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55章 抽懒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最终,谢岱齐带着一群孩子翻山越岭,月亮高高挂起才回了家。

    到村口时,村口已经等了许多家长。

    有人手中还拎着竹条,一见孩子满身泥泞的回来,抓到手里便把裤子脱了就打。

    “让你读书放你读书,读书有什么用?我问你有什么用!下这么大雨,你要淹死在外面吗?”老人一边打一边骂,孩子本来爬了山,累的腿软心里就委屈,此时更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哇……”

    “你还哭你还有脸哭,你给我好好养几头猪崽子,大了杀完卖了给你娶媳妇多好,念什么书。非要跟你那个死鬼妈一样,出去就不回来了,你们出去都不回来了!”老人打着骂着突然就哭了。

    他就一个独子,前些年娶了个媳妇。

    那媳妇长得漂亮,又不爱动弹,整天就看着那黑白电视里只想出去。他砸锅卖铁才给儿子娶上。没成想,只一年多,孩子生下就说要出去打工,之后,再也没回来。

    他去儿媳妇娘家闹过,娘家也是个不讲理的,还找他要人,逼的儿子出去找。

    结果,儿子出去没两年,在一个工地上被一根管子落下来插进喉咙,当场就死了。

    还是一个有良心的工友,带着他的尸骨回来。

    那老板跑了,抚恤金也没有。

    老人很反感出去,这山里有什么不好,种什么吃什么,便是没有肉,养几头猪就吃穿不愁了。

    在老人眼里,有几头猪就心里满足,便是村子里的大户人家了。

    “不,不,我要念书,我要读书。我就是想读书,我想跟勤哥哥一样看外面的世界。我想看电视上的车,还有天上可以飞的坐人的鸟。”孩子哭着挨了打,依然不肯松口。

    老人又气又怜。

    谁不知道读书好啊,可出去后大家都不回来这穷乡僻壤了,到时候就他们几个老不死的在这里等死。

    “爷爷已经修了个窑洞,你去吧,等你考出去了。爷爷就自己拿砖头把自己砌在里边,把自己埋了。省的连个收尸的都没有……”老人悲从心来,看着孙子竟是老泪纵横。

    “大爷,你们到底在做什么啊,这是孩子们的机遇,可遇而不可求,要是有人资助他们上学,将来就能走出去。你希望他们一辈子过这样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吗?以前村子里通过路,你们时常还能出去,现在你就要把孩子困在村子里一辈子吗?”

    陈勤急匆匆走过来,浑身都湿透了。

    “你住嘴,都怪你,你念这么多书做什么,你还回来做什么。你要走就自己走,我孙子不走!你给我滚,你滚出村子里。”老爷子气得脸色发红,拿着棍子就朝陈勤身上打。

    “你有出息还回来做什么,你还回来做什么,跟你那死鬼妈一起滚出去。你那死鬼妈跟我那儿媳妇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出去就再也不回来了。”老爷子一棍子打在陈勤背上,打的陈勤狠狠抽了一口气。

    陈勤眼眶立马就红了。

    老人不听人劝,拉着孩子不断挣扎的手就走了。

    身后一群家长也不说什么,只上前拉了孩子的手就回去。

    看都没看一眼谢岱齐那群为资助孩子而来的公益人士。

    “走,我们回去,无可救药。他们根本不愿意改变,也不愿意走出大山。老话说得好,人穷志不穷,他们是扶都扶不起的阿斗。”资助人中当场便有一个人沉着脸站了出来。

    众人都沉默。

    拍摄团队从来没想过,遇到的最大阻碍居然是村里老人。老人竟是不希望孩子多读书,不希望他们走出去。

    这里太穷了,走出去,或许就不会回来了。

    “你们看看,你们觉得这群顽固不化的人还有救吗?为了不让孩子上学,居然还有人要打断孩子腿的。好不容易出个大学生回来帮助村里,还挨了一顿打。”资助人讥笑一声,穷不可怕,祖上数三代谁还不是农村里出来的。

    但可怕的是,他们自己不愿离开,死死抓着后代也不能离开。一辈子跟着耗死在这大山里。

    “别生气别生气,他们不懂他们害怕。他们只是害怕,他们是怕我们离开,你们别生气。我会好好劝他们的。”陈勤后背疼的直不起腰来,却依然坚持站在大家面前,去拦着公益团队。

    他微微拱着身子,脸上都疼的直咧嘴了,依然不肯放人走。

    “再给他们一次机会,我去好好劝他们。他们没读过书,他们只知道大家都因为穷出走不愿回来了。我会好好劝他们的。”陈勤拉住竹,让他拦着人。

    陈勤明白,这次走了只怕外界就要传出他们拒绝资助拒绝离开的话,将来再想出去就难了。他不能,不能眼睁睁看着葬送了孩子们的未来啊。

    就算一时将他们留在村子里有什么用,日子那么长,将来依然会忍不住离开。

    那时没能力没见识没学历,出去也只能迷茫在那大都市中。

    陈勤看的很清楚,多读书总有一丝出路。

    一群人僵持在那里。

    从来没见过资助还要求着人家接受的。

    助理看见陈勤那可怜样,心有不忍“你这样有什么用啊,他们根本不承你的情。”叹了口气,大不了这换个地方做公益,但那些孩子每天上学放学都承受着巨大的危险,老实说他也难受。

    在大都市待久了,更见不得这些孩子黑暗又没有翻身的未来。

    白衣一直跟在他们身后,两个特种兵随时跟着他。

    周望此时从村子里走出来,隐隐能看出他之前别在腰间的是qiang

    此时脸色也有些不好看,对着周言词点了点头,便走到了白衣身后。

    他没见过因为害怕分别就拒绝资助的。

    “还是,因为这里太穷了。”周言词轻轻呢喃一声。

    上边前些年拨了钱下来,光是修那条路就花费巨大,结果,路还被泥石流冲垮了。这些年年久失修,更是烂的没法通行。

    修了路,还得建设,这是何等大的一笔资金?

    “与其资助,不如让他们自我解救。别人给的,总是不值钱。自己亲手挣来的才会珍惜。”谢岱齐淡淡道。

    那条路,若是好生维护哪里会烂那么快。不过是上边拨钱让他们不劳而获,将人养懒了。但凡勤快的,道路两旁的草就不会连车都过不去了。

    要是自己一点点填上去,只怕烂个洞都有人去补。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