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60章, 白衣当爸爸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第560章

    寂静的山村里突然热闹起来。

    小山村百年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祖祖辈辈都遵循着这条路线。

    直到最近,全都被打破了。

    “学校那边出现了滑坡,就算翻过去也上不了学,不如我们一起去打猪草吧?最近我家猪都要饿瘦了。”几个小伙伴看着逐渐出来的太阳,都松了口气道。

    陈竹有些忧心,他马上就要高考了。突然山体滑坡,只能在家看书。

    “真希望快点过年,就能把猪杀了吃肉。”有个小孩子吞了吞口水,他们这里要想吃上肉,每年都只有过年杀猪才行。

    也有个人家养了二十多头猪,每个月杀一两头来卖。但大多数老人都舍不得买,顶多买点肥肉熬制猪油能多吃两顿。油渣都给了孩子吃。家中孩子多的,一年也很难吃几回肉。

    不像以前,通了路时常还有三轮车进来贩卖零食。

    “可别提了,猪草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被保护起来了。村长说了,下午就找屠户把咱村的猪崽子全杀了。免得祸害那值钱玩意儿。”有个孩子摇着脑袋极其无奈。

    谁知道村长怎么疯魔了,突然把漫山遍野的野菌子保护起来,反而把猪杀了。

    孩子们却不在意缘由,只听说要杀猪全都高兴坏了。一个个蹦跳着拍手笑。

    “猪杀了学费怎么办?”陈竹更忧心了。

    这几天好像那些人不提资助的事情了,有事没事就围着山头转。有几个戴眼镜的叫什么数据分析师,好多次哇哇的叫,一群土包子。

    周锦是一直跟着白衣的,白衣这段时间跟隐形人一般在村子里晃荡,典型的有钱游民。

    “你这护身符,哪里来的?”白衣突然指着她腰间护身符问道。

    周锦一滞,低着头,犹豫再三将东西递过去。

    这是她那次突然病危时周言辞给的,东西刚离身,就感觉到有股力量在拖拽她的魂魄,好像要把一切生机抽离。

    白衣随意把玩了下,眼中神色晦暗莫名,轻轻嗤笑一声,听的周锦五指都捏紧了。

    “是个好东西,既然送你了,那便留着吧。”白衣摸索了下那护身符,将其还给周锦。

    “不必跟着我,我去林中走走。”话音未落,人就已经在了林边。

    周锦大大的松了口气,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从小就感觉一直锁定着她的那种随时死亡感觉,好像突然间消失了。

    白衣难得离开,周锦便转身往周言辞那边去了。

    此时周言辞正从林子里采了一大口袋植物,嘴里还不住的叹息“真是坐拥宝山还不自知啊。”

    这山村因为与世隔绝,拥有许多珍稀植物动物,若是在别的地方恐怕早就火了。

    看见周锦过来,周言辞顿时放下手中的事情。

    “你快坐下,你肚子都那么大了还出来瞎胡闹。那天爷爷还说你,就该在家好好待产。”说起来,她这肚子八个月了,如果也越发大了。

    周言辞拍了拍她的手,安了下她的心。

    “放心,这孩子皮实着呢。倒是你的身子可还好?可睡得安稳?”周言辞是知道她们一族的,看了看周锦,也不由叹了口气。

    这一看倒是惊了一下,她身上那股被锁定的气息竟然消散了。

    “谢谢你的搭救,要不是你,恐怕我这一生也到此为止了。”周锦心中涩然。

    站在周言辞跟前,定定的看着她。

    突然双膝一弯便跪了下去。

    “老祖宗,求您救救我周家一脉。”周锦跪在地上,身子颤抖着看着她。

    周言辞一惊想去拉她,却被周锦挡下了。

    “求您听我说。我周家世代为奴,但凡离开那人,便会暴毙而亡。即便是跟在他身边,大多都不曾活过三十岁。”周锦磕了两个头,磕的咚咚响。

    “我不知道您的身份,但是我周家历代供奉着您的画像,只尊称您为老祖宗。每代都传了一句话下来,便是,身边有白衣恶魔,誓死随千年。”周锦看着她一字一顿道,就差明说那白衣恶魔是老柯了。

    周言辞静默。

    你家老祖宗跟白衣人多大的仇恨啊,这跨越千年让我防着他。

    周锦从脖子上取下个吊坠。“这坠子是我祖上传下来的,听说是老祖心爱之人。”

    说着递给周言辞。

    周言辞握了握手中带有温度的项链,那项链中刻画的女子赫然有些眼神。

    眼前突然出现那个轮椅少年,那个眉清目秀被剥夺了气运的轮椅少年。

    原来,那孩子竟然记挂她千年。

    “替你老祖收着吧,想来他是不愿将之送给外姓人的。”周言辞推了回去,她已经有谢岱齐。

    周锦抿了抿唇,这才沉默着带回脖颈。

    老祖,这份情意已经替你转达。便当后人为你敬的一点心意吧。

    “你们一族,辛苦了。从今天起,便好好为自己而活吧。将你族人的直系亲属发丝和生辰都拿给我,从今以后,你们可以过自己任何想过的生活。”周言辞看着周锦。

    流传千年,她并不想大哥他们的后代过这种日子。

    仰人鼻息才能多活几年。

    周锦看着看着她,突然眼泪就下来了。

    泪眼模糊,双手捂着嘴轻声颤抖。梦中一切都即将成为现实,她却好像并没有多开心。

    “你们一族的寿命既然是被人夺取,那……那便得还给你们。”周言辞想了想,如今在这村子里倒是有时间接触。

    就是怎么把白衣支开。

    周家既然是为他奴仆,她不信白衣能有多单纯。

    “拿拿回来?”周锦结巴了一下。

    她只想过改变这一族命运,却是没想过被夺取的生机还能拿回来的!

    她隐隐明白,这一切会涉及到主子的利益。

    周锦回到住处时,整个人都浑浑噩噩有些迷糊。总觉得,好像要发生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了。

    白衣回来时,手上牵了个小不点。

    大宝正嘟着嘴跟在身后。

    “你别信他,说好的跟我走,住我家呢。”大宝急得脸上冒汗,小胖脸都急红了。

    白衣牵着小不点。

    他准备收养小不点。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