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70章 日子忒苦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小长生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满满恶意。

    出生当日就给亲爹和白衣来了个惊喜。

    还记得白衣那瞬间黑下来的脸,阴沉的让人害怕。当时只感觉周遭气氛都变得凝重可怕了。

    然而……

    “咯咯咯……”才刚出生的孩子竟是咯咯咯咯笑出了声。

    刚出生的孩子哪里能笑出声啊。

    场面有瞬间的尴尬。

    等抱进去换了尿不湿,孩子还吃上了第一口奶。吃的吧唧吧唧响,神色极其惬意。

    等两母子收拾完毕推出来时,周言辞已经休息的差不多了。

    以前三胞胎出生的时候她没有知觉,但这次感觉挺轻松的。

    好像肚子一下子就松了空了下来,当时肚子紧绷胀痛,一瞬间就感觉一阵热流出来了。身上顿时轻松。

    “妈妈你头上都是汗,大宝给你擦擦。”

    “妈妈累不累啊?生小弟弟真累,妈妈辛苦了。我会帮妈妈带小弟弟的,妈妈你好好休息。不要操心我们,有二宝呢。”二宝拍着胸口,几个孩子看着妈妈脸上的疲惫都有些心疼。

    周言辞心里暖暖的。

    “弟弟真胖啊……”两个孩子叽叽喳喳围在妈妈跟前。

    三宝却一句话都没说,只自顾自围在弟弟身旁。

    “真想不到,咱家三宝居然长大了。会知道给弟弟买衣服买小被子了,还知道给妈妈熬鱼汤养身体。现在弟弟出来了,你瞧瞧,那孩子惯来懒,现在正一眼不落的看着弟弟呢。姐弟俩感情好着呢。”旁边还有人感叹,三宝当了姐姐就长大了。

    众人纷纷点头,三宝呆着脸面无表情。看着睡的香甜的弟弟,看着他那小脸白生生的,嫩的紧,又带着满脸奶气。

    好想伸手戳一戳啊……

    还挺可爱的。

    要是不折腾我就更好了。

    三宝幽幽的叹了口气,突然觉得人生漫长又艰难啊。为毛就盯上我了呢,盯上爸爸不行吗?

    谢岱齐正端着碗一勺一勺喂妻子,突然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是不是冷?这里有衣服,你多穿些。”周言辞这会很快恢复过来,见他竟然打了个冷颤,心中还有些吃惊。

    谢岱齐抿了抿唇,总觉得老四出生了这心里就毛毛的。

    “哎呀,我家猪下崽子了。比去年多下了两只呢。”

    “嗨,你那算什么,我家羊也生了一窝。这会奶不过来,我家那口子正拿了瓶子一口口喂呢。”

    “我家的鸡全都下的双黄蛋。又大又圆。今天是什么好日子,这村里到处都在生……”

    村子里的人你一言我一语,竟是听的连连称奇。

    谢岱齐听了一下,哟,还挺巧的。这些牲畜竟然都是在老四出生后相继出来了。

    谢岱齐没多想,正收拾好碗筷把人要打发出去。就听见门外有人急急走了进来。

    “不得了了不得了了,咱们又要发财了。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半个时辰后突然变了天。就在刚刚,那山里被采摘的野参和菌类,还有许多被摘走的东西。全都发了新芽,长得好的不得了。”说话的人眼眶通红。激动的无以复加。

    “你们不知道,太震撼了。你们不懂,你们没看到那种场面。天啊,一时间万物复苏,所有东西冒了新芽,到处都是一片绿。这会被记者报道了,咱们村真的要火了。”连村长眼神都直冒光,甚至他亲眼见证了那一瞬间的万物复苏,他都有种勃勃生机的感觉。

    睡在小床上的小胖纸握了握小拳头。手掌肉乎乎的,看了便想捏一捏。

    众人惊奇不已,却都没发现那些牲畜和万物,都是在谢长生出生之后出现的神迹。好像,谁都不敢跃过他去。

    “这孩子可真机灵,刚出生的孩子怎么这么机灵。”还有老人不住的摇头称赞。

    等众人全都离开了,谢岱齐这才伺候着母子二人。但凡孩子拉了尿了,他都洗的干干净净没有半点异味。

    白衣心中发酸,只在一旁看着。他身边的柯鹰左看看右看看,眼神一闪一闪的。

    “我们回去了吧父亲。等明天再来看弟弟。”柯鹰笑着拉着父亲便往外走。

    白衣没有拒绝,只沉默着离开了。

    那背影看着哪还有平日里的意气风发,倒是显得孤单又颓废。

    怎么看都带着几分可怜。

    “以后别把老四给柯总抱,你弟弟拉了他一身,万一他打击报复呢?”谢岱齐三宝努了努嘴。

    三宝眼皮子一翻,到底谁打击谁呢报复谁呢。

    到时候看谁才需要躲着。

    一路上白衣往家里走着去休息

    时,村里的动物见了他纷纷后退躲在角落不肯出来。

    好像闻见了什么可怕的气息一般。

    白衣眉头微皱,抬起手往鼻子上闻了闻,再看看四周动物忌惮的行为。

    眼眸沉了一下。

    “父亲,动物为什么好像很惧怕您?我刚刚看到有条狗腿都在哆嗦,好像变得很怕您。”柯鹰眨巴着眸子看着白衣。

    “它们怕的不是我。小畜生就是小畜生,胆子小。”白衣轻哼一声。他算是明白了,谢家那才出生的老四就是个气包呢。

    肚子里有气,这家伙就是来讨债的。就是不知道哪些人是债主。

    别以为他不知道,小长生拉他手上时,那孩子明显的睁开眼睛看了一眼。

    故意拉他手上的!

    满满的恶意,别以为他感觉不到!

    白衣黑着脸。这谢家都不是好东西,他看见谢这个字就膈应,就像那一世……

    那一世,他好不容易娶了她为妻。却在新婚夜被汤圆噎死了。

    她就姓那该死的谢。

    还是谢家养女。

    白衣怨气冲天,柯鹰看着他突然满身怨气,不由多看了几眼。

    此时的谢岱齐,也很直白的感受到了亲儿子的恶意。

    “哇哇哇……”

    “哇哇哇……”

    熊孩子醒了,但凡谢岱齐一靠近他就哭的哇哇的。哭的嗓子都破了音。心疼的周言辞不要不要的。

    “别过来。你在那边站着说话。”周言辞不得已只能推开老公。

    谢岱齐一退出三步外,熊孩子便咧开嘴笑了。

    变脸,飞快。

    谢岱齐感受到了浓浓的恶意。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