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75章 必为宣家妇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谢知夏依然在李家住着。

    她母亲留下的大批金银还在老太太手里,她有一张单子,老太太明里暗里问了无数次想帮她保管。

    “小姐,老夫人上次说咱们那田地收成极差,问咱们要不要贱卖了。省的花费心思让奴仆打理。”丫鬟给她穿上衣裙,丫鬟看着小姐圆润的脸颊便忍不住手痒。

    胖乎乎的姑娘她见过,但小脸红彤彤软绵绵,一双眼睛跟宝石一样,圆润的这般惹人怜爱这就极为难得了。

    谢知夏差使丫鬟将单子拿出来,不得不说,这份单子比起不少世家都要殷实几分。

    侯爷几代单传,积累的财富不知多少,如今尽数都给了谢知夏傍身。

    只可惜当初谢知夏不过三岁,便老太太代为掌管。现在李家只怕都是谢家财富养着。

    到底白吃白喝谁的,这都说不定呢。

    “姝婉姑姑又把姑娘的成衣拿走了,送来的都是些不衬姑娘的。”丫鬟嘟囔着给她换上。

    “外面都在传,跟宣王世子有婚约的,其实是李家女。宣王那边怎么都不出来制止谣言啊,他们不出来制止老太太只会变本加厉。”丫鬟有些愤愤然,姑娘若是嫁给世子,那便此生有了着落。

    谢知夏没说话,那宣威她其实接触过几次的。长得唇红齿白,煞是好看。

    宣王二十有三一直不曾婚配,这孩子是他十八那年抱回来的。那年大战,谢氏夫妇战死。

    宣王带回来的孩子三四岁,看着怯弱胆小,黑黑瘦瘦躲在宣王身后不敢见人。

    那时众人都在猜测这孩子哪里钻出来的,哪知道宣王直接带进京进了宫,请封为世子。

    当时满京哗然一片,却无一人敢质疑宣王。

    随后宣王将孩子放在京城,继续征战。一次次的胜利传回京城,身为他唯一世子的宣威自然得了满京优待。

    甚至全朝上下都对他多了几分看重,年迈的皇帝都时常召唤他进宫。

    他一人在宣王府,却是京城上下最让人记挂的。

    短短五六年,这孩子便跟京城名流世家养出的世子一般。没有办法差别了。

    半年前宣王突然回京,宣威才在京里慢慢低调下来。

    对于这常年不见的父亲,宣威是又怕又惧,内心对他既是仰慕又是渴望,却也知道宣王一生征战,内心没有半点儿女私情,便是世子又如何,宣威从未见过他笑脸。

    至于他到底是亲儿子还是收养的,谁都说不清。

    此时宣王府。

    “陈叔叔,父亲可回来了?”世子此时脸上哪还有跟伙伴玩耍时的轻松,满脸凝重,努力绷直了,一副有担当的好儿郎模样。

    陈博文是常年跟在宣王身边的,见世子那渴望的眼神,顿了顿。

    “王爷在里边,进去吧。”说完看了世子一眼,见世子有几分迷茫,这才又提点了一句。

    “王爷心情不大好,世子说话多斟酌。”陈博文是知道宣王心思的,此时也对宣威有几分意见。

    宣威这下心情更忐忑了。

    推开厚重的大门,屋中一股浓浓的书香气。

    宣王一袭青衣立于窗前,背影消瘦挺拔,明明就那么淡淡的站在那里,却仿佛身前是千军万马,全都在他跟前被震慑住了不敢动弹。

    宣威五年不见父亲,虽然每月通信指导课业,如今却依然惧怕他的紧。

    这是天兆独一无二的战神。便是皇帝在他跟前都要给几分薄面不敢胡言。

    身为宣王世子,没人比他更懂这层含义。站在这个位置,他身为世子也得到了需求尊重。这都是拜他父亲所赐。

    “父亲。”宣威低着头垂着双手。

    哪有在外面时的威风。

    宣王嗯了一声轻轻转头,眼神不带情义的看着他。良久才眨了眨眸子,看着他道。

    “兵书可看完了?理解透彻了?”宣王才二十多岁,若不是参军早哪里能得到这份荣耀。

    宣威点了点头,拱了拱身子“看完了。”心里却直突突。

    父亲动怒的时候眉头皱着,但脸上看不出半点情绪。

    宣王一直看着他,看着他的脸看着他的眼,仿佛透过那双眼睛看向了他身后。

    “父亲,孩儿……孩儿真的订有婚约吗?”宣威突然看着父亲开了口,宣王眼神都没变一下。

    “之前传言儿子与谢家胖丫头订了婚,后来又传出儿子与李家女订亲,儿子很迷茫。”宣威是不喜欢谢知夏的。

    反倒是她的小姑姑李姝婉知书达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长得又粉雕玉琢极其可爱。

    宣王深深的看向他。

    “你的亲事,为父不会替你做主。你的一切有人已经定下了。”那言外之意竟是真的有婚约。

    宣王没直说,只是看着他“为父希望你能成为一个有担当的人。至于那亲事,若是对方看不上你,亲事自然作罢。只要她愿意,你就得娶。”

    宣威紧抿着唇。

    “那个人是谁!”声音极其艰难晦涩。

    “谢氏女。”宣王淡淡的看向他。

    宣威脸一白。

    那小胖子说的竟然是真的!

    而且,那亲事只能女方单方面毁亲。她要,那就是成。她不要,那就不成。

    “父亲,儿子不喜欢她。她。她愚钝不可教也,哪里能成为宣王府女主人。儿子……儿子……”宣威虽然不过九岁,但如今也懂了什么叫男女之事。

    谢知夏,他从来是看不上的。

    “放肆!”宣王眉眼一沉。

    宣威吓得腿肚子一哆嗦便不敢再说。

    宣威膝盖一软便跪下了。

    宣王冷哼一声。

    “她,始终要进我宣王府的。”这便是你的责任。

    宣王离开后,宣威紧抿着唇。

    眉宇间满是厌恶。

    他最不喜上不孝,下不知礼的女子。谢知夏寄住李家,却养成了嚣张跋扈的性子。

    如此不知礼,又憨傻之人,如何能做宣王府女主人?

    宣威打心眼里更讨厌谢知夏了。

    宣威小小年纪便极其喜欢穿白衫,在京中素来有白衣世子的称号。

    宣威依然不出面制止李家女的传言,既然,你看不上此事就能作废,那么……

    我一定作到你亲口退亲!

    宣威眉眼带着几分冷意。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