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64章 弟弟深沉的爱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第二天一早,三宝又端了一碗汤菜来。

    “三宝,真是辛苦你了。你还是个孩子,不用每天给妈妈煮汤炖菜,妈妈有爸爸帮忙呢。瞧瞧你这孩子,起来太早手都凉了。”周言辞见三宝又敲门进来了,心中还惊了一下。

    三宝懒,她比谁都清楚。而且是懒到天怒人怨的那种。

    甚至要不是她每天监督,或许她饭都懒得吃。有一次她去学校,那会正值夏天,天气炎热。

    学校组织游泳课,她下了水半天没上来。吓得老师打了急救电话,吓得那年轻女老师眼泪哗哗的掉。只以为出事了,自己闯祸了。

    结果,她悠悠的睁开了眼睛。说是天气太热在水里凉会儿。当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但她的懒却也出了名。

    三宝抿抿嘴没说话。把碗往周言辞跟前推了一下。

    “你这孩子……”周言辞哭笑不得,打开小陶瓷罐,里边那泛着白色的鱼汤极其浓郁。

    “呀,我昨晚做梦才梦到鱼汤了。我梦到好多鱼在身边蹦跶,里面放了白色的豆腐和蘑菇……”周言辞用勺子在罐子里划拉了两下。

    豆腐和蘑菇赫然出现在眼前。

    “三宝,你真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妈妈梦到什么,第二天你都会端来什么!!”周言辞都惊讶了,昨天三宝端来的野鸡汤,完全就是她梦中想吃的味道。

    周言辞连忙端起来吹了口气,喝了一口。

    奶白色的鱼汤已经熬的很是香浓,周言辞就喝了一口。

    “呕……”周言辞突然感觉一阵恶心上涌,整个人狂奔出去便趴在窗户边吐。

    “哇……好腥好臭啊……”周言辞几乎控制不住那股难受,怕伤了三宝的心,本想忍着,却怎么也控制不住。

    谢岱齐连忙拍着她后背,给她端了水漱口。

    谢岱齐想了想“我喝一口试试,闻着挺香的啊。”谢岱齐只喝了一口,只觉得嘴里口齿留香,一股浓浓的鲜香味儿充斥在鼻子尖。

    “好鲜啊……”不由叹了一声。

    周言辞懵逼的看着他,这都八个月了怎么还会有孕吐反应,不应该啊!!

    三宝却委屈的抿着唇,半响没说话。

    端起她的小瓦罐倒在爸爸碗里,扭头就走了。那脚步,活生生让她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

    “哎。三宝不会伤心了吧?我真不是故意的啊……昨天那鸡汤就喝着很鲜美啊。”周言辞百思不得其解,问题是谢岱齐喝的那么美,完全没问题啊。

    待出了门,大宝眼巴巴的走上来。

    “怎么样?妈妈喜欢喝吗?以后你别起那么早了,我帮你熬好不好?”大宝看着妹妹,三宝一脸绝望又哀伤的表情。

    “我特妈,这是摊上事了啊!!”三宝重重的叹了口气。

    老妈每天做梦梦到吃的,这也就罢了。她第二天总能在自己床前看到食材!!这也就罢了!!

    问题是,不是她熬的,妈居然又吐又恶心!!

    此刻,三宝突然感觉到了来自弟弟的那份最深沉的爱。

    这还没出来,就想着改造姐姐,你是个妖孽吗?

    三宝眼泪都要下来了,极其哀伤的叹了口气,便在大宝无辜的眼神下极其蹒跚的走了。

    “妹妹跟未出生的弟弟真亲近,三妹妹这么懒都能一早起来熬汤。而且还从不假手于人,妹妹是我学习的榜样!!”大宝觉得三宝在他心中一下子高大起来。再也不是曾经那个懒散小丫头。

    三宝: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周言辞这几天也不知道怎么了,自己晚上总是梦见这个吃的。而且还是极其大补的。

    “他不会是想吃胖点提前出来吧?”谢岱齐笑着开玩笑,周言辞笑眯眯的看了他一眼。

    两个人对视着突然就沉默了,半响谢岱齐才把手附在她肚子上轻轻摩挲。

    “不是吧?来,宝宝大声的告诉爸爸,咱们要足月才出来~”刚说完,感觉温热的肚子便一拱一拱的。

    “我感觉他翻身了,很不耐烦的用屁股对着我。”谢岱齐认真的看着老婆。

    老实说,对于这本该就有的子女缘,谢岱齐其实是有几分心慌的。

    毕竟,千百年前他投生而来的时候,是自己亲手斩杀了他出生的机会。长生长生,直接成了未生。

    周言辞抚平他额间眉毛,总觉得这老四出生了,大概这爸爸日子也不咋平静了!

    这小两口走在村子里,才发现村子里一片忙碌。

    “这个也能卖钱啊?杀天刀的,啥玩意儿?要三万块钱一根?”一个大爷拿着口袋里摸出来的野参。

    人参他们是见过的,电视里可见过呢。问题是,人家就手指那么大小,有的还只有一支笔大小。他们这……

    长出来跟树根似得,那么多,谁会当是人参啊?

    连陈勤都惊了一下子。人参,这东西他知道挺补,谁家生孩子都会吃两片。连猪下崽子都会提前喂一根。

    “不可能,前些年我奶奶还挖到根婴儿手臂粗的,那怎么可能是人参。我在外念书,也见识过的。人参那东西娇气,几百年才长那么小一根。”陈勤第一个不信。

    村子里老人纷纷杵着拐杖把家里晒干收好的拿出来,跟人参是有点不像,长得太大了。

    资助团里有人常年养身,此时拿起来闻了闻眼睛都亮了。

    “卖给我卖给我,十万一根!谁都不准跟我抢!”眼睛亮的灼人那群老人甚至都被十万这个天文数字吓蒙了。

    他们哪里知道,这一批人参是贱卖的最便宜的价格了。这种品相,随便拿出去一支都是救命的东西,有价无市!

    “对了对了,把你们家的猪草也清理出来。干的一百二一斤啊。”旁边有人戴着眼镜拿着本子出来记录。

    这一出口有个老人抽抽两口气差点没提上来。啥玩意?

    猪草都要一百二一斤!

    难怪村长突然不准我们喂猪了,这杀天刀的玩意儿,吃的是金子啊!

    村子里全都沸腾了。

    陈勤惊呆了。

    我特么在外面穷的吃糠咽菜,现在你告诉我,咱们村里家家户户都用金贵玩意儿喂猪!

    随便一根参须都能卖出天价那种!!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