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54章 教你自食其力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大雨依然未停。

    孩子们中午端着碗朝木材搭建的名为小食堂的屋子走来时,便闻见了一股浓郁的鸡汤味儿,还有一股极其鲜美的味道。

    “哇什么味道,好香好香好香啊!!”

    陈竹本来心情有些沉重,闻见这味道都不由眉眼舒展了许多。

    “这是什么东西啊?今天不吃土豆煮白菜了吗?上次校长说可以吃腊肉什么时候能吃啊?过年还有多年啊,我想吃腊肉。”有个小孩儿牵着大哥哥的手吞了吞口水。

    虽然那味道勾的他们馋虫都出来了,但却没有一人冲上去乱了秩序。

    不提大人心中如何龌龊多疑,孩子内心依然是单纯的。

    孩子们排着队,即便是口水吞了好几次,都没人跃过排队去插队。

    拍摄团队都有些心酸,鸡鸭鱼在外面许多孩子吃的都不爱吃了。这里要过年才能吃上肉。

    更难能可贵的是,即使是心中都忍不住了,依然能克制自己。

    “这是这几位客人带来的野鸡和珍贵野生菌,是我们山里找到的。”校长神色有些难以言喻,这里四面环山,周围全是山,但青壮年都在村庄里待不住。全都出去打工了。

    剩下的老人哪有精力上山,偶尔有几个打猎的也只能犒劳那张嘴,别提什么山珍,恐怕认都不认识。

    “这边是土豆豆角烘饭,放了油盐,这个是晚上给大家带回去的。也是他们准备的。”校长一人碗里装了一勺汤肉,混着那菌子估计饭都能多吃两碗。

    陈竹看着碗里的鸡肉,抿了抿唇。

    “下雨啦,我找那个特种兵叔叔去帮忙放了几个渔网,明天可以来拿。”三宝抖了抖身上的雨水,眼神亮晶晶的。

    “野鸡,李叔叔也会打野鸡,只是打得少都没尝见味儿,连鸡毛都给了他孙女做毽子。”有个小姑娘可羡慕了,问着能不能把鸡毛带走。

    周言词点了点头,看着那群天真的孩子,心中有几分想法破土而出。

    那顿饭,是孩子们这辈子吃的最好记忆最深刻的一顿。

    即便是将来他们有所成就,吃过无数山珍海味,这顿饭也依然是他们人生中印象最深刻的一次。

    等下午放学,已经是五点了。

    陈竹有些无奈,其实他现在已经高三,按理来说应该多复习。但现在下大雨,山里又黑的早,若是不早些放学回去就太晚了。

    今年高三只有三个学生,每年这里的高三学生都是直接送到外面去高考。

    他们的卷子书本都是校长和几个老师一本本背回来的。

    “晚上回去还有土豆烘饭吃,好好吃啊,这里面是不是放了中午的汤?好香啊,真想每天都能吃上肉,不,三天吃一次肉我也满足。”小孩子们端着饭盒可激动了,只是大家都没有动筷子,唯一有几个忍不住的也只开了盖子闻了闻。

    “带回去跟爷爷一起吃,爷爷一定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孩子们很单纯,什么都想给家人尝一尝。

    等大家结伴放学时,已经有些孩子开始注意路上的植物了。遇见什么都会问,这个能吃吗?这个是什么?

    因为不常见,被忽略过去的药材,周言词也顺口提点了一下。

    出不了山门,涨不了见识,空有宝山又有什么用呢。

    到了河边时,这会雨小了些,河水依然很急。

    “好多鱼啊,三宝你的渔网好多鱼呢。黑乎乎的一团在动……”二宝指着那渔网,恰好有个特种兵在那,便帮她提了起来。

    乍一提,还差点没提起来。

    这一露出水面,那渔网中竟是一大群野生鱼,因为脱离水面蹦来蹦去。

    “这大概得有十多斤,好家伙,有钱都买不到。”特种兵诧异的看向了三宝,这孩子一次次刷新他的认知啊。甚至他有一种,把她扔到深山老林她都能吃得膘肥体壮的出来。

    脑子里莫名产生一种质疑,若是这孩子在这村庄里,肯定不会过成这种穷困潦倒的生活吧?

    她的那双眼睛走在哪里,都能一眼找到视线内最大价值的东西。

    虽然年纪才三四岁,却总是能将利于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身后那群学生看到那么多鱼惊讶了一下,然后便是眼睛都亮了“我也在这里放过网,但是都是小鱼两三条,从来没有那么多。”有个孩子满脸忧愁,他是山里长大的,突然被人在自己的最强项打脸了,好尴尬。

    “你没找对地方,每次下雨泄洪,水流下来都有一条有规律的路线,你没找到。你那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三宝一点都不留情。

    三宝叽叽呱呱说了一堆也不管对方懂没懂。

    这会站在河边,大家都看着谢岱齐。

    “看着我做什么?来时你们忙着过河上学,我拖你们几十人过河,这不属于我该尽的责任吧?帮是本分,不帮是情分。你们始终要学会自己独自面对。”谢岱齐扶着妻子,懒散的看了众人一眼。

    拖几十人过河,来回数十趟,这些孩子依然不懂吗?

    陈竹面色一滞,脸上有几分尴尬。

    “为什么不能帮帮我们,你是大人我们是孩子。”有个孩子紧抿着唇看着他。

    “你是孩子,但不是我们的孩子。我们无法成为你们得羽翼,我们帮得了你们一时,帮不了你们一世。”周言词摇摇头,她懂谢岱齐的心思。

    这里最大的孩子已经快成年,半大孩子也有不少,只有十个不到是十岁以下。

    既然大人无法给予他们帮助,他们就应该学着自己成长。就算谢岱齐今天又拖他们过河了又怎么样?

    将来的日子呢?

    至少,如今还有人在他们发生危险时给予帮助。

    “我想回家……”有个孩子急的眼泪都掉下了,之前见有人拖过河,又帮忙煮从来没有吃过的东西,只以为将来能依靠了。

    却从未想过,别人凭什么一直让她们依靠。无亲无故,来回急湍的水里数十次。

    拍摄团队几次想拉谢岱齐,让他带孩子们过河,还能在镜头前卖个好。

    但谢岱齐拒绝了。

    授人与鱼不如授人与渔。

    环境贫穷不可怕,可怕的是精神的贫穷。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