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61章 黑心肝的娃儿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小不点起名字了。

    白衣那天带他回来就起了个名字,柯鹰。据说是希望他跟天上的雄鹰一般翱翔。

    虽然名字简单但是意义却是寄托了白衣对干儿子最直接的盼望。

    白衣是这么解释的。

    他的干儿子在村子里冷笑一声,很直白的拆了他的台。

    “他放屁,明明是因为有只该死的鹰试图拉屎在他头上,他顺口取了这个名字!殷切盼望个屁,盼望吃鹰肉差不多。”柯鹰小脸洗干净了,此时小脸皱巴巴的诉苦。

    村头站了一堆大爷在聊天,都打趣他找到了好人家做父亲。甚至还有孩子一脸羡慕的拉着他,问他需不需要个哥哥什么的。

    “柯总真是个大善人啊。每天话少,划钱比谁都痛快。小鹰你可是能过上好日子了。”

    小不点撇了撇嘴“有些人做好事,是心善。有些人做好事。是亏心事做了太多……”柯鹰不过两三岁,说起话来却老道的很,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

    光是如此也就罢了,偏生他说话摇头晃脑跟个大爷似得,让人看了更添笑意,反而对他说的话没一个人相信。

    谁都知道,他从小没人教,鬼知道他在外面都学了些什么呢。

    见众人不信,小不点小手背在身后极其忧愁的走了。这六亲不认的步伐,他还是跟村里长老学的。

    小不点自从那日被白衣认了当儿子,一身的旧衣服便换下了。

    有钱能使鬼推磨,当日就有人出去买了数十套童装,全都是两三岁男孩穿的。

    此时穿着精致的小不点走在村里,竟是有种隐隐的贵气。果然是人靠衣装,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那张小脸太过淡定。让人忘了他也不过是个孤儿。

    白衣此时早就搬进了村子里最好的房子,即便如此,也是砖瓦房,白衣坐在窗边看书楞是有种蓬荜生辉的感觉。

    “小叫花子你过来。”小不点还没进去,便被这家人的女儿拉了过去。

    这家人便是早些年趁着修了路发了财的人家。

    他家女儿今年已经二十一了,读了个高中,听说本来是要嫁到外面去的。

    “小叫花子,你爹喜欢吃什么?甜的辣的?喜欢什么样的女人?你……你帮我把这个荷包给他,就说,就说缺什么跟我说。”女孩子满脸红润,耳根子都红了,低头看着脚尖。

    小不点楞楞的看着她。

    女孩似乎有些恼羞成怒,顿时从兜里摸出五块巨款来。

    “给你行了吧?以前我还给过你馒头吃呢。”女孩隐隐露出几分娇纵。

    小不点认真看着她“错了,是你喂狗的馒头。”当时他一岁半,那可怜的妈不知道又躲哪里去了。他就出来要饭。

    后来见这个姐姐吃不完的馒头拿来喂狗,他上前乞讨。然后姐姐笑着说,你要是学狗叫我就给你吃。

    后来他叫了。

    馒头她也扔给狗了,是自己跟狗抢来的馒头。

    不过自从那次后,村子里的狗全都怕他。毕竟,谁能一岁多咬死狗呢。

    女孩听他提起往事有些不耐烦,推了他一把。

    “我当你后妈有什么不好,他要是找个漂亮的城里女人,连你容身之地都没有。到时候你就又会露宿街头,你想清楚。”女孩子轻声笑了,她觉得自己十拿九稳。

    毕竟住在自己家,她会有很多机会的。

    小不点看了她一眼,拿起荷包就推门进去了。在女孩肯定的目光中,面无表情的关了门。

    “爹,有狗给你送了根骨头,你啃吗?”穿着精致的小不点从兜里掏出来递给窗前看书的白衣。

    白衣淡淡的眸子撇了他一眼,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一天耳朵都在发烫发红都在火辣辣的烧,就像有人背地里说他坏话一般。

    “不吃。”清冷的声音说完,小不点就当着他面儿将荷包烧了。

    “你以后会给我找后妈吗?后妈会虐待我吗?”仰着头看着白衣,那可怜兮兮的目光若是常人,看了恐怕就心软了。

    唯独白衣,半点起伏都没有。

    “个人有命,我收留你给了你机会,活成什么样看你自己。”白衣实在不忍拆穿他。

    一周前,他们刚到村子里时,他就见过这孩子。

    那时他身边还有个女人,眼神涣散走路浑浑噩噩,大晚上还在进村的那块地里偷红薯。

    他隐隐听到一阵带着稚嫩的嗓音在说话。

    “你多挖几块藏起来,万一你被抓了,我可以过来拿。”

    “你能不能不要盯着一个地方挖?太显眼了。”

    “你可以在村长面前更过分一点的,比如踹我两脚,比如在人前抽我两次,抽的浑身是伤就更好了。这样他们会更同情我一点,上次你打了我,村长就偷偷叫我吃肉了。”嫩嫩的嗓音听起来年纪很小很稚嫩,稚嫩到让人几乎以为自己听岔了。

    “听说过几天有资助人要来,到时候你去把资助钱拿着。”那声音似乎都计划好了这笔钱怎么花,却从未想过人家不资助了这种意外。

    当时白衣听着,只觉得这黑心肝的孩子很有前途。假以时日,只要走出这片大山,外面的世界几乎可以任他闯荡。

    当时,或许谢岱齐也听到了,大概这也是他后来对小不点不太热络的缘故吧。

    只有大宝这白面团子一般实心眼的孩子才真正觉得他可怜。

    说不定,三宝都知道此事。那么妖孽个孩子,什么事能瞒的过她呢。

    白衣看着小不点,眼神带着了然。

    后来他们取消资助后,他唯一的监护人,那可怜的女人就离开了村子。说的是离开了村子,但周围都发生了大大小小的泥石流,连特种兵出去都需要些力气,何况是那么个愚蠢女人呢。

    有点吃的都舍不得吃,给了那黑心娃儿。能走出去才怪呢。

    那天在山上,他看到有个女人吊死在树上。

    而那孩子,正指着那吊死的一团用极其天真的语气说“你看,那有颗烂了的大白菜。”那吊死的女人穿着件绿的发白的裙子,可不就像大白菜。

    他想,他跟那孩子是一样的。

    冷血,无情。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