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76章 世子又作妖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宣威世子最近在作死。

    他说自己不喜欢胖乎乎的女孩子。

    他不喜欢爱吃的女孩子。

    他也不喜欢圆乎乎的脸。

    他还不喜欢女孩子懒散,没有点规矩。也不喜欢女孩子名声差,明明李家对她那么好,却还欺负李家那些女儿。这不是忘恩负义是什么?

    总的来说,谢知夏全是比着他最不喜欢的样子长的。

    横竖不喜欢,怎么看都是不顺眼的。

    “姑娘,听说宣威世子昨天送了好多东西给老太太。说是老太太寿宴要到了,提前送点礼。”

    “什么寿宴,不过是小姑姑上次说了那家水粉好,世子就巴巴的送上来了。谁家老夫人寿宴,给送胭脂水粉的?”丫鬟似得跺脚,世子真不像话。

    姑娘还在府里住着呢。他便这般……

    谢知夏眉眼半点没动,这几日只翻着庄子上的收成。

    五年前来之前,十成十的收成,如今每个月只剩二三,中间那些到哪里去了,看的谢知夏直冷笑。

    上个月南边水患,朝廷要求朝臣捐献。略尽绵力。

    李家一家,便足足出了二十万两白银。当时朝中都轰动了,李家是捐银最多的人家。那时老太太还象征性的带着全家吃素。各房都减少了银钱,表示自家节衣缩食为朝廷。

    说是素食,李家吃的素是鱼翅燕窝熬出来煮的菜。

    各种山珍炖煮十二个时辰扑其最浓的那一碗,全是精华。

    素食,比肉更贵重。

    真正吃素的,只有谢知夏这个孤女了。吃的那小脸都瘦了一圈,还好三个月后老太太解了素食禁,这才慢慢养了回来,

    李家捐银当时陛下都夸赞了几句。

    没两个月,李家长子在朝廷的位置就往前挪动了一下。

    李家曾经是富商,都只以为李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真正懂内情的,却都嗤之以鼻。

    扒着外孙女吸血的一家子禽兽。

    没几日。

    “姑娘,外面都说世子心悦小姑姑……”丫鬟眼睛都红了。

    “让他悦!”谢知夏这几天刚把账目算清,才发现都快被李家掏空了。

    心里盘算着如何把这笔钱掏出来。至于总是在刷恶感的世子,谢知夏更烦闷了。

    丫鬟齐齐叹了口气。世子总是在作妖,这可怎么办?

    很快就到了年后,谢知夏十岁了。

    李家仿佛没人记得她的生辰,谢知夏在院子里简单摆了几桌,给丫鬟仆人都给了赏银,众人乐的眉开眼笑。

    下人都心中暗叹,这么好的姑娘却孤身一人,连生辰都没人记得。

    “姑娘,姑娘,看,你的神秘礼物又来了!”丫鬟笑的眉眼弯弯跑进来,手中抱着锦盒。

    谢知夏从椅子上跳下来,心中也多了几分喜悦。

    自从父母战死沙场,她每年都会收到一份生辰礼。

    有时候或许是因为路途遥远有所推迟,有时候也会提前。不过今年倒是正好在当日了。

    谢知夏猜测,大概是那人离自己近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涌上一分甜蜜。

    有人记挂自己的感觉真好。

    “你们都出去!”谢知夏把奴仆全部赶出去,自己捧着锦盒关在屋中。

    丫鬟见她开心都松了口气,每年姑娘都等着这份礼物。她还担心今年没有了。

    谢知夏眼神亮晶晶的,满心欢喜的打开锦盒。

    入目,便是一块通体碧绿带着几分银光的玉佩。

    谢知夏只第一眼便喜欢上了。入手带着几分暖意,还是难得的暖玉。

    “此为信物,必为我家妇。”底下还压着一张纸。

    谢知夏看完眼都瞪圆了。

    宣家……

    宣王府统共就世子和王爷两人,世子如今作天作地作空气,积极败坏自己的好感,哪里会是他!

    脑子里突然出现那神祗般的人。

    宣王!!!

    谢知夏鼓着眼睛。

    世子看不上她,这宣王倒是非要认定她当儿媳妇。

    谢知夏想起那人竟是宣王,心中百感交集。

    在屋里待了许久,她才消耗了消息从屋里出来。

    那玉佩也佩戴在身上,只是用东西遮挡起来。若不注意压根不会发现。

    “姑娘,今天小郡主生辰,邀请府上所有姑娘过去聚会了。她们居然,居然把姑娘一个人撇下。”满府就剩她一个人。

    谢知夏不为所动“横竖不是一个姓,本就不是一家人。”若不是母亲那巨额家产,恐怕老太太都不会收下她。

    丫鬟嘴巴动了动,到底没再说话。

    “随我去前厅。带上账册。”谢知夏眉目冷凝。

    丫鬟一怔。随即快步跟上。

    走到前院,发现老太太在会客屋中传来老太太的笑声。

    “这位是老太太娘家人。听说是要修族学,来请老太太提拔娘家一把。”丫鬟偷偷附在耳边道。

    谢知夏懂了,借钱。

    说是借钱,都是有去无回。

    谢知夏在门外略站了站,等那讨钱的走了,这才进门。

    反正借出去的是你们还……

    谢知夏面上带了些笑意。外债多点,日子更不好过啊。

    “外祖母。”谢知夏见了礼。

    老太太喝了口茶,带笑的眉眼冷了几分,似乎这才想起,今日姑娘们全都去给郡主过生辰了。

    竟是忘了家中还有一个。

    “身子可好些了?外祖母这里还有些养身的,等下让人给你送过来。”李老太太最近儿子加官,小女儿得世子青睐,她这日子顺风顺水的别提多高兴了。

    “好些了,今日外孙女就是瞧着身体好才过来。这几年住在外祖母家,给祖母添麻烦了。”谢知夏起身福了礼。

    “你母亲是我最疼爱的女儿,你又是她唯一的女儿,便是再辛苦……也要好好操劳你的事,你啊,只要你懂事祖母就放心了。”老太太照常说辞。

    谢知夏轻笑,老太太爱女儿不假,但在儿子和小女儿上,大女儿的一切都可以牺牲。

    就比如从前,她母亲嫁给侯爷,其实,是因为父亲传言在战场上伤了身子一生难有子嗣。旁的人家都不肯嫁,就老太太肯。

    “辛苦外祖母了。既然祖母辛苦,那便将一切交由外孙女吧。”谢知夏站起身。

    “将侯府账册搬进来。”谢知夏小脸上带着莹白的光芒,站在那里,老太太才有几分恍然。

    孩子,长大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