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71章 长生不一般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谢岱齐最近,又过上了婚前那种悲催日子。

    “媳妇媳妇,他睡了吗?”谢岱齐扒在门口,往里冒了个脑袋,小声的问着屋里。

    本来已经眯上眼睛的小胖纸,眼神嗖的睁开。

    刚吃完奶,哄了半天才把孩子哄睡的周言辞,眼睁睁看着怀里的胖纸咧开嘴冲着她笑了。

    谢岱齐眉眼一黑,自从生完孩子,他俩就过上了分居生活。而且!!!!

    他发现一个问题!!!

    他婚前倒霉二十多年,好不容易嫁给了……啊呸,好不容易娶到了言言,每天睡觉都能笑出声。终于翻身农奴把歌唱了!!!

    结果!!

    生了个孩子全部回到了解放前!!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每次这孩子哇哇大哭,对着他嗷嗷叫,那天他的运气就不咋滴。

    出生那天尿了他一身,出门就被从天而降的尿不湿砸了满脸。

    亏得他轻功好,一个闪身就错开了。虽然……踩到了狗屎。

    后来,他一靠近这奶娃娃就哭,哭完他就得倒霉!

    不过,还好有个伴,啊哈哈哈哈,大家一起倒霉!

    谢岱齐有几分破罐子破摔的心态,此时见媳妇坐在床上抱着孩子,手一摊就一脸绝望的看着他。

    谢岱齐抿了抿唇,穿着跟媳妇同款的恐龙睡衣,默默缩回了脑袋。

    又得独守空房!

    还没转身呢,屋里熊孩子又扯着喉咙哇哇哇大叫。只是那哭声怎么听怎么虚假,扯着喉咙干嚎,光打雷不下雨,眼角还全部侧着往谢岱齐那边偷看。

    谢岱齐心里憋着一口气,醋意差使他做了个错误的决定。

    他一转身,就朝着屋内喊了一句“嚎的还能更假点吗?你这眼皮子还盯着你爹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小崽子假哭……”谢岱齐哼哼的朝着屋内怼了小儿子一句。

    “还威胁上你爹了?信不信我抽你哦?你妈妈都陪你一个多月了,你可别忘了,你还有个老爹呢!”谢岱齐鬼使神差的,简直是向天借了胆子,直接大咧咧的推开门,一脸严肃的看着屋内母子俩。

    周言辞犹如看勇士一般的眼神看着他。

    怀里干嚎声顿时一滞,仿佛一下子卡了壳,整个人都静了一下。

    随即,便爆发了惊天动地的哭声!

    那哭声简直是从肺里从心里哭出来的,整个人哭的肝肠寸断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屋中全是他的哭声。

    “不哭不哭啊,不理你父亲那个傻子。啊啊啊,乖乖,妈妈的乖宝宝。妈妈爱妈妈爱了~”周言辞本来在床上盘腿坐着,此时直接跳下来抱着孩子走来走去,不停的哄。

    谢岱齐一看他使出绝杀了,心里一气,哼,你会哭谁还不会了!不就是掉两滴马尿吗!我谢岱齐没哭过天没哭过地,没哭过爹娘。

    今天你老子哭给你看看!

    谢岱齐刚一踏进门,喉咙一扯,正做足准备打算来一嗓子。

    便见周言辞心疼的拿起枕头朝着他脑袋扔来,媳妇扔的不敢躲,只能仰起脸受了。

    “你跟长生计较什么,你还进来?出去!”周言辞眼睛一瞪,谢岱齐才刚刚燃烧起来的战意便被一盆冰水泼了下来。

    啊哦,忘了这小崽子现在拉了个强大的后援了!!

    “不哭不哭啊,不理爸爸这个傻子。长生乖,长生不哭啊……”长生哭的直抽抽,俨然停不下来的节奏。心疼的周言辞抄起俩枕头又扔了过去。

    谢岱齐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怀里的长生嘴里又哭又吐,眼神却还紧紧的看着便宜老爹。见他吃瘪,顿时咯咯咧嘴笑了。

    周言辞一见。顿时乐了。

    “你站那别动,我朝你扔东西。”做出错误决策的某老爹,眼睁睁看着媳妇拿起东西劈头盖脸往他身上扔。

    怀里又哭又吐的熊孩子早不哭了,笑的咯咯直笑,眼睛都睁不开了。

    谢岱齐心酸啊,麻蛋,总觉得好像自己挖坑把自己坑了!!

    在屋里当了靶子半个小时,熊孩子笑累了笑着睡了他才得空踏出那道门。

    哎,吃了熊心豹子胆啊。

    不得不说,对于长生这个第二次来投奔她的孩子。周言辞多了几分心疼。

    第一次本该有成为母子的机会,却连出生都被扼杀了。

    而且,当初道君渡劫在幻境斩杀亲子长生。她,其实是有所感应的。

    当时她被一股巨力拉扯进去,好像是那股力量在让他们体会成为夫妻成为父母的机会。

    虽然,最后道君选择了飞升成仙。

    当时她是体会到了那股噬心之痛的。

    对于再次来到身边的长生,周言辞内心是有所亏欠的。

    至于谢岱齐,啊哈哈哈哈,他亲儿子一出生就表示了明确的,坑爹!

    一不小心走了岔路做了错误决策的谢岱齐。又得独守空闺睡隔壁了。

    “爸爸,你又被弟弟赶出来了吗?”大宝看着老爹耷拉着脑袋问道。

    二宝抱着小土狗站在门口“爸爸,你一个人睡好孤单哦。”二宝心疼老父亲,心疼的不要不要的。手上还给狗子撸撸毛。

    谢岱齐看着她,这才是老子的贴心小棉袄啊。

    “但是我们房间里已经放了三张床,爸爸你睡不下了。不如,爸爸你跟我的小奶狗睡好吗?它才出生,我怕别的狗狗欺负它。爸爸你可以跟她睡吗?”正一脸欣慰的老父亲,一听见那声跟狗睡,心里拔凉拔凉的。

    棉袄还是小棉袄,就是捂出痱子了啊……

    谢岱齐一连受了几次重创,越发感到,爸爸实在不好当啊!

    三宝没说话,自从弟弟出生了,她感觉到了森森的压力。现在都没空调侃悲伤的老父亲了。反而看着老父亲,她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大家都被折腾,那我就放心了。

    三宝幽幽的叹了口气,感觉自己才四五岁,那皱纹都快叹出来了。

    以前睡到日上三竿,现在!!

    一早得起来给弟弟收集清晨第一滴露水,每颗花草第一滴露水。

    烧开给弟弟冲奶粉和平时喝水用。

    这也就算了,等他大了该吃辅食了,三宝已经快看不见自己黑暗的人生了。

    这就是,生来磨炼我的啊!!!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