片刻。

    “娘,那信物到底是不是妹妹给夏夏定的亲事?”大老爷突然打破了这寂静,众人都怔了一下。

    百万银钱,还有宣王府做后盾,那该是何等的荣光!

    “妹妹已经死了,侯府也没了,于夏夏而言那亲事不见得是好事。既然世子与姝婉妹妹两情相悦,不如……”不知是哪房太太说了这话,明明这等胆大包天又没有半点道义可言的事,竟是还有人心动了。

    老太太这会哪记得谢知夏是她外孙女,只记得那泼天富贵,只记得李家了不得的前程。

    李姝婉脸色微红,可见内心本就这般想的。

    “这……她毕竟是夏夏唯一的女儿,侯府唯一的子嗣。”老三跟妹妹谢李氏关系不错,难得说了句好听话。

    “女儿家不就是想嫁个好人家,既然世子看不上她,母亲为她许一门好亲事便是了。”李姝婉随意道,语气却万分认真。

    老太太似乎多了几分力气,显然当了真。

    “宣王会同意?听说那亲事是宣王和侯爷所订,换了人……”

    李姝婉看了眼母亲,仿佛不经意道“这件事闹了那么久,宣王也不曾出面为她说什么。可见也不是在意这门亲事的。跟一个毫无娘家助力的孤女比起来,宣王肯定选择世家了。”李姝婉没想过的是,连皇帝都要敬宣王三分,宣王府还怕没助力?

    便是宣王上朝,皇帝都是不敢受他的礼。手握重病也就算了,他辈分也高。

    众人眼神闪烁,对那寄住的孤女半点没有同情。

    “只可惜她若不能嫁与宣王世子,那银钱就得还她了。不然,只怕是脱不开身。万一……万一夏夏想不开做了傻事,咱们李家还摘不开了。”二夫人痛心道,自然痛心的是银子。

    众人沉默。

    若是再狠心点,找个名头将她送到乡下去养病,那万贯家财就不用还了。

    但她身边那周管家却不是省油的灯。

    若真逼急了,银钱还不上,亲事也夺了,必然会两败俱伤。

    她一个光脚的,李府却是要脸面的。

    老太太心中闪过一个念头,要是外孙女因为思念爹娘一块走了只怕还不用在世间遭罪了。

    李家大老爷权衡利弊,宣王这条船,如今京里想上去的数都数不过来。如今能做亲家,用尽办法也得成功。

    “各府把贪墨的银钱全部拿出来。银钱算什么,宣王做亲家,福气在后头。况且,夏夏不过是个孩子,想来不会跟我们这些至亲计较。”李老爷私心里也不愿此事冒出去,丢了脸面。

    门外丫鬟敲响了门。

    “老爷,谢姑娘送了这五年账册过来。”

    …………

    才想着打亲情牌的李老爷,心头猛的一跳。

    这侄女,总让人有些不安啊。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