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57章 村子的生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村长在柴房嗷嗷叫了大半夜。

    “这个龟儿子,吃吃吃,老子让你吃。吃那么多,你居然吃了那么多!!!”村长拿着鞋拔子跑出来,站在猪圈那里朝着大肥猪嗖的一下就扔了过去。

    “老子让你吃!老子都穷的吃草了。你居然吃钱!我就说,整天吃草你咋还胖成这样。你吃的是十全大补丸啊!!”村长光着脚在地上跺脚。

    月色下,村长那痛心疾首的样子格外可怜。看着那两头猪眼睛都冒着杀气。

    手中紧紧攥着那本看图说话,书上印着不少花草。

    “五百一斤,每个月你都能吃好多!七八十一斤的玩意儿,你一天吃几十斤!几十斤啊,你这个畜生玩意儿!老子长这么大年纪,吃过最贵的,还是前头那混小子坐牢犯事,警官过来调查给我散的烟!你个犊子,犊子啊!!吃这么多钱,你亏不亏心啊!?你拉的都是金子啊?”村长眼泪都要出来了,这特么猪吃肉,人在吃屎!

    哐当一声,门开了。

    一个鞋拔子从里面扔出来直接摔他脸上。

    “大晚上的你嚎叫啥?你要对我的猪做什么?好好的觉不睡,放开我的猪。家里还指着它过年呢!年后孙子不得上学啊?吓到猪不长肉!”屋子里村长媳妇披头散发的跑出来,见村长这副鬼样子指着鼻子就骂。

    “猪一年还下崽子呢,你吓唬它做什么?”村长媳妇一把把他拉进屋。

    一晚上怕不是疯了,居然还对她的猪下手。

    刚刚儿子媳妇来敲门,说爹是不是疯了。

    昨天在黑白电视上,看到外面有人娶猪跟猪过日子,怕爹想不开。

    这犊子玩意儿,老娘还不如猪?问题是他跟了猪,猪还下不下崽了?

    村长被媳妇拖进屋,整个人都有几分生无可恋。手中紧紧攥着那本书,心中剧痛,肉都在抽抽。

    “回头不要把猪粪做肥料,留着。”村长绝望的抽着旱烟,手都在哆嗦。

    “咋啦?你还吃不成?”媳妇黑着脸问他。大晚上不睡觉净发癫。

    自从孩子给了他一本书就疯疯癫癫的,一会跑柴房,一会跑猪圈,跟个傻子样。

    “让你留着就留着,那么多话做什么?”村长紧抿着唇,你以为我愿意留着?它吃了那么精贵的东西,拉出来的肯定不是普通的屎。等有空晒干看能不能有用。

    当然村长没说出来,自认为是一家之主一村之长的他哪能跟个女人瞎叨叨。就是这心里啊拔凉拔凉的难受,整个人都有几分抑郁。

    “对了昨天小子从山上捡了点伞菌,家里都吃腻了,你还吃不吃?不吃我给小花猪煮了吃。”媳妇随口问道。

    小伞菌就是这山上漫山遍野长得一种菌子,孩子每天都会背个背篓装回来喂猪。有时候家里也吃些。

    那伞菌长得像伞,每次一长就是一堆,撕出来一条一条的,村子里都叫伞菌。具体叫什么都不知道,反正上面像伞,下面长得跟个鸡腿形状一样。

    村长突然脑子里冒出一行书上看到的字。

    鸡枞,人工不可培育,野生。其味鲜美无比,外界七八十一斤,有价无市。

    七八十一斤……有钱都买不到。听说对生长环境极为苛刻,而这玩意,他们有个山头每年到了季节都长满了。

    那山头常年都有一股菌香。山头名叫猪菌山,一听就是喂猪的。

    “吃个屁!不准喂猪,以后那些东西都不准喂猪!喂猪的草都给我留着,以后不准去猪菌山,啊呸,是宝山!不准去宝山弄来喂猪!头发长见识短,什么都不懂。行了行了,你早点睡,我去祠堂看看。”村长烦躁的很,村子里目不识丁的人很多。

    村子里要想上学,孩子们得翻过几座山去别的村子里盖的小学上。他们这村里,老实说四面不通,飞机都不想从头上过。

    村民没念过什么书,对外面没什么想法,每天最多的娱乐就是看看那只有两三个台的黑白电视。村子里的电毕竟都是前几年才通。

    自从通了电,孩子看到的多了,村子里的人也吵着要出去了,待不住了。那些小媳妇,好多生了孩子嚷着要出去打工跑了。

    剩下的老人越发反对孩子们出村,这也导致了他这个村长的错误决定。

    本来吧,有资助是好事。问题是资助了念书,一个个翅膀硬了全都跑了,村子里全成了留守老人留守儿童。对他们来说资助还成了负担。

    老人嘛,谁不希望儿女在身边,不常在身边也希望多回来看看。

    “这么大雨还往外跑!”媳妇怒骂了一声,便关灯睡觉了。

    这地方电费都不好缴,每个月都是村长挨家挨户的收了爬山送到外边村子,让他们代为缴费。

    村长穿着雨衣往祠堂走去,一边走来,家里最富的就是盖着青砖瓦房的一家,那家人以前修路去做了点小生意,到现在都是村中首富。

    他经常给众人说外面的生活,高楼大厦,高到天上去。人能在天上飞,每天孩子上学都有黄色的校车接送,不送淌水不用爬山,穿着干净的校服在高大宽敞的教室里念书。

    每天吃着他们见都没见过听都没听过的美食,虽然大家嘴上说着不念书好,在家种地养猪养牛。但心底的羡慕谁没有?

    这样的生活谁不羡慕?

    但他们这里这么多人,出去的人越来越多,却从来没有人回来过。村子里再过几年就会完全成为老人孩子的天下,他们这些老人,死了撒手人寰了,这些孩子怎么办?资助能资助一辈子?

    一群老人,一群没爸没妈的孩子,资助对他们来说真的是幸运吗?

    村长叹了口气,不是他们不识好歹,村子里太穷太穷了。穷到资助都不敢接受。

    要是有一天也能过上富裕日子,那些抛弃另一半抛弃孩子的人不知道会不会后悔?

    不,一定会有那一天的。

    村长坚信。那小眼神亮的骇人。

    毕竟我家猪都是用金子喂出来的。

    PS:这几天孩子反复高烧,生病了不要任何人抱,白天晚上都要妈妈抱,完全松不开手,团子已经两天没合眼了。今天走路都是晃悠悠的,腿都抬不起来,手臂都抽筋了。

    本来团子也在发烧,整个人软绵绵的,但是每天抱着孩子好像完全感觉不到疲惫。

    直到今天孩子退了烧才松了口气,这两天崩溃了无数次也抱着孩子哭了无数次,好在今天看着她退烧了她也有精神了,才抽出时间码字。

    明天要是没反复就能恢复更新,今晚先更一章吧,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

    谢谢小懒虫,独行御风等的打赏~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