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73章 截胡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世子宣威,如今八岁。

    谢家唯一的孤女谢知夏,与他同岁。

    此时谢知夏坐在雪地里,圆乎乎的小脸皱巴巴的,眼泪哗哗的。

    “爹爹,娘亲,爹爹,娘亲……你们说的,姓宣的会保护我的……你们快回来啊,有人欺负夏夏了。她们都欺负夏夏没爹娘的孩子……”谢知夏坐在雪地里哭,周围房内都躲着刚刚玩耍的女孩子们。

    “我们这样躲着她不好吧?”谢知夏父母战死沙场,她爹是侯爷,母亲懂医术,二人一直配合无间。

    五年前战死沙场,谢知夏便成了孤儿。

    谢家长辈都已离开人世,亲近的人家都在五服外了。

    谢知夏便被送到了母亲娘家,李家。

    李家是文臣,高不成低不就,若不是当初嫁了个侯夫人,恐怕还挤不进京城上流,但里边如此,也不过偏上罢了。

    谢知夏被嬷嬷抱着回李家时已经昏迷了。

    “母亲,夏夏总是不顾念李家名声。她在外大喊着要嫁给宣世子,到底还要不要脸面了。惹得女儿都被孤立了。”李姝婉坐在母亲跟前。

    李姝婉是老太太老年得女,是谢李氏的妹妹。当初李氏嫁人时,这妹妹才刚怀上。

    老太太和出嫁女儿同时怀孕,当时在京里出了不少笑料。更甚者,李姝婉竟是和谢知夏同时出生。

    老太太刚嫁了个女儿,又生了个幼女,自然便疼的紧。

    “母亲,女儿还要不要脸了。人家都说我们攀龙附凤,死拉着世子不放。”李姝婉抿了抿唇,想起宣世子走到哪里都要高人一头便心热的很。

    别说同辈中,便是父辈对宣世子都有几分看重。宣王没有任何亲人,这是他唯一的子嗣。

    李老夫人生了三子两女,曾经最疼的是幼子,后来生了李姝婉,便最疼李姝婉了。

    “小姑姑也别生气,谁不知道她姓谢我们姓李啊。再说了,当初也是传言宣姓男要与谢氏女成亲,但到底没有人出来作证。谁知道呢。”大房嫡女李姝音笑着道。她如今十六,早就定了亲。

    谁看不出来,李姝婉看上世子了。

    李姝音遮住了嘴角轻笑,这京中看上宣世子的何其多。她李姝婉算什么。

    “好了,都是孩子间的打闹。你跟她计较什么,凭白毁了名声。她是小辈……”老太太看了眼娇纵的女儿。

    其实,谢家有没有婚约,她最清楚。

    当初女儿怕自己出事,留了一手。将订亲的信物交于她保管。但婚书却没有的。方式只是口头婚约,只说拿着此玉佩,宣家人便得娶。

    本来老太太是心甘情愿保管着的。

    但自从小女儿出生,一日日长大,眉眼间显露芳华。而外孙女谢知夏白白胖胖软绵绵的跟个白面馒头似得,她心中那杆天平便出现了倾斜。

    此时谢知夏白着脸从屋外进来,嬷嬷扶着她,看着屋中众人隐隐有几分埋怨。

    姑娘晕倒在雪地里,却无一人体谅她。到底,不是亲生孩子。

    这母亲的娘家,隔了多少层。

    “外祖母,夏夏给您请安了。”谢知夏圆圆的小脸有些苍白,时而还咳嗽两声。

    “你这孩子跟外祖母客气什么,快坐下。”李老太太轻叹一声。

    “几日不见,夏夏又圆润了呢。”旁边小姐妹们打趣着,往常夏夏最讨厌人家说她胖,总是气急败坏,好多次骂人都被大家抓个正着。

    她的名声,在京里并不算好。没有母亲教导的孩子,便是被人牵着鼻子走。

    这会却抿着唇柔柔一笑没说话。

    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那胖丫头哪里不一样了。

    谢知夏心中冷笑,面上却不显。

    谢知夏,本该是宣世子的嫡妻,却被人生生养废。婚约,李代桃僵,李姝婉成了世子夫人。

    之后更是一错再错,这才有了她的拨乱反正。

    雪地里醒来,芯子已经换了。

    谢知夏依言坐在凳子上。

    来了五年了,谢知夏一直感觉自己与这里格格不入。

    “夏夏,你可知错了?”老祖母看着她叹了口气,似乎对她已经无奈到了极点。

    “夏夏不知错在哪里。”谢知夏倔强的抬起头。

    “你还不知悔改!你把李家置于何地!世子那是你能管的吗?旁人与世子多说几句你便发怒,更是不许世家女儿接近世子。你安的什么心!”李姝婉更不喜欢她总是以宣家人的口吻。

    她羡慕也嫉妒,她可以畅所欲言的跟着世子,想做什么做什么,不受家族拖累。

    “上次王家姑娘,上次陈家女儿,还有小郡主,你知道自己得罪多少人了吗?凭什么要拖累我们李家为你赔罪。”李姝婉很不舒服,她总是提起自己跟宣家有婚约。

    “夏夏。是与不是?”老太太眼中越发不满。

    对外孙女她是疼的,但那是不损害自家利益上。

    “我跟宣家有婚约。母亲曾亲口告诉我。她说外祖母会为我主持一切。”谢知夏一双眼睛看着老太太。

    老太太心下一紧。

    “母亲,你说话啊,告诉她别做梦了!”李姝婉哼了一声。

    “你想嫁,那也得世子想娶啊。世子可避你如蛇蝎,小胖子~”李姝婉捂着嘴轻笑。

    不过岁的年纪,李姝婉已经隐隐流露出动人的一面。假以时日,只怕京城第一美人的称号少不了。

    “这嫁娶,对了是姻缘错了可是孽债呢。”李姝婉看着母亲,捏了捏母亲的手。

    老太太心中暗叹一口气,便歇了拿出信物之事。

    “我是有宣家信物。”老太太轻轻一句,屋中所有人眼睛都亮了。

    连几个媳妇都站了起来。

    宣家!宣王唯一的儿子!!

    这京城谁不动心!没想到,她们李家竟然真有信物!

    “母亲可是真的?我怎么不知道?竟是从未听说过!”

    “宣家竟然真的有婚约!”不少人去看底下坐着的谢知夏,心中顿时有些后悔,没好好待她。

    老太太捏了捏女儿的手。

    “这信物,倒是有些难以解释了。当初只说会娶持信物之人,并未写名属姓。所以……”老太太有当时的书信。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