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家娘子已黑化

首页
第549章 调皮的小四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曾经,一份抱得美人归的机会放在我面前。

    我没有珍惜。

    等我吃完一碗汤圆的时候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三个字我不吃!

    我!不!吃!

    白衣磕完瓜子依靠在墙头,此时侍者正端着许多甜点过来,走在他跟前幽幽的问一句“先生,小汤圆要吗?”

    白衣……

    眼神死死的盯着那碗小汤圆,那侍从浑身都绷紧了,只觉得传闻中周氏掌舵人有点可怕,他只是问了问要不要点心啊?

    白衣顿了会,白皙修长的手掌伸出,衬的那白瓷碗都黯然失色。

    伸手端过一碗,那圆滚滚的白团子正冒着腾腾热气,散发着一分酒糟的香气。

    米酒小圆子,配方都如曾经一模一样。这也就罢了,上方两朵明黄色的桂花衬的香味更加诱人,让他喉咙动了一下。

    咬了一口,流出芝麻。

    白衣面无表情的吃着汤圆,内心有几分蛋疼。你越怕什么,老天爷偏要来什么,就那么明晃晃的打你的脸,你能有什么办法呢?

    慈善晚会结束,周望便在即将散场的人群中找到了周言词夫妇。

    周言词捧着个肚子吃的饱饱的,不得不说这里的食物很得她喜爱,好像每一样都是她喜欢的。吃的她流连忘返。

    “谢先生,我们企业新投资了一个新的公益项目,关爱留守儿童。听闻你家有三胞胎,妻子又即将生产,想来对孩子有许多爱心。请问,能邀请你们一家做我们企业公益的代言人吗?”周望穿着一身黑衣,看向了他身后的周言词。

    能娶到小祖宗做妻子,他怕是做了十八代的好事吧。

    谢岱齐抿了抿唇,此时还有些记者并未离场,已经有人隐隐将目光看向了他们。

    “好啊,既然邀请到我们,那便不推辞了。二胎要出生,总要给他做点榜样才是。”周言词拉了拉谢岱齐,笑着应下了。

    她正好找机会接触周锦她们,她发现她们那族所有人,寿命都被人截取。只有周望这个爷爷活的稍微长了些。

    周望这一族,是曾经老实憨厚的大哥后代。老二一家已经没了。

    老三一家与方玉音结合,强强联合,现在也不知去了哪。想来是过的不错的。

    周老四,是死是活她都不愿有过多接触。

    “那好,你们与我经纪人接触吧。他们会安排时间。最好是寒暑假,我家孩子正在念幼儿园。”三孩子已经四岁了,已经都有了自己的想法,他们愿意来便来,不愿来不强求。

    周望点了点头,退后一步让周言词先行。

    两人回了家,三胞胎早已到了家,这会正端着碗面吃的噗嗤噗嗤响。

    锅里是谢岱齐临出门前炖的软烂软烂的牛肉,里面放了些香叶提味,一早便炖在锅上,这会再次烧开已经满屋都是香味。

    “爸爸,你对我们真好,居然记得给我们炖牛腩。大哥给我们煮了牛肉面,真的好好吃啊……就是牛肉有点老。”二宝砸吧砸吧嘴。

    “爸爸你做的腌鱼也好好吃啊……就是不知道怎么回事,都是鱼排,鱼刺有点多。我给妹妹们一人煎了一块。”大宝吧唧咬下一大口,外酥里嫩竟是出奇的鲜嫩。要是没那么多骨头就好了。

    谢岱齐怔了一下,这才带着几分笑意淡淡道“爸爸专门给你们做的,你们多吃点。喜欢吃,爸爸……爸爸有空还给你们做。”谢岱齐一边说着,一边飞快的进了厨房。

    打开锅盖,见里面没两块肉了,心里凉了一下。

    又赶紧踩着凳子打开了厨柜,一个小砂锅里面放满了牛肉,炖的极其软烂。都是牛肉中最好的那几块。旁边的小碟子里放了几块鱼肉,都是没刺最嫩的部位。

    “吓死我了,差点以为被偷吃了。”谢岱齐小声的碎碎念,小心的端了出来,热好才给老婆煮了几根面端进房里。

    临进门时还听到大宝跟二宝感动的说道“爸爸真好,每天这么忙了还不忘给我们准备吃的。”

    二宝狰狞着脸咬着牛肉,虽然肉有点老,但还不忘点头。

    三宝瞄了眼爸爸做贼似的身影,再看了看碗里俨然一副边角料的东西,默默垂眸。

    知道得多,也是罪啊。

    “对了,以后你们离那柯老师远点,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长得油头粉面的,又总爱穿着一身白,好像有洁癖一样。别跟他走近了。不过,他现在这么大的产业曝光了,我估计他也没空来教幼儿园了。”周言词端着碗从屋里出来,见三个孩子吃的满嘴是油便细心地给她们擦了脸,边擦边说。

    三胞胎对视一眼,全都乖巧的点头。

    等孩子们回了房间,周言词才叹了口气淡淡道“其实,我答应下拍公益除了接触周家人,还有便是,他需要找几个孩子一起拍公益,我怕他对孩子下手。”

    谢岱齐脸上一抽,虽然那情敌我也不咋喜欢,但是,他在你心底到底是怎样猥琐的存在啊。

    折腾来折腾去,竟是连个好感都没了。直接成了厌恶的存在。

    饶是谢岱齐,都有几分同情他了。

    此时周言词躺在床上,两口子给孩子讲了个睡前故事,肚子里孩子却半点反应都没有。

    周言词抚了抚肚子,往常总是在欢快动弹的孩子此时半点都没动弹。

    往常听完故事可是最高兴的。

    “怎么了,回来的路上动的可厉害了,这会难道是睡着了?”谢岱齐拿着胎心仪在肚子上听。

    “咚……咚……”

    向来强壮有力的声音此时竟然有些微弱,周言词两口子惊得当即从床上跳起来,谢岱齐抱起娇妻更是往医院跑。

    身后三胞胎穿着睡衣也迷迷糊糊的跟着。

    到了医院,紧急做了个b超。

    熊孩子手中正握着脐带使劲扯,扯着扯着便把自己绕了进去,勒晕了。

    醒来又继续扯,扯着扯着又勒晕了……

    一群医务人员,以及被紧急叫来的院长…………

    有句p不知当讲不当讲!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